Tag Archives: 隨散飄風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踏星 txt-第兩千六百三十九章 敗家子展示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喂,你这是什么路线?”,游乐乐不解。 陆隐沉声道,“暗子前进的路线”。 游乐乐不说话了,根本不信陆隐光靠太璇领域就能查到暗子。 虚季激动,太璇领域,果真能查出空间留下的痕迹?玄七就是靠这种方法查出了云舞,据说还躲避过强大尸王的追踪,以前他不太信,现在,如果真能找到暗子,就不得不信了。 陆隐也不知道那个暗子情报是不是真的,到时候发现不是,大不了就说暗子故意把他们引来,反正话都是他一个人说,又没人能拆穿,除非虚五味到来。 最终结果没让陆隐失望,他们购买的情报是真的。 当陆隐带着一众人来到一个女子面前的时候,女子都懵了。 于皮直接动手将人拿下,女子试图反抗,施展了奇异的天赋,能将身体化作砂砾移动,分散在很大一片区域,根本查不出来。 乖乖代嫁小新娘 她想凭此逃离,却不打自招。 看到女子的天赋,在对比资料被毁前所有监控,直接就确定了女子是暗子。 这是陆隐到达超时空的第五天,仅仅五天,他就查出了暗子,效率震惊超时空。 决策团都将目光看向陆隐。 禾然更是坐直了身体,“他抓到暗子了?”。 柯剑恭敬汇报,“是,证据充分”。 禾然惊奇,“怎么做到的?”。 柯剑道,“据说施展了一种名为太璇领域的战技,闻实大人应该更清楚”。 很快,闻实到来,面对禾然很是尊敬,却不像柯剑那般卑躬屈膝。 禾然面对闻实也没那么随意,“闻先生,何为太璇领域?”。 网游之屠龙牧师 宝宝奶嘴 闻实惊叹道,“那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力量,与空间有关,是独属于虚神时空虚五味前辈的战技,当初在无边战场,太璇领域一出,就连七神天都惊叹,称之为对空间掌控之力,虚五味前辈凭此…”。 闻实说了很多,总之就一句话,太璇领域相当强悍。 禾然皱紧眉头,她很了解玄七的一切,也知道玄七貌似掌握了了不得的战技,但她跟白浅不同,并不在乎个人力量,只追求完美,所以对于太璇领域,当初只随意撇过,没想到这门战技居然能令闻实这样的人惊叹。 “莫叔应该也看过”,闻实看向一个方向道。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莫叔走出,背着双手,回忆,“看过,虚五味前辈的太璇领域是我等无法理解的高度,尤其对于我超时空使用能量的人而言更是难以企及,据说玄七靠着太璇领域内看到的空间遗留痕迹找到暗子?”。 闻实点头,“虽然不可思议,却不是不可能”。 禾然惊奇,“真有这种事”。 莫叔苦笑,“我等利用黑色能量源,取巧达到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高度,但这种取巧,是有代价的,其实我们只能算是极强者力量的使用者,并非掌控者”。 禾然收回目光,脑中出现陆隐的身影,这个玄七,越来越有价值了,还是小看了他。 是时候跟这位弟弟再聊聊了。 “莫叔,麻烦把玄七带来”,禾然道。 闻实皱眉,“禾然大人,玄七抓捕暗子,于我超时空有大功,于人类有大功,希望禾然大人善待”。 禾然笑道,“闻先生不知道,玄七,是我认可的弟弟”。 闻实惊讶,“原来如此,是我多嘴了”。 “闻先生这么关心我这位小弟,我还要多谢”,禾然笑道。 莫叔点点头,离去。 闻实也离去。 这边,女子刚被抓住,正赶往游家的途中,另一边,游家也揪出来一个人,速度不比陆隐找到暗子慢,正是他让游乐乐揪出的那个想要把摧毁资料的矛头对准流云空间的人。 找到归找到,想抓捕比较难,因为那个人是决策团成员之一,而第一次将矛头对准流云空间的提议,正是在决策团会议上。 当陆隐知道这个消息,越发肯定此人有问题。 流云被关押,超时空分析透了流云空间,如此情况下,此人依然将矛头对准流云空间,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开,说没问题都不可能。 此人不可能不知道流云被关押,作老都能知道超时空隐藏了多少黑色能量源,流云被关押并非太秘密的事,流云空间的人能知道,决策团的人更应该知道。 这是故意转移矛头。 “那这个人怎么办?”,陆隐问道,虽然此人有问题,但毕竟明面上是执掌超时空的人,他可不能抓。 游乐乐不在意道,“父亲去处理了,等你回到我们家,人保证提前到”。 陆隐点点头,果然,决策团根本没被游方放在眼里,看似决策团成员是暗子比较重要,实则没太大意义,只是个名头。 还没回到子游界,一行人便被莫叔拦住,“玄七,禾然大人想见你”。 游乐乐挑眉,上前,“玄七要去我游家”。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六百三十八章 找到了鑒賞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听着游方的话,陆隐惊异,好大的自信,“所以前辈才愿意将监视超时空的权限给我?”。 游方赞叹,“你反应很快,但猜错了,从一开始我就愿意把权限给你,不为别的”,他神色肃穆,“只有给你想要的,你才能做到我想看的”。 黑夜的超时空与第五大陆没什么不同,游家母星夜空悬挂着游乐乐制作的馈之术承载体,发着淡淡的光芒笼罩母星,给母星数亿人照亮道路。 陆隐看着夜空上造型类似兔子的馈之术承载体,游乐乐还真是恶趣味,让母星数亿人看这种月亮。 一天下来,无论是游方还是游乐乐,给陆隐的感觉都是玩世不恭,对什么都不在乎,却处处体现他们强大的自信,自信的让陆隐都觉得他们才是超时空主宰。 这游家,收藏了多少黑色能量源?这是陆隐感兴趣的,他们对馈之术能发挥到什么程度? “我做的很可爱吧”,游乐乐出现在陆隐所住的院子外,指着天空雀跃道。 虚月来了,“乐乐,你真无耻,那头猪哪里可爱了?”。 “死月月,明明是兔子”,游乐乐恶狠狠追过去。 陆隐关上窗户,游乐乐死心眼,还真盯上他了,游家牟定他有别的目的,就这么正大光明盯着,这种体验,陆隐还是第一次。 话说,这种聪明过头,也自信爆棚的人相当麻烦,因为他们猜的是对的。 正常情况下,陆隐等人需要将超时空天鉴府资料看一遍,才能确定从哪个方向入手。 陆隐却找到了游方,希望能给予自己可以来超时空的权限。 游方没有拒绝,带着陆隐找到超时空坐标,让陆隐将自己气息留在上面。 六方会,每个时空都有供外人往返的坐标,曾经陆隐不够资格,而今,却可以。 如今,他已经在虚神时空,超时空留下印记,三君主时空也可以靠封雷族进入,就差木时空,遗失族还有轮回时空了。 接下来几日,游乐乐一如既往蹲在陆隐住处外,她也不在乎形象,游家也没人让她在乎形象,就这么盯着陆隐,搞得陆隐都没脾气。 … 撕裂虚空,陆隐直接返回永恒国度。 游家牟定自己有其它目的,那也没必要隐藏,有本事他们就查出来。 到了永恒国度,陆隐找到罗老二,带着他一起返回超时空。 “姐夫,你能直接进入超时空了?我都不能”,罗老二惊叹。 陆隐带罗老二来的目的就是跟那个神秘人交易,刚来超时空,要么以骰子六点消耗超时空资源融入别人体内,要么就是这个办法,陆隐目前还真没有超时空资源,希望能通过交易获得暗子线索。 “有了”,罗老二惊呼,看着墨绿色镜框内的信息。 重生之贵女嫡妻 陆隐挑眉,还真能买到,连暗子都知道,“完全查不到这个人是谁?”。 “查不到”,罗老二无奈道。 陆隐目光闪烁,看来要先在超时空搞一笔资源,自己读取别人记忆才最可靠,此人能交易暗子线索,未必不能通过这点确定罗老二的身份,近而找到自己的线索。 想到这里,他急忙把罗老二送回永恒国度。 同一时间,幽暗的火光下,一人惊疑,“罗仱?他买暗子信息做什么?回来了?”。 “他不应该买暗子的信息,如果不是他买,会是谁?游家?还是谁?”。 “沐君失踪,封雷族加上罗仱全部消失,他现在出现,还购买了暗子信息,这就有意思了,他背后的人难道是–游家?”。 “三君主与超时空合作,其实就是跟禾然合作,那他背后对付三君主的是游家不是不可能”。 … 到达超时空的第五天,陆隐做出决定,就查近期资料被毁一事。 资料被暗子摧毁,导致谢五,作鱼等人受到处罚,如果不是陆隐,作公会脱离决策会,谢五也死定了。 “这件事与我有缘,我这个人,信缘分”,陆隐一行人在作鱼带领下朝着被毁资料的地方而去。 既然要查资料被毁一事,自然要找当事人。 “谢五呢?”,陆隐问道。 作鱼脸色不好,“他又去当禾书的狗了”。 “禾书还要他?”,陆隐惊奇。 作鱼道,“谢五跟随禾书很多年,对禾书太了解,他死了禾书无所谓,但活着,禾书肯定要把他带在身边”,说完,她低声道,“辜负了你一番好意”。 陆隐失笑,“我无所谓,本来也不是朋友”。 “调查资料被毁其实没必要,没有任何线索,那个暗子有独特的藏匿天赋,有人怀疑与流云空间的人有关”,作鱼将知道的都告诉陆隐,陆隐想起流云空间的力量,确实适合隐匿,不过子静也说过,流云空间所有人都被超时空监视着,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超时空研究透了流云空间,流云空间根本隐藏不了。 那是谁对外说摧毁资料的可能是流云空间的人?那个人不了解超时空?还是想帮真正的暗子隐藏? “谁说是流云空间的人做的?”,陆隐问道。 作鱼道,“很多人都说,早就传开了”。 陆隐看向游乐乐,“帮我查第一次传出资料被流云空间的人摧毁的是谁,以你们游家的力量查,这个人如果地位很高,那就可能有问题”。 游乐乐目光一亮,“我都没想到,你在搜查暗子这方面确实有点天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六百三十七章 確認的事實推薦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这时,柯剑到来,“大人,虚神时空天鉴府正式接受游家邀请,派玄七,关老大,于皮,虚季,虚月前来我超时空,协助游家抓捕暗子”。 “这么快?”,莫叔走出。 柯剑急忙对莫叔行礼。 禾然淡笑,“看来我这位玄七弟弟很着急跟游家亲近”。 “会不会因为虚月?”,柯剑说道。 禾然一怔,“虚月?”。 柯剑道,“名单上其他人很正常,就算虚季,也可能是历练,但虚月不同,一没修为,二没太高的天赋,只能算普通天才,却跟着玄七来我超时空,属下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她与游家的游乐乐关系极好”。 “这个虚月跟游乐乐关系很好?”,莫叔惊诧。 柯剑将虚月与游乐乐的关系说了一下,对于六方道场,他一直关注。 听完后,莫叔道,“难道就因为虚月和游乐乐的关系,游家才邀请的玄七?”。 禾然目光闪烁,“希望如此,先不用做什么,看看再说”。 … “这就是超时空?还是第一次来”,于皮感慨。 此刻,他们出现在游家所在的地域,放眼望去,无数很小很小的类似馈之术承载体的物件延绵遥远,也不知是什么。 陆隐知道,此刻他们正被很多人看着,游家,禾然,还有超时空其它势力,很有可能还有那位主宰。 “乐乐要来了”,虚月联系上了游乐乐,开心说道。 众人静静等着。 关老大忽然将虚神之力外放,引起警报,那些微小的宛如馈之术承载体的物件齐齐动了起来,如同瞄准了他们,顿时,关老大感受到危机,这些小东西居然能让他感受到危机? 其他人警惕看着四周。 这些物件异动也只是一会,随着游乐乐到来,这些物件都恢复正常。 “来我超时空千万别随便释放不属于这片时空的力量,否则很容易挨打”,游乐乐还是那副样子,蓬松的头发好多天没洗,走路快一点都有白色碎屑掉落。 虚月嫌弃,“乐乐,你好脏”。 游乐乐盯向她,“月月,你敢说我脏,你过来”。 “不去,你那么脏,离我远点”。 “你过来”。 “不去,就不去”。 … 看着两女追逐,陆隐也不急,带虚月来是对的,至少气氛没那么严肃。 不久后,众人在游乐乐带领下,朝着游家所在区域–子游界而去。 子游界,在游家创造馈之术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但随着馈之术出现,游家迅速成为了超时空庞然大物,以自家母星为中心,向周围蔓延,将超时空近乎五分之一的区域划定为子游界,尽归游家所有。 即便超时空那位主宰都没有拒绝。 陆隐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属于子游界边缘,如今,才算正式进入子游界。 “那些都是馈之术承载体?”,虚月惊呼。 游乐乐得意,“那是试验承载体,我游家开创馈之术,有数不清的奇思妙想,那些既是试验,也是防御敌人的手段,刚刚如果不是我来得快,你们都要被轰没了”。 陆隐看着一个很小的馈之术承载体划过,中间的是–原宝。 馈之术原理就是分析原宝,抽取原宝内的物质利用,形成庞大的能量冲击,原宝越大,物质越多,馈之术的力量就越强。 这密密麻麻的馈之术承载体,难道有这么多原宝? 印神无双 在超时空,这些原宝还叫原宝吗? 很快,陆隐看到了更大的原宝,越往里,越能看到庞大的原宝。 一颗,两颗,三颗,一路上,他已经看到地球大小的原宝三颗,紧接着,他看到更庞大的原宝,绝对超越神武大陆外运道原宝阵法的原宝。 这些原宝如果全部被馈之术吸收,能释放多庞大的力量? 原宝是宇宙尘封,利用宇宙尘封的力量形成攻击,等于借助宇宙的力量,游家那位开创馈之术的奇才究竟怎么想的? 人类果然是智慧生物。 妙龄王妃要休夫【完结】 慕南 游乐乐一路上给他们介绍了不少游家的试验,而这,仅仅是游家给他们看到的。 陆隐确信游家藏着惊天之力。 “你离我那么近干嘛?”,陆隐奇怪,从进入子游界开始,游乐乐就有意无意离他很近,虚月都看出来了。 游乐乐理所当然道,“盯着你”。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小说 踏星討論-第兩千六百三十六章 正式邀請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仇报冷漠,“老癫坏了规矩,以命相抵,四个虚变境尸王买他一条命,却买不回规矩,这便是我新客栈的规矩”。 “你看看这些人,谁不想离开?他们很多人的仇家早就死了,回去虚神时空可以逍遥一生,但因为规矩,他们离开不了,只能陪着新客栈直到死亡,他们的命也是命”。 “四个虚变境可以让他们消去对老癫坏了规矩的怨恨,却不能继续坏了规矩”。 陆隐扫视四周,提起老癫,所有人眼中都是厌恶与不满,这里的人谁不想走?难道真愿意在这里等死?等死比死亡更痛苦,但他们遵守规矩,留在这里,所以对于不遵守规矩的老癫便越发怨恨。 四个虚变境,这是相当大的代价,这些人哪怕再多不满也只能忍着,除非他们也能说出这种狂言,然而这已经是极限,再破坏规矩,新客栈人心就散了。 在来之前,陆隐知道很难带走老癫,来了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便虚五味来此也带不走老癫,这就是新客栈存在的意义,除非毁了新客栈。 仇报看着陆隐,“现在,你还愿意用四条虚变境尸王的命换老癫一人的命吗?”。 虚无极抬手按在陆隐肩膀上,“不要冲动”。 陆隐嘴角弯起,“当然,对付永恒族,天经地义,即便没有老癫,如果有可能,我玄七会灭四个,四十个,乃至四百个虚变境尸王”。 仇报目光明亮,看陆隐,眼神带着赞赏,“替我向虚五味前辈问好”。 陆隐点头。 没多久,两人离开新客栈。 “玄七,你还是太冲动了,永恒族虚变境尸王哪有那么好杀,我们一到,他们就溜,同境界对战,尸王其实更占优势,尤其学过尸王变的,几乎打不死,如果碰到七神天那几个老怪物的分身,就算我们都头疼”,虚无极责怪。 陆隐无奈,“没办法啊前辈,被架上去了”。 网游之雪山传奇 浪战天涯 虚无极一愣,“我还以为你真那么大义凛然”。 陆隐笑道,“一半对一半吧,我想铲除永恒族,也会尽一切力量,但也想活命”。 虚无极大笑,取出饮料扔给陆隐一瓶,“这才对,我就说刚刚不像你,一个能把暗子耍的团团转的家伙怎么那么冲动,不过结果就是你必须灭了四个虚变境尸王,这可不好办”。 陆隐喝着饮料,“慢慢来吧,仇报前辈没有规定时间,说不定哪天我运气好,碰到几个被打的半死的尸王,直接灭了也不一定”。 “做梦吧”,虚无极失笑。 尽管没带回老癫,陆隐确实尽力了。 离开新客栈后,他急忙去了老癫被仇报带走的地方,那里有一户人家,正是百氏一族后裔,也就是老癫恩师血脉后人,老癫盯了数十年,只为了仇家现身,之前陆隐怀疑或许就是仇家将老癫在天鉴府的消息传到了新客栈,想把老癫引走,再对这户人家下手。 不过随后一想,可能性不大,这户人家只是普通人,即便仇敌知道了,也没必要费那么大劲做这种事,传递消息进入新客栈并不容易,仇报也不傻,不太可能被利用。 不管怎么样,这户人家,陆隐要盯着,他没能带回老癫,只能尽可能履行对他的承诺。 现在问题来了,陆隐本想带着老癫一起去超时空,面对暗子,带着个半祖强者也好掩人耳目,防止出现什么事不好解释,但如今老癫不在,他去哪找虚变境强者? 半祖层次的无论在哪个平行时空都是高手,毕竟祖境太少太少,半祖数量即便比祖境多也多的有限,不可能轻易就找到。 要知道,即便有虚无极坐镇的天鉴府,也不过只有一个隐藏半祖修为的老癫。 当然,地底还有一个,没有人知道,老癫都不知道,那个人应该是守护红域的存在,虚无极连自己也没告诉。 有时候半祖比祖境更难找,因为祖境已经到顶,而半祖,还在以祖境为目标修炼,他们的时间不够用。 光凭陆隐自己想找半祖跟随,很难,好在游家适时向虚无极提出了邀请玄七前往超时空协助寻找暗子的提议。 虚无极回到天鉴府,在钟楼之上召见了天鉴府众人,第一次关心对虚神时空暗子的审讯情况。 宁苒回禀,“云舞并未带回,而云舞之上的暗子奕君除了交代接触者名单,并未交代其它,乘风同样如此,其它暗子倒是有交代情况的,我们也根据他们的交代,这段时间陆陆续续抓捕暗子,但收获甚微,很多暗子都逃离”。 “所有暗子都自称被成空控制”。 虚无极冷哼,“成空哪那么大闲工夫控制那么多人,其中最多只有一两个被成空控制,那个奕君和乘风肯定隐藏着什么,继续审讯,一定要撬开他们的嘴”。 鬼侦全书 奕君隐藏了什么陆隐不知道,想来也并非太重要的事,最多牵连到无边战场暗子,乘风隐藏的就是告诉他的关于知行涧方位的消息,以及他可以打入知行涧的可能,这点,陆隐让乘风不要对任何人说,知行涧很重要,极其重要,事关六方会与平行时空情报交换,如果有可能,他将来会找这个地方。 当然,即便乘风说了也没事,他是天鉴府代府主,有权利执行自己的计划。 仙玄至尊 数学语文 “虚季,在天鉴府感觉怎么样?”,虚无极问道。 虚季恭敬,“代府主洞察于微,晚辈跟着他学到不少”。 虚无极点点头,虚季是虚神时空难得的天才,见过虚主,对于他,任何人都不能小看。 环视一圈,虚无极目光落到陆隐身上,“今天来,是告诉你们,超时空天鉴府邀请玄七去协助抓捕暗子,玄七,你怎么看?”。 陆隐平静,“六方会天鉴府为一体,如果超时空天鉴府需要,属下义不容辞”。 虚无极道,“超时空天鉴府形势与我虚神时空不同,天鉴府只是名义上的存在,游家也只是但个名头,我不知道游方此次邀请你有什么目的,如果不想去,我帮你回了”。 陆隐急忙道,“抓捕暗子是晚辈最希望做的事,虚神时空暗子已经被肃清不少,接下来首要任务是审讯,即便有暗子嫌疑的人也应该放放,让那些逃离的暗子放心回来,过段时间再抓捕,趁着空闲,晚辈正好去超时空看看能否抓捕一批暗子,替人类效力”。 虚无极想了想,“好吧,你愿意去就行,想带谁去,自己挑”。 陆隐道,“关老大,于皮,还有虚季”。 “我呢?”,虚月惊叫。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踏星 愛下-第兩千六百三十五章 規矩鑒賞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陆隐很不适应,一个人,三个字,就让这么多强人改变态度,这该是多大的威望? “晚辈不明白”,陆隐不解。 仇报看向虚无极,“玄七加入天鉴府,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虚无极嗤笑,“用你说?”。 仇报再次看向陆隐,“我这里无功无过,想带走老癫,不用提这个,他既加入新客栈,新客栈帮他挡住仇家,就该与这些人一样留下,但他却坏了规矩,这种人,新客栈不容”。 “这里每一个人都有故事,也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但他们都留下了,规矩是为他们而定,一旦坏了规矩,这新客栈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你可懂?”。 陆隐点头,“晚辈明白,前辈能跟晚辈说这么多,晚辈很感激,但老癫之所以暴露是因为晚辈所逼,对于新客栈,他是坏了规矩的可恨之人,但在晚辈这里,却是下属,不知晚辈如何做才能让新客栈消除怨气,弥补规矩”。 仇报收回目光,“规矩就是规矩,任何人不得破坏,这里的人都不在乎命,却在乎这规矩,规矩,就是他们的命”。 “见一面都不行?”,虚无极大喝。 新客栈气氛再度紧张,所有人瞪着虚无极,仿佛只要仇报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出手。 沉默片刻。 仇报道,“看在虚五味前辈的面子上,可以让玄七与老癫相见”,说完,挥了挥手,一个男子走出,对陆隐道,“跟我走吧”。 陆隐看向虚无极。 虚无极点点头。 陆隐跟随男子离开大堂,朝着新客栈顶部走去,随后,他们达到了顶部,也就是新客栈石头城外。 虚神之力旋涡横掠而过,宛如狂风席卷。 远处,老癫盘膝而坐。 在陆隐上来后,他睁开双眼,看到是陆隐,大惊,“代府主?你怎么来了?”。 陆隐上前,“没想到你有这段经历,居然从新客栈逃跑”。 老癫苦涩,“我就说有苦衷,所以一直不愿暴露修为,就怕被抓回来,诶”。 带陆隐上来的男子厌恶,“新客栈保你一命,你却坏了规矩,死不足惜”。 陆隐问道,“新客栈给你的惩罚就是待在这?”。 老癫道,“待到死为止”。 陆隐目光一变,这惩罚,够重。 这里是前线战场,随时可能出现强大的尸王,等于说老癫要时刻面临尸王的袭击,直到死亡。 “代府主,你说过会保我”,老癫祈求。 陆隐为难,他不是不想带他走,但如何带走?看仇报的态度,见一面已经到顶。 那个男子冷笑,“事到临头不知悔改,贪生怕死”。 老癫怒吼,“我不是贪生怕死,我有未完的事一定要做”。 “来这里的人谁没有未完的事?”,男子厉喝,他也是一位虚变境高手。 老癫整个人在颤抖,“恩师一家不是我杀的,逃离新客栈后,我耗费数十年寻找,终于寻到恩师家族血脉,一直在等候,等着那个屠灭恩师一家的凶手出来,我要为恩师报仇,他人怎么看我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死在其他人手里,只要能为恩师报仇”,说着,他看向陆隐,带着哀求与期盼,“代府主,求您救救我,我可以死,但一定要给恩师一家报仇后再死,我不能死在这,代府主,您答应保我的”。 “住口”,男子厉喝。 陆隐道,“能不能让我单独与老癫说话?”。 荒原雪 沧月 千年军国 男子为难。 陆隐道,“仇报前辈答应让我见老癫,却没说前辈可以监视我”。 男子看着陆隐,“在新客栈范围,你不可能带走他,别做无谓的事”。 陆隐道,“放心”。 男子走了,这里只剩陆隐与老癫。 老癫期盼望着陆隐,“代府主,我知道想从新客栈把我带走很难,但求求您了,试试吧”。 陆隐沉吟了一下,“我会尝试,不是我你也不会暴露,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会尽可能保你,但如果保不了,你的心愿我会尽量帮你达成”。 老癫目光一亮,“恩师应该死于三君主时空某个半君境强者手下”。 陆隐诧异,“三君主时空的半君境?”。 “类似于我虚神时空虚变境,是绝对的高手,恩师以虚变境修为竟难以逃脱,当时我到达恩师那里的时候,所有痕迹都被抹消,而且很多与恩师交好之人来的也太快,那就是一个局,为我而设的局,但临逃亡前,我看到了一种独属于三君主时空战技的痕迹,应该是君王箭,那是极高明的运用君王气以箭矢造成超强伤害的战技”。 “以恩师的修为,君王箭想要有效果,施展君王箭的人在君王气修炼上必然极为强悍,不过我也不确定恩师究竟是不是死于君王箭之下”。 陆隐奇怪,“你既然看出君王箭的痕迹,其他人看不出?”。 老癫咬牙,“问题就出在这,恩师并非死于君王箭,但现场确实有君王箭的痕迹,我说出来了,但当他们再寻找,君王箭的痕迹已经没了,追杀我的那群人中肯定有人抹消了痕迹,只要找到那个人就能找到杀死恩师的凶手”。 “我是散修,若非恩师,绝没有踏足虚变境的机会,恩师,师母,还有恩师一家人都待我极好,我绝不能让恩师白死,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找到凶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言情 踏星-第兩千六百三十三章 新客棧熱推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你们邀请就可以了?决策团呢?”,陆隐问道。 游方道,“天鉴府做事不需要决策团同意,六方会天鉴府其实是一体,我们就算不邀请你,你也有权来超时空天鉴府协助调查暗子,没必要跟我说那么多,都是废话”。 陆隐皱眉,有这回事?大意了,怪不得游方答应,搞得跟被激将了一样,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不能拒绝,说那么多更是在试探自己。 这父女两个很默契的同时试探。 有些头疼了,这两人难对付。 “对了,让乐乐跟着你,她太单纯了,需要经历些人性的黑暗”,游方忽然道。 游乐乐大惊,“父亲,你说什么?跟着谁?”。 “当然是跟着这个玄七,他连暗子都骗,没谁比他更阴险的”,游方很自然道。 陆隐不满,“前辈,我也是为了人类,你这么说有些过分”。 “我不去,我要研究修技”,游乐乐反对。 游方诱惑,“这个玄七肯定图谋什么,有本事你就查出来,修技可以放放,就当散心了”。 游乐乐心动。 陆隐直接结束通话,这游家父女太不把人放眼里了,是自大,还是自负? 禾然都不能随便招惹他们,游家,开创了馈之术,这种态度从另一方面可以证明游家的底蕴。 他们有着无视一切的底气。 陆隐忽然对游家产生浓厚的兴趣。 … 在超时空不能待太久,容易被监视到。 陆隐返回虚神时空,回到红域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老癫去哪了?”。 这次回来他没看到老癫,立刻联系,但云通石怎么也联系不上。 陆隐找来了管府事等人,同样无法联系老癫,也没人知道老癫去哪了。 管府事想到了鬼三,平时在天鉴府,就鬼三与老癫关系不错。 鬼三来到陆隐身前,不知道怎么说。 陆隐皱眉,“你知道老癫去哪了?”。 鬼三道,“癫爷,癫爷说如果十日内还没回来再告诉代府主”。 “现在就说”,陆隐道,之前为了带回乘风,老癫出手暴露虚变境修为,这是关老大他们都不知道的,而老癫自己也说过,一旦暴露很容易被抓走,陆隐答应保他,答应过的事他不想食言,而且他也好奇什么人能把老癫抓走,吓得他隐藏修为,现在看来,或许真出事了。 鬼三带着陆隐去找老癫,陆隐希望别出事,正常而言,一个虚变境哪那么容易出事,而且老癫现在是天鉴府的人,虽然天鉴府名声不好,但也不是别人可以对付的。 然而当陆隐来到老癫应该在的地方后,脸色阴沉,麻烦了,此地残留的虚神之力令他有危机感,这是,虚太境的力量。 “怎么回事?”,陆隐问道,看向鬼三。 鬼三迷茫,“属下,属下不知道,老癫只是告诉属下他会来这里,因为这里有他的后人,刚刚属下看到了他的后人,但癫爷却不在”。 “什么人会来抓他?”,陆隐又问。 鬼三苦着脸,“代府主,属下真不知道,癫爷没说,就是经常感慨人生,还说什么随时就要死去那种话,属下问过他几次,但从来不说”。 陆隐皱紧眉头,“他是不是与虚太境强者有恩怨”。 鬼三惊讶,“虚太境?是虚太境强者出手对付癫爷了?”。 “我在问你”。 “属下不知,其实我虚神时空也就那么几位虚太境强者,如果抓癫爷的人真是虚太境,不妨问问府主,或许府主能知道,癫爷是府主招揽进天鉴府的”。 陆隐立刻联系虚无极。 一段时间后,虚无极到来,脸色阴沉,“鬼三,你先回去”。 鬼三知道接下来的话不是自己可以听得,他也不想听,急忙走了,自保最重要。 三途河畔彼岸花 樾少 在鬼三离开后,虚无极叹口气,“还是被抓到了”。 “怎么回事?抓老癫的是哪位虚太境强者?他们有仇?”,陆隐问道,他算是认识虚神时空大半虚太境强者,就连虚主都见过,不觉得那些虚太境会对老癫出手。 虚无极道,“并非仇人,只是某些规矩不能坏,他就坏了规矩,而我,也坏了规矩,麻烦”。 “府主,当初属下让他暴露修为说过会保他,还请府主告诉属下究竟怎么回事”,陆隐沉声道。 繁华入简林 虚无极拿出饮料,也递给陆隐一杯,陆隐接过。 “你应该听过,新客栈”,虚无极开口。 陆隐惊奇,“那个位于前线战场的新客栈?”。 虚无极点头,“老癫,就是从新客栈逃出来的,抓他的,就是新客栈老板,仇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兩千六百三十二章 遊家看書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跨界?”,虚季与虚月不解。 陆隐肃穆,“暗子是整个人类最大的隐患,我们如今已经把虚神时空暗子铲除了很多,暂时难有突破,不如想办法再帮其它平行时空铲除暗子,帮的是全人类”。 虚季目光一亮,“月儿,尽快联系乐乐”。 虚月哦了一声,怀疑的瞥了眼陆隐,真的假的? 不管陆隐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他可以去超时空搜查暗子,在虚季看来都是好事。 暗子给人类带来的伤害太大了。 不过想联系游乐乐没那么简单,虚月不断尝试联系,但毕竟相隔平行时空,她先要让人传递消息去超时空,接下来才能联系游乐乐,而游乐乐还沉浸在修技的尝试中或者其它什么事,没那么容易联系上。 寒 武 記 陆隐等了数天,没等来游乐乐与他联系,却等来了虚向阴。 自从虚关一别,虚向阴返回六方道场后两人就没见过面,但虚向阴对陆隐的消息格外在意,尤其虚冽等一批虚神时空的人进入六方道场,带去了陆隐的消息,让他更想见陆隐,不过要等一个结果,当初前往始空间试炼的奖励结果。 “第九十九?”,陆隐眨了眨眼,“这还有顺序?”。 虚向阴来到天鉴府与陆隐见面后带来了当初试炼结果,陆隐正式获得大天尊茶会席位,排在第九十九位。 都市藏娇(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三羊猪猪 “当然有排序,不然大天尊茶会席位岂是可以乱坐的,一旦你随意坐到极强者前辈前面如何是好?很容易得罪人”,虚向阴对陆隐道。 陆隐讪笑,“原来如此”,他想起元圣。 当初元圣让他在大天尊茶会决一死战,或许自己本来就可以得到一个席位,如果这样,自己一个,玄七这个身份一个,自己等于独占两个席位,这怎么办?不说大天尊会是什么态度,其他人都要恨死他吧。 “以你当初试炼时的修为与名气,能得到席位已经是天恩,还在乎顺序?”,虚向阴说道。 陆隐道,“晚辈当然不在乎顺序,只是好奇而已”。 虚向阴看着钟楼外废墟的巨城,“没想到虚关一别,你竟然加入天鉴府,云芸那丫头告诉我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不过还好,你做的不错”。 陆隐道,“晚辈得罪了莲尊门徒”。 虚向阴摆手,“对我等而言,莲尊门徒不敢得罪,但对于你来说,莲尊门徒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是虚五味前辈的人,再加上虚无极前辈,虚衡前辈,虚棱前辈”,说到这里,虚向阴有些怪异,“你背后站着四位虚太境强者,就算莲尊亲自降临也不可能对你怎么样”。 “不过玄七,一旦在域外碰到莲尊门徒还是要小心些,也尊重些,不管你与莲尊门徒有什么恩怨,能化解最好,毕竟,你将来肯定要去无边战场,莲尊门徒在无边战场的影响力比较大,如果能帮你,你活下来的几率也会大一些”。 陆隐点头,“晚辈清楚,并不愿得罪莲尊门徒”。 虚向阴来此主要就是告诉他大天尊茶会席位的事,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最重要,但其实陆隐早就忘了,等等,还有什么事忘了? 陆隐忽然想起了什么,但一时又忘记,肯定很重要,近来发生过什么事的? 他想了半天,想起来了,采星女的邀请函,居然忘了跟白浅要。 叹口气,在地球那么好的机会没要,只能等下次见面再要了。 虚向阴走后第三天,虚月成功与游乐乐联系上,“你是想亲自跟乐乐谈还是找个中间人?”。 “我亲自跟她谈”,陆隐道。 “猜到了”,虚月算了算时间,“明天吧,离这里最近的超时空人明天可以到达,你跟他去超时空,到了超时空用这个云通石联系乐乐”。 陆隐接过云通石,“谢谢你,小月”。 虚月脸色一红,“谁,谁让你喊我小月的”,说完,赶紧走了。 重生之女不为将 虚季一直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目光扫向陆隐,“你们不合适”。 陆隐无语。 第二天,一个超时空人到来,带着陆隐以能量撕裂虚空,到达超时空。 到了超时空后,陆隐尝试以云通石联系游乐乐,不一会,游乐乐蓬头垢面的样子出现在光幕内,杂乱的头发跟几十天没洗过一样,目光涣散,瞳孔泛白,怎么看都像要猝死的前奏。 陆隐愣了一下,“你好,我是玄七”。 游乐乐找出镜框,没有镜片,推了推,“哦,你啊,小月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与你父亲通话”,陆隐道。 游乐乐抓了抓头发,白色碎屑不断洒落,看的陆隐挑眉,这状态,生平第一次遇到,“找我父亲?你直接找他,找我干嘛?”。 “我无法直接联系你父亲”,陆隐道。 游乐乐再次抓了抓头发,顺带打了个哈欠,“你等等,我洗把脸再跟你说”,说完,直接结束通话。 陆隐看着云通石,这个女人真是公认最聪明的天才?不是没可能,越天才越古怪,没人理解他们的世界观,不代表他们的世界观就是错的。 不久后,云通石光幕打开,游乐乐出现,这次她精神了很多,目光也没那么白,“玄七,在?”。 “我在”,陆隐看着光幕。 游乐乐很认真道,“你以什么身份见我父亲?你自己玄七的身份,还是虚神时空天鉴府府主的身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六百三十一章 我教你熱推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天上宗才多少半祖?就算加上树之星空也未必达到这个数目,而同为六方会的三君主时空连二十位半祖都未必有。 虚神时空,木时空在陆隐看来都未必能有这个数目。 尽管白色能量源施展的力量应该不是正常半祖的对手,但这个数字确实可怕。 “这还只是白色能量源,你知道我们超时空到底有多少黑色能量源吗?”,作公醉醺醺的,说话都摇摇晃晃,作鱼急忙搀扶,“爷爷,你喝醉了,回去休息吧”。 作公笑道,“爷爷没醉”。 作鱼歉意对陆隐笑了笑。 陆隐看着作公,好奇,“有多少?”。 这老头醉没醉他无所谓,大家心知肚明。 “十枚”,作公说了一个数字。 陆隐脸色变了,十枚黑色能量源,代表十个可以匹敌祖境的强大力量,然而在明面上,超时空只有五枚,他们隐藏了一半。 十个祖境力量,超越了虚神时空虚太境强者的数目,即便虚衡与虚棱同时突破虚太境,虚神时空依然没有十个,这就是超时空的力量。 陆隐震撼于超时空隐藏实力的强大,作公给出的解释很简单。 超时空最擅于寻找平行时空,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行时空就分析能量,制作能量源,无数年下来,超时空损耗的黑色能量源极多,而留下的,也不少。 白色能量源就更多了,至于再往下那些能量源数量多到夸张。 “六方道场建立,看似三君主时空最活跃,实际上我超时空何尝不是如此,能量源多了,但可以使用能量源的人却没那么多,也就导致很多力量用不出来,只能用于各种修技的研究”,作公感慨。 “爷爷,你真的醉了”,作鱼担忧,作公说了那么多不会有问题吧。 陆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知道的已经足够,这算是作公报答他救了作鱼之恩,再问就有些贪得无厌。 接下来时间就是随便聊聊,作公也清醒了很多。 陆隐在作府留了一天时间,一天后他才离开。 而天鉴府的事,作公也说了不少。 天鉴府府主之所以是游方,并非游家自己争取,而是决策团为了分掉游家权利做下的局,与其说是决策团做局,不如说是超时空真正的主宰做局,那个主宰是禾然与白浅竞争的源头,是建立决策团的人,也是整个超时空的掌舵人。 那个主宰,是能量源修技的开创者。 超时空两大修技为支撑,一是能量源,二是馈之术,馈之术为游家,能量源,便是那位主宰。 陆隐跟任何人对话都从来不提那位主宰,因为他早就从白浅口中得知那位主宰的存在。 抬头望向星空,那位主宰,何时会出现呢? 作府外,一道人影在墙角站着,当陆隐走出,那道人影急忙出现,直接跪在陆隐面前,重重磕头,“谢谢”。 此人是谢五。 陆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谢五,“顺手而已”。 谢五再次磕头,“谢谢”,一个接一个磕头,在地上发出重重的撞击声。 那一声声谢谢越发沉重。 “如果我是你,还回到禾书身边,至少有个保障”,陆隐深深看了眼谢五,说完便离去。 谢五跪了很久才起身,眼底深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禾书。 陆隐撕裂虚空离开超时空,并非返回虚神时空,而是去了永恒国度,再通过永恒国度回去了第五大陆,回去了–地球。 海风吹拂,碧蓝的天空下,海鸥飞翔,发出的叫声让人放松。 巨大的遮阳伞下,美丽身影平静躺着,喝着果汁,周围没有任何人,这其实是一处荒岛。 陆隐走过去,“来多久了?”。 人影抬头,摘下太阳镜,露出绝美的容颜,正是白浅,“刚到”。 “多久没回来了?”,陆隐笑着问道,躺在另一边,拿起果汁喝了一口,一般。 “好多年了”,白浅回道。 陆隐看着海面,很舒服的伸了伸懒腰,“你不是个会怀念家乡的人,但回来的感觉毕竟不一样吧”。 白浅放下果汁,“找我来就只是说这些?”。 “形势怎么样?”。 “不太好,我算是出局了”。 “禾然很开心”。 “出局,唯一反败为胜的办法就是作弊”。 “所以我一直在帮你作弊”。 “是帮你自己”。 “但对那位神秘的主宰,我心里也没底,在虚神时空,我见到了虚主,那是与武天相交的存在,超时空那位主宰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白浅看着陆隐,“怕了?”。 陆隐笑了笑,“我也是始空间天上宗道主,怕什么,只是不能出错,否则会引来整个六方会的打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討論-第兩千六百二十三章 公開問詢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虚无极认真道,“放心,你们有本事把他抓来,接下来的事就不需要你们扛了,只要在红域,谁都带不走,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虚衡两人这才脸色好看一些。 陆隐理解虚无极,有些事在某个位置确实很难处理,按理说他可以放手乘风,却因为自己的计划故意将矛盾激化,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虚无极也不理解吧。 “府主,那乘风怎么处置?”,陆隐问道。 虚无极道,“审讯,逼他供出其他暗子,还有害死大石圣的具体情况,尤其涉及瑶岚的一定要问清楚”。 陆隐点头,“如果瑶岚有可能是暗子呢?”。 虚衡与虚棱对视,这个问题就严重了,瑶岚不是暗子还好说,如何惩罚是轮回时空的事,毕竟她间接害死的是大石圣,只有轮回时空有资格处置,但如果是暗子,就涉及到天鉴府,牵扯到莲尊的面子。 一个景云家族尚且希望不公布云舞为暗子一事保留家族颜面,何况莲尊。 即便莲尊不在意,那些莲尊门徒也不会答应,瑶岚本身的影响力也足够大。 虚无极脸色严肃,“任何人,但凡有暗子之嫌,我天鉴府一律查到底”,他看着陆隐,“天鉴府有随时审讯非参战之人,非极强者的资格,如果从乘风审讯中得知瑶岚很有可能是暗子,我给你权利,通禀六方会天鉴府,以天鉴府名义招瑶岚–问询”。 陆隐挑眉,“以六方会天鉴府名义?”。 虚无极道,“这个问询非常正式,并非审讯,只针对不确定是否为暗子,又影响力很大或者为人类做过极大贡献之人,对整个六方会公开,既让天鉴府能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又让整个六方会见证被问询之人究竟有没有暗子之嫌,也是对被问询之人的一种善待”。 虚棱眼睛眯起,“无极前辈,你想让玄七老弟公开问询瑶岚?”。 虚无极摇头,“只是告诉他有这个办法”。 “你这是让他去死”,虚棱冷声道。 陆隐不解,“怎么说?”。 虚衡深深看了眼虚无极,对陆隐道,“公开问询,看似保护被问询之人,让所有人见证此人暗子之嫌的洗清,或者直接确定为暗子,如果是后者也就罢了,如果是前者”,他看向陆隐,“既然已经公开问询,代表天鉴府无法查出需要调查的情报,那代表这些情报正是此人隐私”。 “当着整个六方会的面公开隐私,最终如果此人并非暗子,你觉得此人会不会放过这件事?”。 “公开问询并非尊重这个人,而是尊重这个人的影响力,而这个人本身对此次公开问询必然是反感甚至厌恶的,那么,天鉴府内公开问询这个人的人,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陆隐听懂了,如果他公开问询瑶岚,必然是有些事天鉴府查不到,在公开问询的时候瑶岚不会隐瞒,其中肯定涉及隐私,这些隐私被公开,让瑶岚如何愿意,最终如果确定瑶岚不是暗子,她会怎么报复令她被公开问询的自己? 虚棱缓缓开口,“据我所知,天鉴府历史上公开问询的有六次,没有一次证明暗子,而六次导致被公开问询的天鉴府之人”,说这里,她看向虚无极,“都死了”。 虚无极抬眼,“他们的死是意外”。 “是嘛”,虚棱怎么可能相信。 虚无极认真道,“我天鉴府自成立以来,死亡不计其数,危险程度堪比无边战场,他们的死确实是意外,六个人,在这无数死亡的人中太渺小了,他们敢公开问询那些影响力极大的人,代表他们本身就敢冲在最前面,这样的人很容易死亡”。 虚衡道,“谁知道呢,老弟,多了解了解天鉴府”。 陆隐点头,“我知道了”。 虚衡与虚棱离去了,他们要准备与休慈的一战,就在十日后。 在两人离开后,虚无极才道,“为什么一定要把乘风抓来?”。 陆隐回道,“暗子就应该归天鉴府”。 虚无极失笑,“你就不考虑得失?”。 “做这行如果太考虑得失,就做不下去了”,陆隐道。 虚无极推了推墨镜,“你很适合公开问询这条路,我没有骗你,那六人的死,无论怎么查都是意外,与其他死在无边战场的人一样,我天鉴府的人不会白死,如果有人陷害,六位府主不会无动于衷,怎么说,横跨六方会的天鉴府有六位极强者,哪怕莲尊都不可能公然对抗”。 “我知道”,陆隐道,“没有多想,而且就算不是意外,我也不怕,已经走了这条路,就不怕一路走下去”。 “哈哈,你倒是很适合,可惜没到虚太境,否则这府主之位交给你倒是不错”,虚无极笑道。 “府主,虚衡老哥他们与休慈前辈一战,你会去看吗?”,陆隐忽然问道。 虚无极点头,“当然”。 “带我一起去吧”,陆隐道,“我要为老哥他们助威”。 虚无极挑眉,“这话别乱说,相比你老哥他们,帮休慈前辈助威的人会更多,休慈前辈是个值得尊重的长者,是整个虚神时空参与无边战场次数最多的前辈”。 陆隐惊讶,“有这种事?”。 虚无极肃穆道,“无边战场,虚太境都不愿去的地方,死亡姑且不说,任何一个虚太境从无边战场走一遭都是在尖刀上跳舞,他们面对的都是同境界极强者,甚至七神天,像我,如果单独碰到七神天,必死无疑,休慈前辈参与无边战场的次数比我多得多,也比虚五味前辈多,他的传奇不仅是开创不使用外部虚神一条路,更是从无边战场杀出来的”。 “你应该清楚瑶岚的影响力,很多都是从无边战场杀出来的,而休慈前辈远比瑶岚影响力大,受过他恩惠的人数不胜数,就连虚五味前辈都曾被他支援过”。 陆隐点点头,那还真是值得尊重。 人类历史上虽然有很多暗子,红背,让人见证了人心的黑暗,却也有诸如辰祖,枯祖这些照亮黑暗之人,始空间这样的人很多,六方会自然也有,不管陆隐如何看待六方会,如何看待放逐陆家的大天尊,有一点必须承认,没有他们,永恒族早已将人类灭绝。 任何地方有恶就有善,这也是木先生希望他保持的本心,他需要守护太多的人,那些人崇敬他,想要守护他,这是他的担当。 “府主,你觉得永恒族会不会救乘风?”,陆隐忽然问了一句。 虚无极无法回答,他根本不知道永恒族在虚神时空内部的力量有多大。 … 天鉴府地底并非陆隐想象的那般昏暗,而是风景秀丽之地,繁盛的树木,鲜艳的花朵以及各种可爱的小动物,组成了适合人生活的田园。 任何人第一眼看到这里都不可能与审讯挂钩,但这里,确实就是天鉴府的审讯室,由宁苒负责。 奕君在这里,乘风,也在这里,两人中间隔着一座山,彼此看不到也听不到,但他们都能看见这美丽的风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踏星 txt-第兩千六百二十二章 強勢幫忙展示

小說推薦 – 踏星 – 踏星 陆隐怪异,这也是本命虚神? 革命路上 当人偶出现,老癫整个人就变了,变得阴沉,诡异,嘴角不自觉也露出笑容,看起来极为残忍。 三女侠之飞凤剑 丹岑子 “是你?”,前方那个虚变境修炼者惊诧。 后方那个虚变境修炼者发出低沉的声音,“你能回来?”。 老癫舔了舔嘴唇,“代府主,我们进去了”,说完,诡异人偶仰头,冲着星空怪笑,一声声波纹扩散,随之而出的,是磅礴的虚神之力,这股虚神之力阴柔鬼魅,令触碰的人头晕恶心,看到各种诡异画面。 陆隐强忍着不适,看向前方。 他们距离红域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进去。 一朵莲花绽放,挡在了前方,那是–莲宝。 老癫的诡异人偶笑声越来越大,波纹不断侵蚀莲花。 然而莲花再次绽放,一共绽放了四次。 陆隐心一沉,莲花绽放便为品,用莲尊门徒的话说,莲开九品上为尊,指的就是莲尊,在莲尊之下,还有八品绽放之莲,每一品威力都不同,当初给他们莲宝去第五大陆试炼的就是四品,四品莲花可挡祖境一击,眼前的莲花同样是四品,以老癫虚变境修为根本突破不了。 莲花出现,眼前这个虚变境几乎算是撕破脸了。 老癫的人偶不断侵蚀莲花,但四品莲花挡的可是祖境强者,以他目前的虚神之力远远达不到虚太境层次,那不是几倍可以弥补的差距。 “既然出现,你的帐,会有人算,现在把乘风交出来”,挡在红域入口那个虚变境强者道,盯向陆隐。 乘风恐惧,连莲宝都用了,那个人肯定是要灭口的,他急忙看向陆隐,“我不能去,带我去天鉴府,进了天鉴府我就告诉你泄露大石圣踪迹的人是谁”。 “现在说”,陆隐道。 乘风摇头,他不能说,现在说了,他对这个人就没有价值,此人很有可能把他扔出去交给莲尊门徒,不说,以此人的决心会把他带入天鉴府,进了天鉴府他就不担心了,除非天鉴府不要脸,否则不会任由他被莲尊门徒带走。 说实话,他也想不通这个玄七为什么掺和这种事,莲尊肯定不会放过泄露大石圣踪迹的人,这件事可以完美解决,又牵扯不到此人身上,但这个人就像一根筋一样硬要掺和进来,对他倒是有好处。 陆隐看向乘风,“不说,我就把你扔出去,我的耐心有限,而且貌似把你交给莲尊门徒也不错”。 老癫翻白眼,早这么想多好,“代府主,那就把他扔出去吧”,说着,他就要把乘风扔出去,此刻,乘风脸色苍白如纸,老癫暗道不好。 “瑶岚,是瑶岚”,乘风惊叫,声音之大,传遍了四方。 老癫张大嘴,糟了,这小子这么不禁吓。 陆隐目光陡睁,终于说出来了。 拦在前面的那个虚变境目光森冷无比,“胡言乱语”。 “我没胡说,是瑶岚,就是她,玄七,你带我进天鉴府,我还有事要说,带我进去”,乘风挣扎,盯着陆隐,他只能赌一把,希望陆隐不要放弃他。 陆隐当然不会放弃他,“两位,还要继续吗?”。 “乘风被成空控制,蛊惑人心,胡乱攀咬,玄七代府主,你不会信了吧”,后面那个虚变境开口,“把乘风交给我们,自有人发落,也有人给你交代”。 “我不去,玄七,别放弃我”,乘风大喊。 陆隐道,“乘风是不是乱说,自有天鉴府甄别,不劳两位动手,请回吧”。 “把乘风交给我们”,两人出手。 老癫叹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抽身了,他只能帮陆隐留下乘风,由天鉴府对外公开乘风胡乱攀咬,保留莲尊门徒面子,这件事才可以结束。 否则现在任由乘风被抓走,莲尊门徒一定记恨他们。 不知不觉,远方突破虚太境的磅礴虚神之力消散。 红域入口,诡异人偶对上两股虚神之力,老癫这次是出力了,不仅要对付两位隐藏身份的虚变境,还想办法破除莲宝,进入红域。 他们并未发现,两道人影出现,好奇看着。 第一个发现的是老癫,他陡然转身,看向远处,“谁?”。 其他人也都看去。 “老弟,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加入天鉴府了?”,熟悉的声音传来,让陆隐大喜,“虚衡老哥?”。 “还有我”,虚棱笑着走出。 陆隐狂喜,“你们闭关结束了?”。 虚棱笑眯眯的。 虚衡目光扫过所有人,“老弟,看来你遇到麻烦了”。 陆隐嘴角弯起,“是啊,有两个人挡路,老弟我是有家回不去”。 公主太难追 穿越之胡作妃为 虚衡面色一冷,看向那两个虚变境强者,莫名的,压力降临,令他们呼吸沉重,两人骇然,“是你突破虚太境?”。 “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们,自己走吧,如果再找我老弟麻烦,这虚神时空没你们立足之地”,虚衡冷声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