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八百零三章 他是不是和你一樣啊讀書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徐秉,我是怎么跟你说得……你不懂得尊重别人吗,你给我站起来,好好反省……” 站在教室前的老师有些生气,将男孩从座位上叫了起来。 男孩站起了身,没说话,还是有些厌恶,嫌弃着望着那新转来的学生。 我是正常的。 正常的人就该厌恶这种怪物! …… “……新同学就坐在那儿吧。” 被老师教训了的顿教室里再安静下来。 老师再转过身,对着那新转来的学生说着。 新转来的学生,缩着身子,埋着头。 听到那老师的话,有些畏缩着,再缓缓抬起头,朝着那老师指着的方向望了望, 又再埋下头,有些畏缩,躲闪着,似乎恐惧着教室里一个个人的目光,朝着那空位走着。 从男孩身侧走过,虽然隔着段距离,但男孩依旧似乎这新转来的学生会往他身上沾染上些恶心的东西,往后缩着身子,有些厌恶着盯着那行转来的学生。 学着男孩的模样,那新转来学生沿途走过的一个个座位上人,也往旁边退开着。 新转来的学生愈加埋下了头,缩着身子,似乎也害怕触碰到沿途座位和座位上些人。 …… “……好了,这节课就到这儿。大家自由活动吧……可以和新来的同学交流交流,但记得尊重别人啊。” 那老师再说了句话后,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再闹哄哄起来。 说着些话的教室里些人,不时朝着那新转来的学生看去。 那新转来的学生,埋着头,似乎感觉到了一个个人投去的视线,愈加缩着身子,往旁边侧着身子。 男孩看了看教室里些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的视线,也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了目光,眼底带着些厌恶,恶心。 “……你说他为什么戴着口罩啊……” “……诶,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口罩啊,能把口罩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吗?” 全职恶魔 素食主义 教室里,一些人说着些话,也有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搭话。 那新转来的学生听着有人朝他的问话,只是愈加低下了头,浑身微微颤抖着,往旁边侧着身子,似乎躲避着教室里一个个人投去的视线。 看吧,所有人都在盯着你。 所有人都在恶心你,厌恶你。 你这个怪物。 似乎这时候耳朵又在灵敏了,听着教室里一些人的话,看着教室里些人朝着那新转来学生投去的视线,男孩厌恶着看着那新转来的学生。 “……徐秉,我记得你刚转来的时候,也是一直戴着口罩吧?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啊?” 这时候,前排个人转过头,对着徐秉说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你胡说八道什么!怎么可能一样……他这指不定是什么毛病呢,说不定口罩底下什么样呢!” 似乎被刺激到,男孩有些大声着,冲着那出声说道,再转过头,望着那新转来的学生,眼底愈加厌恶。 “……是啊,说不定什么样呢……” “……你说他会不会口罩底下……” 教室里,嘈杂着。 那转来的学生,似乎听到了教室里的话,感受到了一道道朝他投去的目光,浑身颤抖着,愈加将头往下埋着。 …… “……你口罩上这个是那部……动画片里的吧,你喜欢那部动画片吗?” 坐在男孩旁边的女孩朝着那转来学生望了望,转过身,对着那转来学生小声问道。 那转来学生闻声,有些畏缩着,再缓缓抬起了头,躲闪着看了看女孩, “……我看过了,不过不是特别喜欢……” “……我也看过。” 新转来学生有些躲闪着说着。 女孩闻声,眯着眼睛笑着,再脆生生说着。 旁边,男孩看着女孩和那转来学生,眼底带着些厌恶,往后再退了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九十六章 坐得夠久了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老板,来一个手抓饼,两串烤肉……五串这个烤脆骨,五串这个烤肉……” “……哦哦……成,成……你稍等,稍等啊……” 推着轮椅,那年轻人挪着颤抖着的脚,一点点沿着路,往前挪着, 又再摔倒了几次,或是脚上绊了下,或是脚下一软,或是推着的轮椅走得太快,被带着再摔倒。 又再撑着,抓着轮椅,从地上再爬起来,年轻人腿上愈加发颤着,踉跄蹒跚着,走到了隔着最近的个摊位前, 身上沾着些泥灰,脸上头发上同样带着些灰,额头上的汗水裹着脸上的灰,往下滴落着,踩在地上的两只腿,不停打着颤,撑着轮椅扶手,年轻人再直起了身,抬起了头, 站在摊位前,脸上笑着,对着摊位后的摊主出声说道。 忙活着的摊主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年轻人的模样,不禁愣了下,又再赶紧应着。 “……小伙子,你先坐会儿吧,还再要会儿才能做好。” 捡过摆在摊上的些菜,一边忙活着,摊主一边再抬起头,看了看这年轻人。 抗日之精英特战队 虽然这年轻人身前就有个轮椅,但摊主还是从旁边扯过了张凳子,摆在了这年轻人旁边,出声说道。 “……不用了。坐得够久了,我站站,站站就好。” 年轻人一只手撑着轮椅边,一只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笑着,出声应道, “多少钱?” “三十二块五……” …… “……给……” “……谢谢。” 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推着轮椅,年轻人脚下蹒跚着,腿颤抖着, 就像是其梦里那个小孩一样,不时踉跄着,却笑着,往前一步步走着。 …… 从不远处的小吃摊,再走到摊位前, 年轻人脚下踉跄着,花费了不少时间。 再合上手里摊开的书,廉歌转过视线,静静看着那年轻人就渐走近,脚下步伐渐闻。 …… “……师傅,谢谢,谢谢您,师傅……” “……刚才忘记问师傅你吃点什么,就一样给师傅您买了点……希望师傅您别嫌弃。” 再走回到了廉歌身前,摊位前,年轻人慢慢着挪着脚,再转过身,感激着朝着廉歌说着,将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递了过来, “谢谢,谢谢师傅您。” 再感激着,年轻人出声说着。 伸出手,廉歌将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接了过来,看了眼这年轻人,摇了摇头,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向摊位前,不时走过些行人的街道, “你想问的已经问过了,报酬我也拿了。” “你该回去了。”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年轻人,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还有人在屋里等着你。” 再说了句,廉歌没再多说什么,收回了目光。 “……谢谢,谢谢师傅……” 年轻人闻声,顿了顿动作,转回头,再朝着远处望了望, 回过头,再朝着廉歌感激着出声说道。 没再转过头,也没再同这年轻人再多说什么,廉歌解开了那装着些小吃的袋子。 “……谢谢……谢谢……” 年轻人见状,朝着廉歌再躬下去些身,感激着冲着廉歌再道着谢, “……那师傅,我就先走了……谢谢……” 再出声说了句,年轻人再撑着轮椅,一点点转过了身, 恶魔总裁契约妻 猫月 推着轮椅,脚下颤抖着,一点点挪着脚,沿着路往远处走去。 ……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九十四章 勇氣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先前想问的,还问吗?” 看着这摊位前,坐在轮椅上,埋着头,浑身发颤着,手攥紧了自己腿的年轻人, 廉歌转过视线,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闻声,轮椅上的年轻人埋着头,有些沉默着,只是愈加攥紧了自己的腿,腿上的裤子愈加显得有些发皱。 再看了眼这年轻人,廉歌收回了目光, “听了段你的故事,也送你场梦吧。”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再一抬手,朝着这年轻人一轻挥。 紧随着,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先是再坐起些身,再朝着轮椅椅背,往后靠了下去,渐闭上了眼睛。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摊位前,河畔街道上。 街道上,走过行人依旧如先前一样,或是步伐匆匆,或是和同行的人说着些话, 走过摊位前,多数人似乎都对这摆在河畔街边的摊位浑然不觉,寥寥几个侧目的人,望了望过后,又相继转回了头,再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情,渐走远。 沿着街边,稍远处,那又送走一位顾客的算命老道士起身摆正着摊位前的凳子,转过头,朝着这侧望了望,又再在摊位后坐回身,再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收回目光,转过视线,廉歌再摊开了手里的书,随意翻看着。 阵阵清风不时拂过,扰动这街边树木枝叶,响着些窸窣的声音,混杂着些街道上走过行人的话语声,手下书页翻动着的声响。 书页翻动声下, 这靠在轮椅椅背上,闭上了眼睛的年轻人,渐陷入了梦乡。 …… “飒飒……” “……咱们啊,慢慢来,不着急啊……” 似乎带着些暖意的风不时拂过,扰动着屋门前,院子的葡萄藤, 葡萄藤上繁密的叶子微微晃动着,露出其下刚结出些的葡萄痕迹, 几片藏在葡萄藤间的杂叶被风卷下,落在院子里, 养着的几只鸡,在葡萄藤边,啄食着稍矮处的葡萄叶子,不时在沿着院子边的杂草,跑进院子里。 院子里,靠着屋檐边,一个女人站在一旁,拿着个竹筛子,簸着,翻着筛子里装着的些干黄豆的灰,一边笑吟吟着看着院子中间。 奇灵怪异 新王的诞生 院子中间,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穿着双小布鞋,踩在院子里地上,手往两边抬着,正咿咿呀呀着,踉跄着学着走路。 一个男人先是在婴儿旁边,又慢慢绕到了婴儿的背后,伸着手,小心着扶着自己的孩子, 小孩踉跄着往着前挪出一步,似乎是看不到身侧的父亲了,不禁又朝着旁边转过头, 等着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了,才又朝着前挪着步。 …… 年轻人身影似乎出现在了院子边, 站在院子边,他望着屋檐边那似乎年轻了许多的母亲,望着那似乎早已经模糊了面容,此刻又再看清了的父亲。 这是他家。 母亲正忙活着家里的些琐碎事情,父亲正教着小时候的他学着走路。 扰动着葡萄藤上叶子的清风不时带来些暖意,在院子边啄食着的鸡,不时发出几声叫声。 再转过头,年轻人望着那正蹒跚学步的自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朱砂灵 “……不着急啊……咱们慢慢来……” 父亲在身后小心着伸着手护着,咿咿呀呀的小孩踉踉跄跄。 终于,又再迈出去一步过后,似乎没站稳,似乎是着急了,小孩往前栽倒了下去。 护着孩子的父亲,赶紧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孩子, “……着急了啊?没事儿啊,咱们再重新来过就是了……听爷爷讲,爸爸以前学走路的时候,花费了好久呢,我儿子可比爸爸厉害多了……” 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能不能听懂,孩子父亲搂着自己的孩子笑呵呵着说着。 不知道是不是没摔到,所以没摔疼,是不是对这样新鲜事情还感觉到新奇,小孩只是笑咯咯的,咿咿呀呀伸着手,似乎想再往前接着走, “……那咱们再来一次啊,慢慢走啊,一点点往前走,我儿子啊还小,走不了那么远,我们就走一段路就好了……” 笑着,孩子父亲说着话,再渐往后退到了自己孩子身后, 等着自己孩子站稳了后,再慢慢松开了手。 小孩咿咿呀呀着,再有些欢快地,踉跄蹒跚着,整个身子都一晃一晃的,再往前挪开了步子,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六十章 夢閲讀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那天上午,就赶紧去请了个先生回来。先生也讲,可能是常孝他屋里老人死得比较凶,冲撞到了。” 堂屋边,鲁弘正捧着纸杯,再深吸了口气,继续说着, 错了错了 无司 “……把先生请回来,那天下午,那先生在村子里做了场法事。” “……做了法事过后,那天晚上,倒是安生了,像是被法事给压住了,一整晚上,都没再怎么听着村子里有狗叫,第二天早上,也没再听着讲,说哪户人家屋里再出什么事情。”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想着这件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 手里捧着的纸杯愈加攥紧,茶水升腾着的热气后,鲁弘正脸上再浮现出些恐惧神色, “……哪知道……哪知道……” “……就隔了一天晚上,就安生了一天,等到第二天晚上,村子里的狗就都又叫了起来,就跟先前一样,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不停的叫,叫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人都起了个大早,一大早就都在问,昨晚上哪户人家屋里,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问了圈,也没听到说哪家屋里的鸡鸭或者什么畜生死了……村里人还想着是不是这事情没那么凶了,那先生做得法事还是给压住了些……结果……” “……那天早上,我也起了个早,从村子里转了圈,听着村子里像是没什么事情,再回来的时候,恰好就遇到常孝他媳妇从屋里出来,端着盆衣服准备去沟边洗……我打了声招呼,一看,就看到常孝他媳妇额头上青了一块,起了个很大的包…… ……那晚上,不是村子里没出事情,是开始往人身上蔓延了,圈里的鸡鸭是没什么事情了,但人开始出事了……” “……整个村里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那天,又赶紧去请了之前那先生,让那先生再做了场法事……” “……但是不管用了,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到那天晚上,入夜没多久,村子里的狗就开始叫个不不停了,村里人家屋后,屋边上,圈里的鸡鸭也跟着叫个不停……到第二天早上,村子里就有人讲,村子里有户人家,昨夜里又有鸡鸭死了,就像是先前一样,一只只就那么死在圈里……” 脸上带着恐惧,攥紧着手里的纸杯,鲁弘正说着话,停顿了下, “……呼……” “……也不知道是冲撞到了什么,还是招惹到了什么……村子里都在讲,是常孝他父亲死得不安生,在作怪……” “……我去找了常孝他屋里,想问问,是不是这老人有什么心愿还未了,还是怎么……要真是冲撞到了,村子里犯忌讳了啊,村子里人看想想办法,还是得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长呼了口气,鲁弘正出声再说着,渐止住了声,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站着的那男人。 那男人再抬起了头,先是看了看鲁弘正,再看了看廉歌, “……鲁村长来找我那天,头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那男人再沉默了下,出声继续着鲁弘正的话说着, “……我梦到了我爸。” “……我爸站在坟前,身后是那座坟包。腰弯得很厉害,脸上很难受……他跟我说,家里住得很难受,他只能出来转转……还说,他喜欢热闹,好久都没看到村里人了,想热闹,热闹……” 说着话,男人止住了声,再低下头,沉默下来。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我去找常孝,常孝跟我说了这件事儿。我想着,这意思是不是当初下葬的时候,选的坟,位置不对。另外,那老人死得也有些凶,葬礼的时候,也没什么人去,是不是冷清了,有些怪罪村子里……” 旁边,鲁弘正接过话,转回头,再出声接过话,继续说道, “……我和常孝,还有村子里的人一商量,就再去请了另外个先生回来,给常孝他父亲迁了坟,再大做了场法事,村子里人都去常孝他屋里吃了顿,热闹了下……想着,把老人的这心愿给了了,免得这村子里再出什么事情……” “……哪知道,迁了坟,再做了法事过后,村子里却还是没安生,越来越邪门,越来越不对劲了……先是那天晚上,村里的狗叫个不停,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里一说,又有人家屋里的鸡鸭死了……而且,村里人有户人家屋里,徐家屋里的个小娃娃眼睛那晚上过后,突然就看不到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下,村子里更人心惶惶,有些村里人干脆都往村子外去了……一整天,村子里人都没心思做什么事情,都在说这件事儿,都害怕害到自己身上来……可是村子里又实在是没办法了……硬生生又熬了一天……到昨晚的时候,刚入夜没多久,狗叫开始叫了。村里人都害怕,都关了门,都躲在屋里。狗就叫个不停。” “……我和我孩子他妈,就坐在堂屋里,开着灯,听着外边的狗叫,实在是有些睡不着。” 鲁弘正说着话,眼底渐愈加恐惧,手上的纸杯被攥得有些变形,望着身前,浑身不停颤抖着, 女帝 直播 攻略 “……在堂屋里,坐到了有些晚的时候,我跟我孩子他妈说,让她还是去睡觉吧,我起身,准备回屋的时候……我家后院圈里的鸡鸭,开始叫了起来,叫个不停,我在堂屋里站了站,听着屋后面的声音,想着,还是准备去看看,我就把屋里的所有灯都给打开了,就往屋后面走……像是听到了我在往屋后面走,那圈里的鸡和鸭子叫得越来越厉害,像是被吓得在挣扎……我壮着胆子,还是走到后院门前……一走进后院,突然,我就感觉眼前黑了,漆黑一片……明明屋里的光应该透进些到后院里来,而且我手里还拿着手机,手机打着手电筒……但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就只能听到,那圈里的鸡鸭在像是在挣扎,像是再乱窜……不停的叫…… 我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就站在那后院门口,不敢动,也不敢走……直到我孩子他娘一直没见我回来,没听到我的动静,壮着胆子来后院找我,喊了我一声,拉了我一把,我眼前一点点的,才重新能看到东西……” 鲁弘正说着话,浑身不停颤抖着, “……那一晚上,我和我妻子都没敢再睡,在客厅坐了一晚上……下午的时候,听到有村里人说廉大师您回来了,我就赶紧带着常孝他一块过来了……” “……廉大师,救命啊,廉大师……求求廉大师您给想想法子,求廉大师您帮忙过去给看看吧……”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七百五十八章 老人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长桌前, 两个中年男人,一个稍年轻些,一个岁数稍大些, 岁数稍大些的那中年男人在廉歌的招呼下,已经在长桌前坐了下来,手里紧紧捧着那杯还溢散着些热气的茶水,眼睛里带着些血丝,神色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 岁数稍年轻些的另一人,则是依旧站着,沉默着,不时抬起头朝着廉歌。 “……具体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跟小歌你讲吧……人已经带到了,小歌,我就不坐了,先回去了啊。” 太叔公转过头,望了望这两人,再回身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太叔公再坐坐吧。” 廉歌看了眼这两人,转回了视线,起身对着太叔公说了句。 “……不坐了,不坐了……小歌你先忙吧。不用送我。” 太叔公说着话,往着院子外走了去。 …… 看着太叔公走出了院门,廉歌再转回了视线,看向桌前两人,也在长桌旁坐了下来。 “……廉大师,救命啊,廉大师……” 内功无极限 小喵求抱抱 萌米米 见廉歌转过视线,那坐着的,手里捧着纸杯的中年男人慌忙着,想再站起身,脚碰到了桌子,纸杯子里的水险些撒出来,有些焦急着朝着廉歌哀求着。 旁边另一个稍年轻些的中年男人,则依旧沉默着,一言不发。 转过目光,廉歌再看了眼这两人。 “劳烦两位说下找我有什么事情吧。”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闻声,站着的那男人抬起头,望了望廉歌,没说话, 那坐着,拿着纸杯的中年男人,则是紧跟着回答道, “……廉大师,我们村子里闹鬼。” 说了句,中年男人停顿了下,吐了口气,说了起来, “……廉大师,我们是隔壁镇子,兴永村的人,我叫鲁弘正,是兴永村的村长,这个是严常孝。” 中年男人介绍着, 廉歌看着这两人,点了点头。 “……廉大师,最近我们村子里,出了些邪门的事情。” 中年男人,兴永村的村长捧着纸杯,再回过头,望了望,站在旁边沉默着的那男人, 那男人站在旁边,看了看廉歌,再低下去些头,没说话。 …… “……大概是年前那会儿,村子里去了个老人,自那过后,村子里就开始越来越不对劲了。” 转回头,兴永村村长鲁弘正捧着纸杯,眼底流露出些恐惧, “……三天两头,村子里就出些邪性的事情,越来越邪门……村子里都有些人心惶惶……我们没其他法子,就只能过来,想请廉大师您帮忙去村子里看看……” 说着话,鲁弘正再定了定神,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去世的那老人就是严常孝的父亲,他父亲是……自杀的。” 说着话,鲁弘正转过头再看了看那站着的男人, 廉歌闻声,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男人,也没多说什么。 那男人抬起了头,看了看鲁弘正,再看了看廉歌,依旧一言不发,沉默着。 “……大概是几年前的时候,他父亲岁数大了,中了风,送去医院,再回来过后,半边身子就偏瘫了,大多数时候意识也比较糊涂,连话都不怎么能说,吃喝拉撒都需要人伺候。” 鲁弘正转回头,手里捧着纸杯,喝了口茶水,定了定神,再继续说着, “……因为常孝他屋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瘫了的父亲需要供养,所以常孝他常年都是在外边打工挣钱。屋里就是他妻子照看着。” “……他妻子在家,也是挺受罪的,需要拉扯着小的,还得伺候着老的。我家就在常孝他家屋边上,没多远,紧挨着,每天进进出出的都能遇上,有些事情也能看到,听到。” “……他妻子,每天都是在屋子里忙里忙完,忙个不停,照看着那小的,那小的还小,村子里隔着学校又远,每天都得去接送。得把那小的送去学校里,他妻子又开始伺候那老的,伺候老人吃饭,那老人偏瘫了过后,得有人给他喂饭,才能吃上饭。伺候老人上厕所,那半边身子都瘫痪了,有时候他自己拉了,撒了,都不知道,他妻子还得给老人换衣裳,擦身子……你说这多糟践人啊……等到伺候完老人吃了喝了,拉了啊,他妻子就又开始要忙活着要洗老人换下来的衣裳,小孩换下来的衣裳,忙活着,收拾屋里,等屋里收拾完了啊,要是农忙的时候,还得下田,等到小的放学了啊,又得去接她,孩子回来的过后,又要忙活做晚饭,每天就忙个不停,每回在外边遇到他妻子的时候,他妻子都是急匆匆,要么赶着回去,要么赶着时间出门……好不容易得点空了啊,要么他妻子就是会推着老人出来走走,让老人在外边转转,要不就是还会再找些活计干,补贴家用。” “……村子里的人都看到,他妻子累得那模样,真是看着都遭罪。” 说着话,鲁弘正在停顿了下。 末世之饥荒系统 旁边,那站着的男人抬起头看了看鲁弘正,又再转过头望向廉歌, 望了望廉歌,那男人又再低下了头,依旧沉默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一十九章 見過衆生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噼里……啪啦……” 灶上锅里的水带着已经下到锅里的面,滚着沸腾着。 灶里,燃的些柴火响着些轻微的炸响声,往着灶门外,映着些火光。 南欢北爱 站在这灶台前,廉歌拿着挑面的长筷子,再拨动了下锅里的面条。 锅里升腾起的雾气,在身前迎着面摊边还亮着那盏路灯挥洒下的些灯火萦绕着,飘散着。 面摊前,那老人坐在桌旁长凳上,望着面摊外,已经彻底昏黑下来的街道上,有些沉默。 旁边,坐在先前位置,桌旁另一侧的顾小影看了看老人,再回过头看了看正煮着面的廉歌,坐在原位上,也没说话。 …… “……小姑娘,你和这小子认识有段时间了吧。” 望着面摊外,街道上,又沉默了许久,老人再转过头,望了望正煮着面的廉歌。转回头,脸上带着些笑容,对着顾小影问了句。 “……读书的时候认识的。” 听到老人言语中的语气,顾小影有些拘谨地回答道。 “挺好的,挺好的。” 老人笑呵呵着,看着顾小影再出声说了句。 顾小影望了望老人,再望了望廉歌,坐在桌旁,愈加有些拘谨。 …… 听着身后老人和顾小影的对话声,看着锅里随着水翻滚着的面, 再轻轻拿着筷子拨动了下,廉歌将筷子放到了一旁,从旁边灶台上拿了个碗, 看了眼灶台上原本就有的调料,廉歌拿着勺子,只是盛了些带着猪油渣的猪油,添了一点盐在碗底,没有再放其他调料。 回过身,廉歌拿着勺子,盛了些面汤到碗里,化开了碗里的盐和裹着油渣的猪油。 碗里溢散出些热气,迎着路边灯火飘散着,再拿着筷子,将锅里的面挑到了碗里。 …… “老人家也尝尝吧。” 端着那碗升腾着些热气的面,廉歌将那碗面,放到了老人身前,微微笑着,说了句,再在先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人看了眼廉歌,点了点头,再转过头,看了看桌上摆着的,还溢散着些热气的面,伸出手,从桌上竹筒里,拿出了双筷子。 挑了挑面,老人夹起筷子没太多调味料,还是本来颜色的面条放进了嘴里。 咀嚼了下,似乎吃下了面条,老人拿着筷子,看着眼前溢散着雾气的面碗,停顿了下动作,沉默了下。 “不知道你其他厨艺怎么样,这面煮得还是差些火候。” 再转过头,老人看向了廉歌,出声说道, “……不过,味道还不错……” 说着话,老人再沉默了下,又拿着筷子,夹起面,吃了口面。 “……能尝出百味。” 说着话,老人停下了筷子,抬起头,再望向面摊外,昏黑的街道上,再有些沉默。 …… “……还年轻那会儿,我功成之后,出外游历,准备见见苍生,以明己道。” 老人再望着昏黑的街道上,再沉默了会儿,再出声说道。 “从祖宅出,我走过不少地方,也见过不少人。” 老人话音响起,紧随着,昏暗的街道上,又再明亮起来, 盏盏路灯照亮的街道上,行人依旧熙熙攘攘,热闹着。 先前从面摊前走过的那对父子,那孩子的身影不再虚幻,正站在个小吃摊前,那父亲正给自己孩子买着些零食。 “……见到过恶人活着时,见到过好人死去后。见到过夫妇先后亡,也见到孤儿父母撒手去。见过形形色色,众生百态……” 老人话语声在面摊前响着。 面摊外,行人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依旧欢笑着。 廉歌看了眼老人,再转过视线,看向面摊外街道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老人的叙说。 …… “……初游历时,我遇到个下肢从膝盖处被截断的乞丐,他只能用手撑着,沿街乞讨,有人见他可怜,就会给他扔些铜板,每到他用手撑着,挪到城边上,就会有人把他要的钱收走,再让他又用手撑着,重新回街上……我遇到他时,他问我,为什么他父母要把他卖给人牙子,我能看到,他的父母早已经身亡。我去翻了生死簿,他的父母在卖了他过后,没几天,便饿死在了家中……” 老人望着热闹着的街道上,沉默了下,再出声说着, “……走至一处海域之滨时,遇上个村子,村子里,村民每天日出而作,日落归家。辛勤劳作,换来一日三餐,忽然一日海上狂风大作,连着暴雨,掀翻了村子建筑,死了村里老少,少有人存活……我沿着海域之滨,再往里走,在同一日,一处连年干旱之地,终降下甘霖,百姓在雨中欣喜欢呼……” “……一日,我走至一山野,偶遇一兵卒,他同我言,他是押送粮草,往一城中去的兵卒,同同袍押运粮草过此地时,遇山中悍匪抢夺,同袍为守粮草,已全部战亡,只余下他一人往城中报信……我往前再走,遇上了悍匪,那是群骨瘦嶙峋,饿极了的附近村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一十四章 巷子那頭的街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行,这灯笼啊,大姐你二十块钱拿去就是了,我啊,也得收拾摊子,回屋过年咯……”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渐稀疏下来,摆着摊,卖着新春联年画的摊主也忙活着收拾着摊子, 一家家店铺门,都已经关上,店铺边,已经或是贴上春联,或是挂着灯笼。 近处,街道上行人,多数步伐匆匆,脸上带着些笑容,往着家里, “……妈,马上就到到屋了,快到小区楼下了……” “……爸,今晚我爷俩走一个啊……” “……回家咯,回家过年咯……” 一些话语声随着阵阵晃动着些灯笼的寒风,在街道上响着,渐远, 远处,这繁华城市里,高楼间,万家灯火亮着,似乎每盏灯下,正一户户人家屋里,一家家人正聚在一起,吃着年前的团圆饭,说着一年到头的家常里短。 “……廉歌,你岳母打电话过来说,晚上你老师有个手术还得做,晚上他们可能会晚些回来。” 再沿着街道往前走了段路,在个街道边,廉歌停了脚,望了眼远处高楼间,点缀着繁华城市的万家灯火,近处沿着街道,给街道上染上了些喜庆颜色的,路灯上灯笼,店铺边春联,一路的张灯结彩。 再转过视线,看向了身侧。 血色蛊惑 身侧,街道边,是个两边建筑店铺间的个小巷子, 巷子显得有些逼仄,勉强能容得下三四人并排走过。 两边建筑侧边的屋檐,都已经快触碰在一起。 巷子里,也没灯火,显得有些昏黑, 整条昏黑的巷子,也不怎么长,似乎接连着和这边街道毗邻的另一条街道。 望着那巷子尽头,廉歌停顿了下目光。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朝着那巷子里望着。 “……廉歌,廉歌?” 似乎是见廉歌没应声,顾小影再喊了两声,也转过了视线,朝着那巷子里望去, 巷子就是条逼仄的小道,两侧就是建筑的外墙,往旁侧延伸出的屋檐,也没什么店铺。 巷子尽头,没有灯火,似乎淹没在昏黑的夜色中。 “廉歌?” 顾小影望了望那漆黑的巷子里,再转过头看向了廉歌。 廉歌再在那巷子尽头顿了下目光,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抬起手,朝着顾小影一轻挥。 网游之逆天世界 冰封尘逸 网游之叱咤三国 顾小影似乎感觉到有些变化,再转过头,朝着那巷子里忘了去,不禁顿住了目光。 再转过视线,廉歌朝着那巷子里尽头的望了过去。 昏黑的巷子,似乎连接着另一边的街道, 透过巷子尽头,巷子那头的街道上,似乎盏盏灯火亮着,往着那侧的街道上挥洒着下些灯火,也往巷子里映着些光。 巷子那头的街道上,灯火下,热闹着,不时都能看到些身影,从那头的巷子口外掠过,还能看到些,就正对着巷子口,在街边摆着的摊位,摊位后,摊主正叫卖着。 “廉歌,巷子那边……” 在廉歌对顾小影手轻挥了下后,顾小影也看到了原本漆黑着的巷子那头景象,不禁转过头,再看向廉歌,出声想问些什么。 “过去看看吧。说不定那边能找到给你的新年礼物。” 廉歌先是应了声,再转过视线,看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顾小影看着廉歌,点了点头。 廉歌挪着脚,转过身,走进了那巷子里,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也跟在廉歌身侧。 巅峰对决 手指一挥尸体 ……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卖灯笼了,卖灯笼喽……过年买两个灯笼回去吧,一年到头都想灯笼似的,红红火火……” 混世傻小子 江湖工馆 巷子不长,掠过这巷子,廉歌带着顾小影从巷子尽头,另一侧的出口走出,走到了先前透过巷子尽头出口,看到的街道上。 眼前,豁然开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九十六章 無怨無悔展示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俞哥。” 床头,勉强靠着,老太太费力着半睁着有些浑浊的眼睛,望着老人,再唤了声, 朝着柜子边走着的老人,停下了脚,止住了动作,再缓缓转过了身, 茅山道士闯花都 “……诶,诶……” 老人眼眶红着,浑浊的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望着老太太应着,佝着身子,重新走回了床边。 “……你啊,” 老太太缓缓抬起了颤抖着的手,轻轻擦拭了下老人脸上的眼泪,拂拭着老人的脸。 “……连撒谎都不会撒……” 老太太脸上露出些笑容,费力着,半睁着的眼睛望着老人, 老人泛红的眼眶里,浑浊的泪水止不住地再滚落出,滚落到老太太手上。 “……小的那会儿,你屋里给你报了学堂,我屋里没给我报。学堂里,给你发了两本书,过了几天,你说学堂里又给你发了两本,把那两本给了我,每天学堂里先生教你什么,你就又回来,教我……” “……你去学堂的时候,等你走了,我就跟在你后面,你在学堂里的时候,我就学堂外面的窗户底下躲着……就听到先生问你,你原来的书呢,你说你原来的书掉了,不过借同学的书,又自己抄了两本。先生觉得你连自己的书都不爱惜,骂了你一顿,抽了你几下……” 老太太说着,脸上带着些笑容,望着老人,颤抖着的手轻轻拂拭着老人的脸, 老人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滚落着, “……老婆子,老婆子……” 伸出手,老人握住了自己妻子的手,浑身都颤抖着,一遍遍说着, “……对了,对了……老严,老严带了位师傅,带了位有真本事的师傅过来……” 老人又再慌忙着,一遍遍说了起来, “……我去让他救你,我去求求他,求求那位先生,求那位先生救救你,肯定行的,老婆子,老婆子……没事儿……我去找那位先生,让他救救你,救救你……” 眼眶红着,老人握着老太太的手,一遍遍说着, 老太太半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的丈夫,沉默了下,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好。” “……老婆子你等等,老婆子你等等……我这就去,这就去找那位先生……” …… “……先生,先生,救命,先生……先生,求求你……” 老人慌忙着,有些踉跄着,拉开了虚掩着的卧室门,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朝着廉歌走了过来, 眼眶红着,慌忙着,一遍遍朝着廉歌哀求道, “我救不了她。” 听着那卧室屋里传出的声音,看着老人走到自己跟前,廉歌站起了身,放下了那已经冷了的茶杯,出声说了句, “……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您是有真本事的人,求求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听到廉歌的话,老人的脸上有些痛苦,眼神里带着哀求,再苦苦着冲着廉歌佝着腰,一声声哀求着。 “……先生,羊血有用吗,我屋里还有两只,要是有用的话……” 旁边,老农也跟着起身,出声说道, 廉歌闻声,摇了摇头,再转过视线,望了眼那屋里,屋里,老太太勉强靠着床头,费力着半睁着眼睛,也望着这侧, “她已经死了,只是靠着执念撑着。她已经没了心跳,没了呼吸,只是魂体强行附在身体上,继续强留,只会让她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腐烂,直到化为枯骨,同时,鬼气,阴气的消耗,也会让她魂体不断涣散,直到魂飞魄散,永远消亡……她现在睁着眼睛的每一刻,都会感觉魂体在撕裂,感觉到身体的排斥……就连变成僵尸,她也没有怨气……” “至于执念是什么,我想老太太自己应该知道。” 廉歌说着,看了眼老人,再看向了屋里,那老太太, 似乎是听到了廉歌的话,勉强靠在床头的老太太,脸上露出了些笑容, 转动着半睁着的,有些浑浊的眼睛,望了望旁边眼眶愈红的老人, “……他想让我活着,那我就陪着他……” 有些费力着,老太太脸上带着笑容,说着。 “……老婆子,老婆子……” 旁边,老人眼眶一下愈加红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再从眼眶从滚落出来,脸上痛苦着,浑身都发颤着,哽咽着,一遍遍喊着,再朝着那屋里走了进去, “……老婆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痛苦着,老人眼底浑浊的眼泪不断涌出,重新回到了床头,一遍遍对着老太太说着,将老太太重新搂在了怀里, “……老婆子,老婆子……” “……老婆子,没事儿的……老婆子,你闭上眼睛吧,闭上眼睛吧……我陪着你,我陪着你呢……我一直陪着你呢……闭上眼睛吧,” 老人哭着,眼泪不断流着,痛苦着,浑身都颤抖着,一遍遍对着老太太说着, “……老婆子,你歇歇吧,没事儿的……老婆子,我陪着你,你闭上眼睛,歇歇吧……你累了,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歇歇吧……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zos3u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鑒賞-uhlkm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长叔叔他们晚上的时候来过,几个阿姨帮奶奶穿好衣服,村长叔叔他们把奶奶从床上抬下来,抬到了堂屋里,就又走了。” 堂屋里,男孩站在桌旁,说着话,渐渐埋下了头, “……村长叔叔说让我去他们家待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你们回来了,我再回来……我想跟奶奶在一块……村长叔叔就让我照顾好奶奶,让村里的一个阿姨留下来陪我……” “……我睡不着,那个阿姨太困了,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待在奶奶屋里……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一块睡得,她要给我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屋里好黑,好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拿奶奶的手机给妈妈你们打电话……可是都那么晚了,我想着,你们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冷面王爷傲娇妃 明悠 男孩说着话,仰起了头,冲着他父母笑着, 夫妇两人,眼眶愈红,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女人哽咽着,又强忍着,抿着嘴,对着男孩笑着,听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就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就裹着被子,跑到了堂屋里,跑到了奶奶旁边,陪着奶奶……” “……小望,对不起……对不起,小望……妈妈对不起……” 女人声音颤抖着,捏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眼眶愈红着,止不住地说着, “……没事儿呢,是我对不起呢……” “……然后,我就在奶奶旁边睡了一晚上……陪在奶奶旁边,就不怎么害怕了呢,裹着被子,也一点都不冷……” 男孩接着说了下去。 女人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捏着筷子,慌忙着转过身,擦了擦愈加红的眼眶,再转过了身, “……妈妈,对不起……” “……没有,小望没有对不起……小望没有对不起……是妈妈,是妈妈……” 男孩站在桌旁,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又再缓缓低下头。 女人对着男孩说着,又有些哽咽着,浑身都颤抖着,说不下去, 末世 戀愛 法則 “……小望,先吃饭吧,先吃荷包蛋吧,我们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又慌忙着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睛,女人慌忙着对着男孩说着。 “……我已经吃完了呢。” 男孩抬起头,朝着自己母亲脆生生说道, 夫妇两人看着男孩碗里还完好的两个荷包蛋,先是动作僵了下,紧随着,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女人慌乱着,拿着筷子,朝旁边别着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 “……小望……小望长大了啊,吃得比爸爸都多了,来,这个也给小望吃……”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都颤抖着,夹了个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再放进男孩的碗里,冲着男孩笑着说着, “……对,妈妈,妈妈碗里这个也给小望吃……小望多吃点……” 女人眼眶还红着,也跟着说着,拿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只是刚夹起个,又滑落,重新落回了碗里,女人有些慌忙着,再将那个荷包蛋再夹了起来,夹到了男孩碗里,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爸爸妈妈,你们也吃啊……” 男孩脆生生应着,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错动花心王爷 半缕阳光 “……好……好,妈妈也吃……爸爸也吃……” 女人应着话,有些慌忙着埋下了头,夹了筷子荷包蛋,咬了口。 幕后神之手 男人眼眶红着,也夹着碗里的荷包蛋,吃了口。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再朝着身前还升腾着些雾气,装着荷包蛋的碗里,低下些头。 …… 纵然缘浅 “……然后,然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长叔叔他们就又来了……村长叔叔问了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男孩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头,望了望自己的父母,低下些头,再接着说了下去,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我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爸爸妈妈了……这件衣服是妈妈去年过年的时候,回来给我买的……” 男孩说着话,扯了扯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衣服的下摆已经显得有些短了,对男孩来说只是勉强能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mdsb7优美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分享-6666u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 带着些寒意的风在屋外呼啸着,不时微微晃动着虚掩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廉歌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也没出声打扰。 那男人半蹲着搂着自己的妻子,虚搂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怀里的妻子,孩子,浑身止不住颤抖着。 女人将自己孩子虚搂在怀里,额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眼底带着些泪水,有些哽咽着,又强忍着,没让眼泪落出来。 勇者进化空间 进击的虎王 男孩在他母亲怀里,眯了眯眼睛,再重新睁了开, “……妈妈,爸爸……对不起……之前的时候,我把陶姨推倒了……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他们说你们坏……不过陈姨家的鸡真得不是我打死的……还有旁边杨姨家,我也没有去过……” 男孩说着,又再缓缓埋下了头, 女人闻声,止不住地哽咽着,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有些说不出话来, 男人眼眶愈红,看着自己孩子, 爱,千转百回解开谜 少女养成记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是爸爸,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对不起呢……” 男孩抬起头,望着自己父亲,自己母亲,出声说着。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知道小望是为了维护爸爸和妈妈呢……” 女人深吸了口气,对着男孩勉强露出些笑容说着,只是说着,又有些说不下去,眼底的眼泪积蓄着。 “……小望,小望……饿了吗……妈妈知道你,你……走的时候都没吃午饭……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荷包蛋……” 女人站起了身,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嗯。我想吃。” “……好,小望想吃,妈妈就去给你做,妈妈去给你做……” 女人说着,转过去身,擦了擦眼睛,再眼睛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妈妈,能让我看着你做饭吗。” “……好。” 女人说着,回头望着男孩,缓缓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男孩跟了上去,男人站起了身,站在了原地,望了望,又再转回了头,望向了堂屋这侧的廉歌, “……小伙子,谢谢。” 感激着,男人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 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有些犹豫着,望向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又只是唤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再看了眼这男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到天黑之前。” “……谢谢。” 闻声,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再朝着廉歌说道, “……小伙子,还要再添点水吗,水壶里还有些热水。” 无限生死簿 名奇字方圆 “老哥不用招呼我,去陪着自己孩子吧。” 廉歌看着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望着屋外,没转回头,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男人闻声,再站了站, “……谢谢。” 再道了声谢,男人转过了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小望要吃几个荷包蛋啊。妈妈给你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