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真沒想重生啊

優秀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57、羅璇:將計就計、請君入甕!(求月票)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在果壳电子的人工池塘边,定下了三代手机的主题,在董事会上面研究的时候,其他董事会成员都没有提出异议。 一是陈汉升比较有威信,目前来说只要他愿意,可以把任意一个董事会成员开掉,根本不需要商量的; 二是前两代手机主题的反响都很不错,大家都有些蜜汁信任陈汉升;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三是“并蒂莲花”这个主题的含义,有些董事会成员已经理解了。 曹建德、黄立谦、许月梅他们都去过美国,亲眼见到了大老板的女儿,崔志峰也有自己的猜测,聂小雨更不用说。 武意凛然 熊大 小秘书喜欢画一些动漫人物,她现在就是一边假装开会,一边在笔记本上勾勒出一朵并蒂莲花。 花骨朵上面,坐着两个可爱的胖娃娃。 至于李小楷和冯南起都是技术型干部,他们关注的更多是产品本身,对于其他事情并不太关注。 不过孔御姐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其实以静姐现在的地位,肯定能听到一些关于大老板感情纠葛的风声,尤其今天确定了“并蒂莲花”的三代手机主题后,孔静抬头看了一眼陈汉升,目光闪动似有所悟。 董事会结束以后,陈汉升又和李小楷前往研发中心察看样品机。 样品机的外壳还没有设计好,目前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内核芯片,看起来丑丑的,实际上“果3”可是果壳电子目前技术的集大成产品。 它拥有260万像素的摄像头、自动对焦、疝气补光灯、超大内存容量,记忆棒扩展、同时支持wma、rm、mp4等格式、超薄大屏机身、双卡双待······等等这些性能,各项技术标准直接对标的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 除了小米以外,一般的国产机配置连尾气都看不到。 这就是腾讯马总之前说过,当果壳通过第一代手机赚到钱以后,立刻用来提升产品品质,这样的企业就很厉害了,因为它的口碑会越来越稳,不再成为昙花一现的炒作产品。 所以“果3”也被称为性价比之王,不仅很多壳粉在翘首等待,就连国内其他手机制造商也在观望,果3定价出来后,基本就是一道分水岭了。 如果有国产机的价格超过果3,那么肯定会被放在一起比较的,如果发现各项数据都被吊打,立刻就会遭到媒体和粉丝的口诛笔划。 所以这两个月都没什么国产新机型发布,已经有媒体感慨的表示,果壳三代机鹰视狼顾,颇有一种“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的霸气。 在听李小楷讲解手机性能的时候,陈汉升又把设计中心的主管拉过来,简要表明自己对三代机外形的期待。 “主题是莲花,不过莲花有好多种颜色,新手机从其中选取三种。” 陈汉升说道:“我的意思是淡粉、深紫、青花蓝、同时还要保留两款经典的黑色和白色。” “一共五款颜色,没有问题。” 设计主管点点头应下。 产品设计主管的级别是P8,当初他评为P8的时候,其实有一堆人很不服气,毕竟在普遍观念里,一个学艺术的怎么能比那些苦读数十年的博士工程师薪酬还高呢? 不过陈汉升力排众议,现在时代早就变了,就好像以前的演员要求很高,不仅需要有演技,台词功底也得过硬,现在的艺人有张脸就够了,其他的都无所谓。 果壳手机前两代能够大卖,很重要一部分原因就是外形设计上的新颖潮流,正好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观,给个P8一点都不过分。 “莲花其实不容易设计,因为很容易就特别的土鳖。” 陈汉升建议道:“这两年中国风比较火,你可以参考中国风那种素雅的神韵,并且想办法应用到手机造型上。” “最快今晚拿个初稿给您过目。” 设计主管想了想,再次应下。 下属在领导面前打包票,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很自信能够拿出优秀的作品,一种就是吹牛逼的。 设计主管肯定是前一种,不过陈汉升的要求还不仅如此,他又继续比划道:“我还想在手机背面设计一副莲花图案,每当开机和充电的时候,那些莲花图案的条纹能够慢慢亮起来,这个有问题吗?” “嗯······” 设计主管沉吟半晌,转身请示着李小楷:“李董,这个设计倒是不难,但是亮灯就涉及到灯管问题了,我们需要和研发部门合作,想请您安排一下。” “可以。” 只要是工作上的事情,李小楷都不会拒绝:“我们成立一个联合工作小组吧,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没有没有。” 设计主管谦虚的说道:“不是成立部门之间的联合小组,我只是在李董的指挥下做事而已······”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这话说的还可以,艺术生在人情往来上比楷哥这样的直男工程师还是要强一点的。 “我什么时候能看到第一台成品机?” 陈汉升需要有个时间节点。 李小楷和设计主管商量了一下,最后说道:“两周以后可以拿到成品机,现在因为检测技术的进步,产品的稳定性测试也不需要太长时间,8月下旬的时候,三代机可以准时在市场上出现。” 李小楷性格稳重,他既然这样说,陈汉升心里还是很有底气的。 ······ 第二天上午,果壳电子官方宣布了三代手机的主题。 根据果壳社区的动态监测数据显示,自打“并蒂莲花”的主题公布以后,网站发帖量和回帖量突然呈几何数量暴增,看来大家都非常关注“果3”的一颦一动。 陈汉升饶有兴致的翻开几条,想看看网友们的反馈。 桃花侠大战菊花怪:并蒂莲花是什么意思,哪位GGMM帮忙解释一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55、領證的前一天,校園愛情走向了圓滿!(求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行啊。” 孙教授没有拒绝,或者说她也想看看陈汉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点头说道:“我也想听听现在的果壳电子还能遇到什么司法难题。” “嘿嘿~” 陈汉升嘿然一笑,看来“江陵必胜客”的名号已经传到孙教授的耳朵里了,不过这种规模的大型企业,必然在区域内拥有一定的特权,这也是所有法律从业人员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所以,果壳电子根本没什么难题,陈汉升只是想找个理由问一下孙教授,她和小鱼儿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还有什么时候回国。 不过在书房里,陈汉升并没有很直白的打听,他先给孙壁妤教授泡了杯热茶,笑呵呵的说道:“吴姐和棠棠最近还好吧,我最近太忙了,也没有时间去关心一下。” 孙壁妤教授的女儿吴亦敏,她刚离婚回国的时候,生活比较困难,甚至还要借住在母亲的家中; 古玩行大掌柜 lopo 孙棠棠更不用说了,没有学历,语言也不太通畅,有时候甚至还要出去兼职挣点零花钱。 吴亦敏曾经让母亲帮忙寻找赚钱路子,不过被拒绝了。 一来孙教授本就清高,不愿意用关系谋求这种事; 二是孙壁妤和孙棠棠根本没啥专业技能,孙教授也不知道她们能做什么; 三是老太太本身也有些积蓄,她虽然不喜欢孙棠棠那双蓝幽幽的眼珠,不过养着她问题也不大。 孙老教授两袖清风,一生傲骨,奈何群众里有坏人啊,陈汉升手里那么多资源,根据吴亦敏和孙棠棠的心愿分别给她们做了合理安排。 吴亦敏开了一家培训英语的机构,孙棠棠成为建邺电视台一档节目的花瓶,平时她都不需要说什么话,偶尔开口的时候因为漂亮的混血外观,还有蹩脚的中文,反而颇受观众的欢迎。 孙教授知道也没办法阻止,首先吴亦敏和孙棠棠根本不会听进去,吴亦敏手里有钱以后,她带着女儿搬出了东大的教授楼。 其次,这样的安排真的挺不错,完全能体现出吴亦敏和孙棠棠身上仅存的优势特点,真不愧是大学创业、白手起家的大商人。 陈汉升现在突然提起来,他哪里是“没有时间关心一下”,而是提醒孙老教授,您女儿和孙女现在的安稳生活,我陈某人是出过力气的。 “怎么?” 孙老教授自然明白这个潜台词,冷笑一声问道:“你以她们来要挟我吗?” “我哪里有这样想,就是聊些家常而已。” 陈汉升赶紧否认:“说句话心里话,您在小鱼儿心里的地位很重要,我也很尊重您的品格和学识,以后还想让两个闺女跟着您一起学习呢。”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一起”这两个字,陈汉升特意加了重音。 孙壁妤教授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汉升说道:“就怕我活不到那个年纪了。” “怎么会呢,只要注意保养,您老人家一定能活到150岁的。” 陈汉升把书桌后面的软椅搬出来,献宝似的说道:“老太太,您试试这款椅子,根据人体工学设计的,如果您坐的舒服,我给您买一台······” “不用了。” 孙老教授平静的打断:“我这人脾气硬,也习惯了硬邦邦的木头椅子,软椅坐起来不舒服。“ 老太太一语双关,陈汉升恍若没听懂,又累趴趴的把椅子搬回去,拍着马屁说道:“那我也听孙教授的,从此以后不坐软椅,改坐木椅了!” 陈汉升现在的模样特别“卑微”,他活这么大,除了在亲爹亲妈面前没啥自尊,平时在外面的时候,从来都是横行霸道的作风。 尤其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孙教授纵然知道陈汉升有些举动是故意夸张,但是他愿意为两个孩子低下头,内心还是有些感慨。 “陈汉升,你也不要再试探了。” 孙老教授缓缓的说道:“我这次过来,就是带小鱼儿回国的。” “这样啊······” 陈汉升刚才还兴高采烈的脸上,突然如丧考妣,很久以后才从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一句声音:“知道了。” “我就不信了。” 孙教授撇撇嘴问道:“你难道就想不到我会过来吗,没有预留什么措施?” “没有。” 陈汉升低声说道:“您的身份太尊贵了,我不敢对您有丝毫不敬的举动。” 这大概就是“沉浸式”表演吧,明明都打算找关系延迟萧容鱼回去的时间,可是陈汉升还要散发出那种无能为力的悲伤,一度让孙教授怀疑自己哪里做错了。 “两个都是陈汉升的亲生女儿啊,站在他的角度,就是希望小姐妹俩能够一起成长的。” 外冷内热的傲娇老教授,心中暗暗的想着。 “老太太,你们时候回去。” 陈汉升仰起头,好像这个样子眼泪就不会横流:“我让私人飞机送你们离开吧。” 孙教授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原来打算什么时候放小鱼儿和陈子佩离开。” “现在还问这些有什么用······” 陈汉升沉痛的说道:“告诉您也没有关系吧,陈子佩会叫妈妈的那一天。” “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54、渣男也可能是一名好父親(求月票)相伴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陈汉升又一次来到美国,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国家,偶尔出差谈生意还可以,但是长住的话实在太不方便了。 下了飞机后,手机就“叮叮叮”的收到很多条信息,有家人朋友的,也有同事下属的,主要还是贴身秘书朱赛雯的汇报。 孙老教授突然过来,陈汉升之前都没有告诉seven同学,朱赛雯疑惑的同时又有些压力。 当陈汉升从机场打车过来的时候,别墅里有一群人正在客厅闲聊,有梁美娟、萧容鱼、秘书朱赛雯、保姆林阿姨,还有比陈汉升提前到达的孙壁妤老教授。 大家有说有笑,氛围倒是比较好,小小憨包被抱在萧容鱼的腿上,她是第一次见到孙教授,所以黑漆漆的小桃花眼一直盯着老太太。 不管孙教授说话,还是孙教授喝水,总之陈子佩就是看着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 婴儿的脖子本来就很短,胖乎乎的小小憨包更是看不到脖子一样,再加上她本来就有些呆呆的,真是能萌出了一脸血。 “陈子佩,你老是看我做什么?” 老太太故作严肃的问道。 面对孙教授的“责问”,已经七个半月的宝宝似乎有些害怕,仰起小脑袋看着自己“妈妈”。 “宝宝,这是婆婆呀。” 萧容鱼耐心的教着陈子佩:“很厉害的一个老师呢,以后我们长大了,也要婆婆教我们知识,好不好呀······” 萧容鱼一边说话,一边把陈子佩嘴角濡出的口水擦掉,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和随意。 “哎······” 孙壁妤教授心里叹了一口气,这都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小鱼儿仿佛已经把陈子佩当成了亲闺女,难怪她明明可以单独回国,仍然还要坚持带着陈子佩一起离开。 用一句话来解释,已经割舍不下了。 “咯吱~” 不过这和谐的场景,随着一声开门的动静被打断了,当陈汉升突然出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稍显吃惊。 萧容鱼能够猜到陈汉升会过来,但是没想到他动作会这么快。 陈汉升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视一遍,不过看到孙教授的时候,他好像愣了一下。 “哎呦,老太太也在啊。” 陈汉升装得很像,还用一种“责怪”的语气说道:“您什么时候来的美国,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呢,我直接让私人飞机送您过来啊,客机坐的多累呀!” 这就是“低情商”和“高情商”的区别。 低情商:孙教授,您悄悄的过来,就是给我添乱的吧? 高情商:孙教授,来美国要和我言语一声,咱用私人飞机送您! 不过孙壁妤教授可是经历了民国、战争、新中国的伟大女性,她什么潜台词听不出来,所以只是淡淡的回道:“我过来看看小鱼儿,不过你这动作也不慢嘛,紧赶着就追过来了。” “·······嗬嗬嗬。” 陈汉升被点破心思,他也浑不在意,像个阳光大男孩似的憨笑两声。 在这个时候,家里有孩子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陈汉升都不需要想一些话题融入进去。 如果最后还融不进去,只剩下一堆尴尬。 现在,他只要走过去抱起自己的小女儿,亲了亲她的小胖脸说道:“闺女,有没有想爸爸啊?” 陈子佩还是记得陈汉升的,不过也正因为知道这是爸爸,所以没有那么好奇,反而因为陈汉升在飞机上没有剃干净胡须,扎的她有些难受,一直想躲避着爸爸的嘴巴。 “不许嫌弃亲爹······” 陈汉升很喜欢逗弄女儿,笑嘻嘻的故意用胡须去蹭着宝宝。 小小憨包的确很少哭闹,可是当她感觉不舒服的时候,还是会有婴儿的正常生理反应,所以小嘴巴一撇,眼眶里瞬间包裹着一层眼泪。 萧容鱼心疼的刚要阻止,梁太后的拳头已经先到了,她“呯呯呯”的捶打着陈汉升肩膀:“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每次总是把宝宝惹哭,把宝宝还给我!” 奶奶梁美娟小心的“夺”过孙女,哄了两下陈子佩的眼泪也收住了。 “呼~” 萧容鱼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有婆婆在,世界上还是有人能管住无法无天的陈汉升。 “我就是逗一下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陈汉升嘟哝着揉揉肩膀,又对着小小憨包拍了拍手掌:“来,再给爸爸抱抱好不好?” “谁要你这样逗啊。” 梁太后不会和儿子客气的:“早知道这样,你几个月的时候,我也拿牙刷去刷你的脸。” “我以为您做过这事呢。” 陈汉升嘿嘿一笑:“不然我脸皮咋这么厚。” “扑哧~” 看到大老板这样自嘲,朱seven同学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你真好意思······” 梁太后啐了一口,这个儿子真是能把自己气的少活20年,不过幸好有两个孙女,她们又把这二十年给补上了。 不过让所有人无语的是,刚刚被胡须扎过的陈子佩,看到陈汉升拍着手掌,她也伸出自己的小胳膊,回应着爸爸的要求。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53、“修羅場”裡的紕漏(上)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孙教授去美国了?” 陈汉升看到信息突然愣住了,马上走到外面给陈岚拨了过去:“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今天上午过去的。” 陈岚气呼呼的说道:“确认孙教授登机后,吕姨才肯说出来,她就是担心我泄密,所以之前一直猫猫祟祟的瞒着。其实我陈岚不是那种人,嘴巴可严实了,立场也很坚定,不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 陈汉升没心思听妹妹标榜自己,他现在只有一种“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感觉。 孙教授去美国,这是陈汉升预测之中的,并且有反制措施; 但是孙教授偷偷去美国,这是陈汉升意料之外的,情况太突然都来不及准备。 现在萧容鱼和小小憨包的感情羁绊已经越来越深了,只要再等一等,当陈子佩那一声“妈妈”叫出口以后,陈汉升就打算放她们回去的。 老太太没事不在家享福,为啥掺和进来嘛! “哥,咋办呀。” 陈岚担忧的问道,难道没过几天,小鱼儿嫂子就要丢下陈子佩回来了? “还不知道,我也要先去美国看看情况······” 陈汉升午饭都没兴趣吃了,返回包厢后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又叮嘱了两句黄立谦关于工作的事情,然后从粤城白云机场直飞美国。 因为这是临时决定,私人飞机都来不及安排路线,在候机大厅的时候,陈汉升先联系了朱赛雯。 “seven,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陈汉升没说具体问题,只是像往常一样关心。 “一切都挺好的呀。” 朱赛雯语气很放松:“我们白天带着宝宝去了动物园,现在萧主任已经带着宝宝休息了。” “哦。” 陈汉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小鱼儿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异常举动······” 朱赛雯想了想:“好像没有唉,不过萧主任明天上午要出门,还借了我的车。” “知道了,我大概明天下午到达。” 陈汉升默默的放下手机,小鱼儿出门应该是去接孙教授的,等到拿到了身份证,再去补办了签证等手续,“换孩子”的操作很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陈汉升又联系了边诗诗。 边诗诗是萧容鱼最好的朋友,又是王梓博的未婚妻,凭借这一层关系,在其他人都不方便打听的情况下,她是最好的人选。 电话“嘟嘟嘟”的接通后,边诗诗似乎一点都不意外陈汉升的电话,平静的打个招呼:“中午好啊~” “诗诗。” 陈汉升劈头盖脸的问道:“孙教授去美国送身份证,你知道吗?”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知道啊。” 边诗诗坦然的回道。 通神 倪匡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陈汉升有些懊恼,他差点忘记了,边诗诗不是“陈党”,她可是铁杆“小鱼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边诗诗哑然失笑:“大家担心你从中作梗,孙教授和吕姨都让我别说的,还有啊,你一会也别去责怪我们家王梓博了,有些事情如果我不想表现出来,梓博根本察觉不到的。” “切~” 陈汉升心里心里腹诽一句,还我们家的王梓博,真是酸掉牙了。 不过“修罗场”发生后,诗诗同学的确通过“中间人”王梓博,暗中传递了一些信息,目的是期望陈汉升、萧容鱼、陈子衿一家三口能够团圆。 在这一点上,陈汉升还是心存感激的,当然他也很清楚湘妹子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放缓了语速说道:“诗诗,你误会啦,我没有强求一定要告诉我的,我陈汉升不是那种人,向来通情达理,一点都不霸道。” “嗬嗬~” 边诗诗笑了一声,这人挺有意思的,居然还能自己骗自己。 “就是有些遗憾吧。” 陈汉升叹了口气:“我一会也要飞美国了,不过今天已经16号,你和梓博打算520领证,原来我还想给你们准备了一个惊喜的,现在看来是没有办法实现了。” 边诗诗和王梓博春节见完了父母,感情也很深厚,事业也很稳定,所以决定5月20日不办婚礼,只是把结婚证给领了。 “你不要大张旗鼓的宣扬。” 边诗诗拒绝道:“本来就是要瞒着小鱼儿的,你这样一闹她就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呀。” “梓博毕竟是我最好的兄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51、領導講話的潛臺詞(求月票)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并不知道孙老教授和萧容鱼的计划,他甚至都不清楚小鱼儿已经发现了门牌号码被更换过,依然自信的认为掌控着一切。 5月13日的时候,他还根据时间安排,和下属搭乘私人飞机前往粤城开会。 陈汉升平时不怎么喜欢去外地开会,一般都在“江浙沪”圈子里混,不过国家部委的会议,尤其还是有部领导出席的重要会议,陈汉升都会亲自参加。 粤城的会议全称是“第一届全国工业互联网会议”,名字听上去平平无奇,不过级别很高,除了工信部以外,还有发改委这种超级大牛单位。 因为大家都认识到了网络产生的经济力量,不过目前行业还处于发展期,所以局面看起来有些混乱,这次会议就是政府想收集一下与会者的意见,制定相关条例。 这个会要是去年5月份开的话,陈汉升的坐席位置大概都没办法那么靠前,因为那时“果壳快播”没有火爆,“果壳云”还没有推出来,只有“果壳社区”在扛大旗。 不过只用一年多时间,果壳快播的注册老色批已经过亿,超越QQ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第一应用软件。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另外“果壳云”在母公司的支持下,在和百度的竞争中获胜,收购“千千静听”。 本来千千静听是果壳云最大的市场对手,只不过这款音频软件的技术含量实在太低,功能也比较少,页面看起来也非常寒酸,还经常出现闪退的bug。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千千静听的技术团队并没有公司化理念,当百度和果壳同时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直接答应了出价最大方的果壳,连人带货都跟着果壳跑了。 当然陈汉升也不怕得罪百度,因为双方的梁子早就结下了,果壳社区去年超过贴吧成为最大的中文互动交流平台,两家平时在网上没少打嘴仗。 胜者肯定自然是果壳了,因为陈汉升指示水军诋毁百度“为了钱不顾良心”,只要给的钱多,骗子都能占据最前面的位置。 要不是百度后面的背景错综复杂,有些势力陈汉升也不好得罪,说不定打压的还要更狠一点。 所以在会场里,风度翩翩的李总见到陈汉升都没有打招呼的。 陈汉升嘻嘻哈哈的也没搭理他,虽然在感情世界里陈汉升被人嫌弃,活得那么“卑微”,可是在外界视角里,这可是屌到爆炸的“果壳陈”啊。 ······ 这个会持续两天时间,14号上午领导讲完话的休息时间段,陈汉升和一些部委领导、腾讯马总、网易丁总、盛大陈总等人吹牛逼。 陈汉升这个混不吝的性格在哪里都能混得开,再加上他本身年轻又有雄厚实力,讲出的笑话经常让听众“哈哈”大笑。 不过这个时候,也有一些人发现了大佬之间的微妙关系: 但凡有果壳陈的地方,百度李总都不会过去; 但凡有腾讯马总的地方,阿里马总都不会过去; 但凡有搜狐张总的地方,新浪王总都不会过去; ······ 这些“规律”让很多与会者很兴奋,他们虽然不是大佬,但是能够发现这些大佬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些就是酒后的谈资,当然也给所有人点出了“禁忌”。 比如说,要是在“百度李”面前夸奖“果壳陈”,那么下面不管再谈什么项目,铁定要被李总无情拒绝的。 暗恋的那个女孩 不过大佬之间是不会计较这个的,陈汉升这边和“腾讯马”吹完牛逼,那边还能和“阿里马”讨论着电商的未来。 上午会议结束,陈汉升和黄立谦在酒店自助餐厅吃饭的时候,“腾讯马”也带着一个下属走过来:“陈董,晚上陪领导应酬完,晚上出去吃点宵夜吧,我也约了其他人。” 免费 小説 “腾讯马”是粤东人,在粤城开会就相当于是他的主场。 “没问题啊。” 陈汉升对吃吃喝喝来之不拒,还半真半假的提议道:“要是应酬结束的早,再去东莞或者淡水溜达一圈?” “算了算了。” 腾讯马知道“东莞和淡水”是什么意思,他笑着摆了摆手:“下次有空再说,我们先谈谈正事。” “什么正事?” 陈汉升挑了挑眉毛。 “这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裁梁柱。” 腾讯马介绍道:“负责QQ方面的业务。” “哦。” 陈汉升和黄立谦对视一眼,猜测着腾讯方面的目的。 “陈董您好,黄董久仰大名。” 梁柱先打个招呼,黄立谦现在果壳网络的董事长,所以也可以称呼为“黄董”。 “昂。” 陈汉升淡淡的应了一声,一边吃着饭,一边听梁柱说话。 “陈董。” 梁柱扶了扶黑框眼镜:“腾讯和果壳的关系一向不错,想当初果壳MP4初次发售的时候,我们还在QQ空间上帮忙打广告······” “嗬嗬~” 陈汉升咧咧嘴,笑嘻嘻的打断道:“我们是给了钱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1050、一起回國看姐姐(求月票)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她是沈幼楚的女儿陈子佩,现在七个月零十天,开始我很抗拒和她接触,后来随着相处,没想到越来越喜欢她······” 萧容鱼把“不该喜欢那个人”的身份说了出来。 其实不用多想肯定是小小憨包,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关系还没有到达这个地步,其他人又没有可能,所以只能是朝夕相处的陈子佩了。 孙壁妤教授安静的听着,虽然刚才小鱼儿恍惚之间的断句有些问题,不过老太太一点都没有误会。 这个学生和自己一样骄傲,喜欢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就算和陈汉升分开了,她也只会一个人带着孩子慢慢熬生活。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样的女性也许不多,但是小鱼儿必定就是其中之一。 “哎~” 孙教授无声的叹了口气,她本就是竭力反对萧容鱼去美国的,那样的生活太累了,可是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更是劝不住。 当然孙老教授也知道换孩子的事情,同样清楚陈汉升这样做的目的,不过她唯一没想到的是,邮寄身份证需要这么久,导致现在出现这样一个结果。 不仅如此,萧容鱼今天打电话就是为了把所有事情都坦白,并且希望得到孙教授的支持。 所以接下来,她又把“门牌号码被篡改、吕玉清希望请孙教授出面帮忙、但是自己又舍不得丢下陈子佩······”这些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长生谣 悠悠帝皇 “你的意思······” 孙教授逐渐明白了,沉吟着说道:“希望我不去美国?” “您过来的话,我就得丢下陈子佩了。” 萧容鱼低声说道:“小陈之前说过,我离开他就敢断奶,姐姐现在还喝着母乳呢,妹妹断奶太早了。” “原来如此。” 孙教授没有给出自己的意见,反而问道:“小鱼儿,你老实的和我说一句,你现在对沈幼楚的感觉是什么?” “不恨!” 不假思索的,萧容鱼说出第一感觉。 孙壁妤教授听了,花白头发下的眼神微动。 “还有感激,因为她帮我喂养闺女,还有······” 萧容鱼认真想了一会,继续说道:“还有理解,在美国这段时间我反反复复回忆着所有事情,其实沈幼楚也是无辜的,只是小陈平时掩饰的太好了,我和她都没有察觉出来。” “唔······” 孙老教授点点头,其实小鱼儿说出“不恨”的时候,她就觉得陈汉升的“宝宝外交”已经成功了。 与你这份缘 雪凝冰舞 以萧容鱼和沈幼楚的身份,还有“小鱼党”和“幼楚党”两边剑拔弩张的对立,正常来讲小鱼儿出国以后,双方就是再无瓜葛的。 结果因为换了孩子,不仅重新建立了联系,而且还产生了“感激”和“理解”这类情绪,以后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但是肯定不会再有矛盾了。 这是一个针对“善良人”的陷阱,也只有像萧容鱼和沈幼楚那样善良、并且对生活有爱的人,才会掉进这个陷阱里。 “只是,三个人应该都很辛苦吧。” 孙教授心里想着。 小鱼儿和沈幼楚不必多说,她们起初肯定是被动的接受,后来因为可怜对方的孩子,慢慢变成了主动,同时又想念自己的宝宝,背后的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 至于陈汉升呢,这个结局虽然是他期盼的,萧容鱼回国了,陈子衿和陈子佩小姐妹俩能够一起长大,陈兆军和梁美娟也终于放下了那颗心。 但是对他个人来说,同时遭到双方嫌弃的苦日子可能才刚刚开始。 “孙教授······” 萧容鱼看到老师那边突然沉寂下来,她有些忐忑的叫了一句。 “我在的。” 孙教授清了清嗓子,可是张了张口又不知道怎么回复,这样犹豫了好几次,最后才说道:“我去看陈子衿的时候,见过几次沈幼楚,她性格还是不错的,宝宝也比较依赖她。” “嗯。” 萧容鱼轻轻应道。 孙教授虽然不像吕玉清态度改变的那么明显,不过老太太耿直的性格是不会撒谎的,她夸了沈幼楚,那说明沈幼楚真的不错。 “不过呢。” 孙教授突然一个转折:“我还是得去美国。” “老太太······” 小鱼儿以为恩师不同意,所以还想继续阐述理由。 “小鱼儿,你先听我说。” 孙壁妤教授温和的打断道:“如果我不去美国,你父母说不定还要去找其他人帮忙,那时情况只会更加复杂。我过去美国的话,我们未必就马上回国的,而且我可以和陈汉升的母亲一起照顾你,还有那个宝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9、蕭容魚:我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求月票)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这个晚上萧容鱼又失眠了,自从她带着陈子佩睡觉以来,其实已经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提督 不过一夜没睡,小鱼儿也想通了很多事,比如说陈汉升为什么不出面解决奶茶店的问题。 陈汉升的大学在建邺,事业发展也在建邺,本身又是苏东省人,因此他在建邺拥有极为庞大的人脉关系。 面对那种明目张胆的侵权行为,陈汉升不管明的暗的都能让对方做不下去。 可是,他偏偏无动于衷。 萧容鱼昨天还不太理解,后来知道了门牌号码被涂改过这件事,她终于反应过来——陈汉升大概想让自己出面帮忙打官司,这样的话,正好趁机促进自己和沈幼楚的关系。 “真是无所不用啊······” 萧容鱼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了看陈子佩。 她倒是睡得很香,侧着小身子紧紧挨着“妈妈”,一呼一吸之间,肉嘟嘟的小脸蛋一高一低的起伏。 想到昨晚陈子佩奋不顾身向自己奔赴的模样,萧容鱼感觉心又一次化了。 “哎~” 萧容鱼手撑着脑袋,一边注视着陈子佩,一边自说自话: “你爸固然很可恶,可是我也很没骨气······” “他是不是算准了我的心思,知道我会放不下你······” “就是很对不起姐姐,不过你妈妈沈幼楚照顾的也很好,所以我才放心······” “小鱼儿吃早饭喽。” 直到梁美娟在外面敲门叫唤,萧容鱼才起床洗漱。 不过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萧容鱼突然又折返回去,把口袋那张检修回执单撕碎了。 “哗啦啦~” 当碎片旋转着被冲进马桶下水道的时候,萧容鱼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看不到回执单,那就说明什么都没发生,自己依然被陈汉升“扣”在美国了。 有了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不管是逗着陈子佩,还是和梁太后说话,甚至是和朱赛雯交流,萧容鱼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不过晚上视频的时候,还是没有躲过母亲吕玉清的“狂轰乱炸”。 视频刚接通,吕玉清第一句话就是:“闺女,身份证收到了吗。” “嗯······没有呢。” 穿越之我是宫主 萧容鱼笑吟吟的回道。 “还没收到?” 吕玉清看了看日历:“第二张身份证我是上个月26号寄过去的,正常来说应该是3号就收到了,就算晚一点也不会超过5号,现在7号了你还没收到,难道又丢了?” “这也不奇怪,寄到国外丢了很正常啊。” 萧容鱼顺着这个逻辑,再次建议道:“干脆再补办一张寄过来?” “你当公安局是你爸开的啊,30天不到补办三张身份证!” 吕玉清可不是好糊弄的,当即就打断道:“我明天再去邮局问问,如果10号你还收不到,肯定又是陈汉升在搞鬼。” 之前很多次找奶妈不顺利,吕玉清就曾经怀疑过陈汉升,这次身份证又出现问题,吕玉清都不需要找什么证据,仅凭自觉就知道是陈汉升干的。 当初陈汉升还曾经幻想过,岳父岳母不会怀疑到自己,这纯粹是高估了个人的口碑和信用。 “应该不能吧······”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过,偏偏很聪明的萧容鱼,此时好像犯了糊涂:“身份证是直接寄过来的,陈汉升能量再大,他也没办法截获的吧。” “他那么有钱,又那么坏,随随便便都可以的。” 吕玉清狐疑的看着视频里的闺女:“你怎么话里话外的,好像在维护陈汉升啊?” “没有没有,我是为了找清楚真相。” 萧容鱼矢口否认,赶紧把话题转移到小小鱼儿身上:“宝宝白天还乖吗?” “不太乖。” 吕玉清撇撇嘴,稍微压低点声音说道:“我和小沈带着她去医院打疫苗,陈子衿哭闹的时候,不小心把小沈胳膊都抓出血了。” 很萌很火爆:宠狐成后 “现在呢?” 萧容鱼关心的问道。 “问题倒是不大。” 吕玉清有些无奈:“就是医生拿着酒精棉给沈幼楚消毒的时候,陈子衿还一直抱着她不松手,医生都说宝宝漂亮是漂亮,就是太腻着妈妈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吕玉清的劝说还是起到了作用,再加上妹妹沈宁宁也要去上学了,所以沈幼楚还是擦了擦眼泪,从卧室来到了饭厅。 阿宁刚刚吃完早饭,不过她的头发已经被沈幼楚梳好了,书包里的文具书本也被沈幼楚检查过了,就连带去学校的小水壶也被沈幼楚清洗过了。 沈憨憨就是这么体贴,以至于吕玉清都逐渐改变了看法,全世界也只剩下陈汉升还会欺负她。 因为宝宝还小,一般都是冬儿或者胡林语送阿宁去学校,不过沈幼楚会陪着妹妹走到楼下。 今天是冬儿送阿宁,三个人在电梯里的时候,沈幼楚帮着阿宁整理着校服衣领和红领巾,冬儿避而不谈陈汉升,只是说着“遇见你奶茶店”的侵权行为。 “阿姐······” 不过,一直没说话的沈宁宁突然仰起头:“你是不是不喜欢阿哥了,所以才打他呀。” 沈幼楚愣了一下,没想到阿宁什么都看到了,而且妹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斥着无助和疑惑,很像小朋友看见父母吵架后的那种状态。 孤剑玄刀诀 花石峰 “阿姐和阿哥只是拌嘴而已。” 沈幼楚摇了摇头,伸手搂着妹妹的肩膀:“阿哥是子佩的爸爸呀,阿姐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 锦绣狂妃 “那我知道了!” 沈宁宁得到这个答案,重重的点了点头,小脸上的担忧明显少了很多。 “哎~” 冬儿心疼的摸了摸阿宁的脑袋。 沈宁宁父亲早逝,又早早的离开亲生父母,陈汉升和沈幼楚在她心里大概就是“爸爸妈妈”一样的角色,所以看到他们吵架难免会感到不安。 不过关于这个问题,阿宁还真是多虑呢。 冬儿自己觉得,不管是幼楚姐姐还是那个萧容鱼,她们对小陈哥哥应该还有很深的感情,只不过现在的误会比较深。 等到以后宝宝换回来了,误会迟早会慢慢解除的。 “不过······现在的小朋友都好厉害呀。” 冬儿悄悄的吐吐舌头,阿宁今年才一年级,可是在电视和网络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她都知道“喜欢”这个词语了,自己好像是初中以后才理解的。 到了楼下,沈幼楚又像往常一样叮嘱着妹妹“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喝热水不要烫到······”,然后目送着妹妹离开小区。 再回到家里,沈幼楚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她生怕再把这种情绪传递给婆婆,所以就深深掩藏在心里。 吃完早饭以后,两位父亲都打算回港城。 老萧是因为还有工作,老陈看完孙女已经满足了,而且萧宏伟和陈汉升“翁婿”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所以他决定继续把时间留给吕玉清、沈幼楚、陈子衿这“祖孙三代”。 “祖孙三代”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们已经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时间安排了,比如说上午9点多的时候,正好是美国那边傍晚6点左右,萧容鱼已经等着准备视频了。 这是吕玉清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她抱着陈子衿早早的坐在电脑面前,等到“嘟嘟嘟······”的视频声响后,电脑画面上跳出两个人影。 一大一小,大的是萧容鱼,小的是陈子佩。 “闺女!” 超级监狱系统 时势造英雄 吕玉清喜滋滋的叫着。 “妈妈~” 萧容鱼也甜甜的打个招呼。 “宝宝,看看这是谁呀,这是不是妈妈呀,宝宝叫妈妈······” 吕玉清逗弄着怀里的小小鱼儿。 现在大家都不谈“喂奶”这个话题了,因为已经“约定俗成”的达成一种默契,不需要再多此一问。 不过小小鱼儿没有叫“妈妈”,而是坐在外婆的腿上,用含糊不清的小奶音对着电脑屏幕“咕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小小鱼儿现在七个半月,这个时候是可以模仿大人说话的,当然她并不清楚真正的含义,大概要到一岁以后才能清楚爸爸或者妈妈这些词汇指代的是谁。 可是,“咕咕咕咕”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了!” 吕玉清猛然反应过来:“陈岚!她最近整天抱着小小鱼儿,一个劲的让宝宝叫‘姑姑’,大概是姑姑的发音比较简单,所以宝宝就这样学会了。” 吕玉清说完有些懊恼:“这鬼丫头,不教宝宝叫爸爸妈妈,叫什么姑姑呀!” “没事的,阿岚本来也是姑姑嘛。” 萧容鱼笑着说道:“宝宝开口就好了,陈子佩现在还很少说话呢。” 小姐妹俩性格真是迥异,姐姐陈子衿“咕咕咕咕”的一通乱叫,妹妹陈子佩睁着澄澈的小桃花眼里,呆呆的看着摄像头。 “不行,哪有先叫姑姑的。” 吕玉清对这方面比较坚持:“我这几天多教教宝宝,身份证也应该快到你手里了,等到回国的时候,准备听着小小鱼儿叫妈妈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如果说,萧容鱼在机场咬那一口是物理伤害,沈幼楚这个就是魔法打击,陈汉升“物防”比较高,所以纵然胳膊流血了也没当一回事。 不过面对魔法打击,陈汉升瞬间有些破防了,他呆呆的看着沈憨憨打了自己十几下,最后还是小胡出面把沈幼楚劝走了。 其实胡林语也很吃惊,因为沈幼楚的性格过于温顺,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充当着“打抱不平,怒怼无赖”的女侠角色,现在沈幼楚第一次“打”了陈汉升,胡书记反而觉得不应该闹到这种地步。 所以说,小胡这人也挺有意思的。 不过沈幼楚和胡林语回卧室后,客厅里的气氛突然有些微妙。 本来萧宏伟和吕玉清是准备狠狠教训一下陈汉升的,后来这个混蛋抱着女儿做挡箭牌,老萧两口子没啥办法,可是心里依然很气。 现在看到陈汉升失神和迷茫的状态,他们又觉得有点可怜,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先回去换衣服吧。” 吕玉清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他们刚才出来太急,身上就穿着睡衣。 “好。” 老萧也点了点头,他也没有继续教训陈汉升的念头了。 等到冬儿也拉着阿宁去饭厅吃饭,客厅里只剩下老陈父子俩了。 陈兆军陪着儿子坐了一会,观察着陈汉升的神色慢慢恢复正常,老陈才感慨着说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何况小沈骨子里本来就很坚韧。”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 陈汉升沉默着不说话。 陈兆军并不介意,继续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陈子佩抱回来。” “什么时候?” 陈汉升垂着眼眸,双手不断的交叉搓揉,说明他心里也在极度纠结,半晌后依然咬咬牙说道:“还要再等等。” “哎~” 陈兆军没有评价,他自然知道现在换的时间越久,小姐妹和对方母亲的感情越深,刚才沈幼楚抱过陈子衿的举动,自然的就好像是面对亲生女儿。 “可是你要知道啊。” 凤谋江山 老陈提醒道:“换的时间越久,小沈和小鱼儿可能越生气,以后你和她们怎么办呢?” “怎么办?” 陈汉升自嘲的笑了笑,现在虐她们有多惨,以后再想倒追就有多难,“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不过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陈汉升吸了吸鼻子,突然站起来说道:“反正在这边也不受欢迎,爸,那我先走了。” “你不吃早饭吗?” 老陈毕竟是亲爹,他还是很关心儿子的。 “不吃了,没胃口。” 陈汉升看了一眼沈幼楚的主卧室,然后长吁一口气出门了。 “你现在魂不守舍的,不要开车。” 老陈跟着走到电梯口,叮嘱道:“让司机过来接一下吧。” “知道了知道了。” 陈汉升不耐烦的挥挥手:“老头你回去吧,我散散步溜达一下,不行就把王梓博叫出来。” ······ 陈汉升离开的动静,卧室里的萧宏伟和吕玉清也都听到了,吕玉清一边换衣服,一边对丈夫说道:“小沈平时软趴趴的,和我说话都会脸红,没想到她刚才会去打陈汉升。” “我也有些意外。” 萧宏伟说道:“这也侧面说明陈汉升的行为有多恶劣!” “我去劝劝她吧,这丫头心眼特别死,别哭的吃不下饭了,为了陈汉升可不值得啊。” 换好了衣服以后,吕玉清径直走向主卧室,留下老萧一个人在发愣。 “不经意的,都已经会关心沈幼楚了吗?” 美漫之手术果实 萧宏伟皱了皱眉头。 老萧因为在港城还有工作,所以只能放假或者双休的时候过来一趟,不过正因如此,他能清晰感觉到妻子对沈幼楚的敌意正在慢慢减少。 最主要原因,自然是沈幼楚帮忙照顾陈子衿了。 小小鱼儿就是吕玉清的心肝宝贝,谁对小小鱼儿好,吕玉清就看谁顺眼。 另一个原因,沈幼楚自身也赢得了吕玉清的青睐。 吕玉清是个对颜值要求很高的人,通俗一点就是“外貌协会”,这个标准对胡司令来说大概是一辈子跨不过的门槛,但是沈幼楚轻轻松松就达到了。 在往后的接触中,吕玉清发现沈幼楚其实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心机很深,善于勾搭男人”,这个丫头出去买菜都能结巴,有时候在家里说不过胡林语或者陈岚,她干脆就闷闷的不吱声,任由她们“欺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46、沈幼楚,第一次打了陳漢昇!(求月票)推薦

小說推薦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我真没想重生啊 从咖啡花馆回到公司宿舍,差不多晚上8点多了,手机上也收到好几条“间谍”陈岚发过来的短信。 陈岚:哥,大伯下午过来了,他口才可真是厉害呀,萧叔本来特别的生气,但是大伯以“暴力不能解决家庭矛盾”作为论述主题,举例子、摆事实、洋洋洒洒的讲了很多话。 “结果呢?” 我钔是雨泣到微笑 陈汉升“哒哒哒”的回复,一来一往和妹妹聊了起来。 陈岚:结果的话,萧叔本来打算锤死你的,现在似乎只打算把你锤个半死。 陈汉升:我靠,怎么还要动手啊,明天他们能消气吗? 陈岚:不好说,不过我也会帮着劝劝的,今晚大家都在这边休息。 陈汉升:行吧,我明天过去领死,哥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陈岚:嗯······除了香水以外,我还想再买一支口红。 陈汉升:那就当哥欠你两个人情吧,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陈岚:(▼へ▼メ) 陈汉升:(・´ω`・) ······ 无情的打发走了妹妹,陈汉升又和父亲打了电话。 帝王男宠:皇帝老儿算什么 骆无 老陈觉得经过这一天的劝解,萧局长应该差不多平复了,他建议陈汉升明天吃晚饭的时候过来,诚恳的低头认错,自己再从旁调和,问题应该就能解决了。 “晚上我又不能做什么,好像专门送过去挨骂一样,感觉有些尴尬。”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不如早上过去吧,我再买点包子豆浆什么的,正好用‘送早餐’当成一个理由。” “嗬嗬~,那也可以。” 老陈笑了笑,儿子的脑袋还是很灵活的。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吵醒,陈汉升一摸脸上都是汗,“哗啦”一下拉开窗帘,外面已经是一片白花花的朝阳了,浑身不由自主涌起一阵燥热感。 很快,又要到了一个自行车座椅烫腚的季节啊。 起床以后陈汉升开车前往沈幼楚的小区,顺便在小区门口的早餐店买点小笼包,掏出钥匙打开门以后,刚刚7点钟左右。 不过客厅里非常安静,大部分人应该还没有睡醒,厨房里倒是有个人影在忙活。 陈汉升估计不是沈幼楚就是冬儿,因为沈宁宁7点半要出门上学,必须先把她的早餐准备好。 “小陈哥哥······” 厨房里的人听到动静,走出来的果然是冬儿。 冬儿根本没想到陈汉升会突然出现,惊讶的捂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 “啊······那个Good morning啊,冬儿。” 陈汉升稍微有些愧疚,毕竟上次自己就是当着她的面,把两个宝宝掉了包。 不过他脸皮还是很厚的,很快就忘记自己坑过冬儿,放下早餐问道:“沈幼楚没起床吗?” “幼楚姐姐起来了,应该正在帮阿宁扎头发。” 冬儿呆呆的回道。 “好,你去忙你的吧。” 陈汉升理了理衣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不过陈汉升没有和沈幼楚打招呼,因为他听到其他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估计别人也要起床了。 在那之前,陈汉升必须先把“免死金牌”拿在手上。 所以他直接进入了主卧室,主卧室就是沈幼楚的房间,陈子衿跟着沈幼楚睡觉,她也一定在里面了。 果然不出所料,房间里的婴儿床上躺在一个婴儿,七个多月的大小,嘴角两侧有着甜甜的梨涡,就算睡觉时也很明显,正是陈汉升的大女儿陈子衿。 天气逐渐变热,陈汉升今天直接穿起了短袖,不过陈子衿依然穿着一件长袖小棉服,肚子还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宝宝睡得很香甜,隔壁大床上说梦话的姑姑都没有吵醒她。 陈岚也是赖着沈幼楚一起睡觉的,她估计又是熬夜刷wap网看小说了,基本要到中午才起床吃饭。 “姑姑太懒了,就是因为懒,明明长得还不错,可是大二了都没男同学追她,多惨的人生啊······” 千金契约:霸道总裁轻点爱 陈汉升一边和闺女腹诽,一边小心的抱着她出去,未曾想正面撞上了沈幼楚和胡林语。 她们也没想到陈汉升会突然出现,尤其他手上还抱着熟睡的陈子衿。 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一个偷孩子的人贩子,再说陈汉升本来就有前科,所以心直口快的小胡当即喝道:“干嘛?你又想把宝宝偷走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