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官企

火熱連載小說 官企笔趣-第368章 三方合力閲讀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陈家满和贾安成来到远程集团,会合远峰。三个人商量组建股份公司的事。 这算是一个碰头会,为搭建股份公司拿出初步意见。 以远峰的设想,股份公司一期的资金,包括资产投入,为一千万元。 远程集团投入五百一十万元,组建一条电动车整车生产线,另外有两条辅助生产线生产关键部件,单列为一公司。家满公司投入三百万元,组建两条电动车整车生产线,单列为二公司。成安公司投入两百万元,组建蓄电池生产线,单列为三公司。 这样的投入,在1997年来说,还是比较可观的。 待市场需求量增加时,二期扩展为股份总资产三千万元。三家的投入按一期同步扩展到位。 三个老板代表三家公司协商后决定,三方合资的公司名称为远安满程电动车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远峰出任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陈家满和贾安成。迟根本出任执行总裁。三方公司各派出一名人员出任副总裁,主抓设在各方的单列公司业务。 电动车的销售,将将由滞后成立的销售联盟来完成。 问题来了。 贾安成问:“远董。我们三家公司联手,是不错。可在管理上,隔那么远,就靠打电话吗?” 远峰摇头,“贾总啊。这个想法,落后了。我们三方,要做到每天的信息沟通,光靠打电话,不行。” 陈家满也有贾安成的顾虑,只是慢了一步,没有说出来。这时,也就明白了,远峰胸有成竹。 远峰告诉,“可以借助互联网。三家共同打造一个平台,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随时沟通。” “不懂。”贾安成一脸的懵。 陈家满似乎明白了,笑着说:“我不懂电脑啊。” 远峰说:“你们的企业都发展到了这一步,还用原始的方法,想把企业做大,就困难了。学习吧。我也不太懂。其实,学习电脑,不太难。我已经在学习了。可以教你们。也可以不用我来都你们。想必,你们的公司里,有大学生。现在毕业的大学生,不会电脑,怕是不能毕业吧。” 贾安成说:“我这个人,脑子笨。就是有人教我,也不一定能学会。” 远峰说:“我看你贾总,一点也不笨。你把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小厂,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可见你的能耐。” “那是我的瞎捣鼓。再说,幸亏有远程公司的无私援助。” 远峰问:“贾总看过三国吧?” “看过。”贾安成说:“我能讲里面的故事。要不,什么时候,我给你们讲讲。” 精灵蛊 千若 陈家满也说:“我也看过。我喜欢这部书。” 远峰说:“三国里面的刘备,打仗,不行。他打仗不如关羽和张飞。用计,不如诸葛亮孔明。可他就是统治蜀国的王。凭什么?” “是啊。”贾安成的手在头上抓着。看三国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 陈家满说:“我明白了。” 远峰说:“陈总。你用了几个人。我所知道的,你用了刘定一。用了我。用了迟根本。你还用了其他人。你还把江扬帆算计了一回。” 贾安成不知道远峰所说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向陈家满。 陈家满说:“我可不敢用你,远董。那是你主动去帮助了我。” 远峰说:“陈总。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给了我那么一大笔钱,就是因为用了我。要不然,你会给我钱吗?” “还有这事。”贾安成看了远峰又看陈家满。 远峰和陈家满就有了相视一笑。 贾安成说:“什么秘密,说来我听听。” 远峰说:“贾总。你也厉害。你过年的时候,给我拉了那么多土特产。也是想用我,是吧。说实话。我被你感动了。不是你送的那些东西。是你那么有心。所以呢,这次电动车项目,我就拉上了你。” 陈家满问贾安成,“你拉了什么东西?” “我家杀了猪,一家人吃不完,就给远董送了些。”贾安成倒是实在,实话实说。 远峰问:“你家,养了牛,养了羊?” “这个,没有。我托人去北方弄来的。” 远峰说:“这不就结了。你有心啊。你知道我喜欢吃牛羊肉。” 哈哈。贾安成乐了。 哈哈。陈家满也跟着笑了。 远峰说:“好了。我们不扯那些个了。下面,我们再商量一些细节。” 陈家满看了刚才做的记录。 贾安成也看了自己的记录。 他俩,又准备做记录。 远峰说:“下一步。我们三方,都要组建自己的班子。自己一方要做的投入,资金多少,什么样的设备,有哪些人做什么样的岗位,生产电动车的厂房面积,都要做出详细的列表。” 听着远峰这个建议的两个人同时点头。 远峰又说:“到时,我们要有专门的接收班子,做验收。这个,最后的数据,要上传到专有平台上。每天的生产台账,在专有平台上应该有。各方,应该有一个人,负责这个平台的信息传递。” 做着记录的两个人,边写边点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小說 官企討論-第352章 這也是人生大事相伴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他要做的第二件事,还是用双线纸说话。 这是一封求爱表白信,有两页,没有直接交到收信人晓华手中。 他把这两张信纸对折,又对折,放在一个信封里,并封上口,用的浆糊。 他托成蕾转交。 成蕾和晓华住一个房间。在他的印象中,成蕾和晓华是闺蜜好友。 晓华年头招工进了这个厂。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师傅。 他是因为当时这座工厂建设在山里,给所在地几个特招指标。 恰恰那个时候,他获得一个积极分子称号,县里颁奖的。他占到天时地利,进了这个厂。 能够进到这个厂,在那个特殊背景上,已经很是了不起。那个时候,能够穿上工作服,成为一名工人,是多少年轻人的梦想。 至今还记得,村子里为他能够进这个厂,可是热闹了好几天。三线厂啊。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很神圣的。 他比晓华早三年进这个厂。进厂时,他不到十七岁。 已经二十岁的他,见到晓华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已经有几个月的暗恋。原本是想等到时机成熟再去表白。现在,有些等不及了。父母催婚呢。 他是个孝子。他不想伤父母的心。 还有,再这样暗恋下去,怕夜长梦多。追晓华的人,可以建制出部队的一个班。 不能再等了。他果断出手,不是自己直接面对。 因为,事情有些麻烦。晓华目前的身份是学员。有规定,学员不允许谈恋爱。 学员不允许谈恋爱? 扯吧。 金牌猎人:倾世狐妃帝王宠 是真的,那时是1978年。 那个时候,有规定,工厂里的学员不允许谈恋爱。大学里的学生不允许谈恋爱。这是硬性规定,一旦违规,立马开除。想认错啃瓜皮,不会给。 他还得考虑到一个事,如果自己的心意被晓华直接拒绝,双方都很尴尬。 母皇饶命 重装雷巡北上 通过成蕾吧。 他把一封写好的信,交给成蕾,拜托转交。这封信,用了两个晚上时间,才写成。写了撕掉,又写。 现在,他就眼巴巴等着成蕾带来好消息。 他在等着回音。 虽然,他与晓华之间居住的距离,就是男工宿舍到女工宿舍,中间间隔不过三百米。 他数着时间,成蕾应该把这封信交到了晓华手中。今天,是星期天。晓华应该在房间里。 他站有窗户前。外面的树下,已经铺满泛黄的落叶。 不时看一眼腕上的表,数着秒数,读出分钟。 就在他数着煎熬的时间,这个房间的门被推开。 以为是晓华来到。 他有感觉,晓华也是爱他的。只是,这中间就是一层窗户纸,需要一个有勇气的人来戳破。 进来的,不是晓华。 成蕾进来,把这封信还到他手里。 “怎么的,晓华没有接这封信?”他问得急切。 “我没有给她。” “为什么?” 成蕾说:“我不能害你俩。晓华是学员。你俩谈对象,晓华会被开除,你也要背一个处分。” 他很想提醒成蕾,妮子,你想多了吧。 成蕾似乎猜出他这会心里想的,说:“她不适合你。你要的,应该是一个过日子的女孩。晓华过日子不行的。她是个娇小姐。” 什么意思?他盯着成蕾的脸。 “我知道,你这封信上,写了些什么。” “……”不会吧。成蕾不会私自拆开了这封信吧。 “她真的不适合你。我和她住一个房间。我知道她想嫁什么样的男人。”成蕾把这封信扔到他的铺上。 啊?他的嘴巴张着,有惊叹,却没有发出声音。 这时候的成蕾有那么点忸怩。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官企 起點-第329章 如何處理相伴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张晓芸可是头痛了。 “这个贾黑子,给我们找这么一个麻烦。” 远峰笑,说:“人家送你年货,你嫌麻烦。” “他说这是咨询费。直接给钱,多好。”面对这六只全是半麻袋的东西,张晓芸还真的是头疼。 这不是钱啊。要是钱,随便往那里一放,不占地方。这么多的东西,冷冻了的,得放冰箱啊。 能有这么大的冰箱吗? 远峰说:“直接给钱。给多少。给十万八万。你以为他舍得吗?他那个厂子,一个月才多大点利润。” “……”张晓芸想想,也是。 远峰又说:“给个一万八千。他好意思拿得出手吗?只有这样送东西,用卡车,冰柜拉来的。多气派。而且,在他认为,很大方,很大气。” “……”张晓芸想反驳,却找不出比远峰更好的说法。 远峰说:“贾安成,精明着呢。这就是他的思维方式。” 看着这六只麻袋,张晓芸竟然手足无措。 “远峰。刚才我们忽略了一个事,让贾黑子把冰柜留下就好了。” “干吗?” “放这些东西。我家冰箱,放不下这么多东西。现在,天冷,也不能放多久。解冻了,我们来不及吃。” “送人啊。” “送……怎么送?” 远峰笑着说:“你看看。你一直说,你什么都可以作主。现在,问题在这,你却作不了主。” “这是问题吗?”张晓芸承认自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但,面前的这些东西,也叫问题吗? “难道,这不是问题?” 张晓芸被远峰的反问,给噎住了。 远峰的意思,张晓芸家的亲戚都可以送去一些。 还有,可以给花可南送半只羊,再送一大块猪肉,起码十斤,一大垛牛肉,起码十斤,还有一只鸡一只鸭。这样,可以把花可南提来的两瓶酒,给抵消了。 听远峰这样安排,张晓芸觉得可行。 至于送半只羊,张晓芸没有同意,说爸妈特喜欢吃羊肉火锅。 远峰说:“赶紧吧。你把这些东西分一分,往哪送。我骑自行车去送。” 张晓芸这时脑子突然好使,建议道:“你会骑摩托车的。你去夏涛家借摩托车。那样快些。年前,我看见他买了一辆摩托车。” 想想,也对。夫妻俩这就有了分工,张晓芸在家做分配。远峰去夏涛家借车。 夏涛是由远峰介绍,去到贾安成的厂子,当上了车间主任,工资不低。 远峰下楼后,看见一辆黄面的送人到家属区。他上前去协商,就是车子可以等一会吗? 人家就是做这个生意的,当然可以。 “那你跟我上楼,帮我把东西搬下来。” 开面的是年小伙子。原本以为,这么晚了,送人过来,回头空车。现在有生意,也就跟着远峰上楼,帮忙把东西往下搬。 要你言听计从 按规矩,拉客额外带货,是要另外加钱的。 张晓芸还在分配呢,看远峰进来,问:“这么快,就借到车了。” “不是,用面的。” 张晓芸抬头,这就看见远峰身后,有一个陌生人。 开面的的看着客厅里这么多东西,问:“你们做屠宰生意?” 啊? 远峰反应快,应了一句,“算是吧。” “可以卖我一点吗?我家过年,把东西吃差不多了。明天后天家里还要来客人,正愁着到哪去买呢。” “可以,可以。”张晓芸又说:“最后一趟,算车费时,我们再说。” 远峰说:“晓芸,先送去你家。” “我家?” 远峰补充道:“你爸妈家。” 面的司机脸上显出不解的表情。什么情况,这年都过着了,才考虑往岳父丈母娘家送年货。这屠宰生产做得也太累了吧。 张晓芸问:“我去吗?” “当然。”远峰的意思。这等好事,当然你要到场。有些解释的话,我说不清楚,你爸妈会有不少疑问,只有你到场才能说清楚。 果然,如远峰所预测到的。东西送到张晓芸娘家,就被问上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玄幻小說 官企討論-第325章 東道主呢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初六傍晚。 李宏涛兑现承诺。 他要在一家星级酒店里,宴请家里人。 这里的环境,只要从楼的外表上看,就比远峰请客的那家酒店档次要高不少。 就这酒店名称,挺牛。 **国际大酒店。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北倾 可在大家都到了酒店后,却不见东道主。 好在这里的环境,真的不错。 好茶还有点心小吃伺候。大家也就乐哈哈,有说有笑。东道主在不在也就无所谓了。 如果东道主在,大家反而少了些乐趣。 因为啊,东道主得瑟起来,免不了有人心口添堵。 都是家里人,没话找话说,也不觉得无聊。张家长李家短,即便是过年,说说也无妨。 闲聊吧。 可能是半个东道主身份,张晓芸妹妹的话也就多了些。她说了单位过年前,有一对夫妻闹离婚。 两个老人家这就不明白了,过年的时候,闹离婚,早干吗去了。 “起因是为去哪一家过年,闹起来的。闹到后来,就是不可开交,谁也不让谁,就闹到要离婚。” 这样的话题,远峰坐在那,听着觉得别扭,就拿了香烟,去包厢外,找个地方抽烟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东道主没有出现。 一家人就等李宏涛一个人。 张晓芸问妹妹,“宏涛怎么还没来?” “宏涛说今天有几个朋友约他,谈什么事吧。一会就要来了吧。” 张晓芸说:“宏涛是做生意的人,不知道守时吗?哪有请客人,东道主却不露面。” 妹妹说:“不是请客人。都是家里人。” 两个老人家脸上已经有不悦的表情。 太不重视了吧。 大女儿说得对。按规矩,东道主应该早早就过来,而且应该是迎着大家,才是。 倒好。这来到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吧,李宏涛还没有露面。 妹妹虽然在替李宏涛做解释,自己的心里,也在犯嘀咕。 这家伙,过分了。大过年的,不可能做生意吧。 不过,也难说。过年前几天,李宏涛比平时还要忙。给各个方面的关系户送年货。 以李宏涛的说法,这是拿年货做感情方面的投资。说得还振振有词。 大家都送礼,你必须跟着送。随这个大流。或许,你送的东西,转眼,就被人家忘记了。甚至收礼的人会把收到的礼物张冠李戴。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就你一个人没有送,就被记住了。 对于丈夫生意上的门道,做妻子的,多少知道一些,但还有一些,丈夫不会告诉。 这几天,身为李宏涛的妻子,看见丈夫不时要打出一个电话,说是给某某某拜年。 有的拜年对象,就不是打电话可以的了。当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婚 寵 軍 妻 李宏涛得出门去,口袋里揣着几个红包,说是要上门去祝贺关系人的新年好。 这是常识。 过年上门去,口袋里是要有红包的。关系人家有小孩子。 今天已经初六,应该去拜年的,差不多已经拜过了。 李宏涛上午就出门去,说是几个朋友商量年后的一些事情。 老爷子起身,说:“老伴。回吧。还是回家去做饭吃吧。” 老伴朝起身的老爷子瞪眼,“就数你性子急。宏涛一会就来。” 这个家中,老爷子比较倾向大女儿说话,老妇人偏向小女儿说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 愛下-第317章 拍馬屁閲讀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宗海洋来到花可南办公室。 进来后,宗海洋随手把这间办公室的门关上。 “花董。祝贺啊。”宗海洋向花可南抱拳。 面对祝贺,花可南还是开心的。 可宗海洋后面的话,说出来 ,花可南的脸色就有些那个了。 宗海洋说:“那封举报信,是我写的。有了我的举报信,这才来了调查组。” 花可南听出宗海洋这话中的意思,就是,要不是我宗海洋写举报信,你花可南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当上董事长。 宗海洋只顾自己喜洋洋地说着。 他提及到程颂当董事长的时候,他当老干部办公室主任,大家团结在程颂董事长周围。 言下之意,你花可南当上董事长后,也应该搞一个这样的圈子。 “以你花董在远程公司这么多年,我想吧,想巴结你的人,肯定不少。你可以筛选一下。你认为靠谱的,收到旗下。” 花可南身子靠在高靠背老板椅上,看着宗海洋。 在花可南眼里,宗海洋这个人,怎么说呢? 说他蠢吧。 却蠢到很实际。把一些人不敢直白说出来的话,用最直接的语言挑明了说。甚至,可以自贬。 宗海洋不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到这里来,说的这些话,就是在拍马屁。他能够说出来,这种勇气,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 如果也用直白的话形容,宗海洋就是不要脸。 一个人,连自己的脸面都不要了,还真的可以成事。这可以查到一些案例。 可是,这样的不要脸,怎么到了宗海洋这里,却不能成事? 花可南可是要比较和考虑了。 从宗海洋做的一些事上可以看出。最具代表性的事,就是学着别人的样子,去足浴城玩玩。可他花了钱,没有玩成想做的事,却被罚了两千块钱。 宗海洋这事,在远程公司成为笑谈。 可宗海洋对这样的笑谈,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事后他有辩解,说他只是运气不好。其他人的运气好。 对于宗海洋这样的智商,花可南只能目光向下看过去。 宗海洋这时坐在沙发上,身子向前倾。为了迎合花可南投过来的目光,他就脸面挑起。 “之前,郑晓海也当过短暂的董事长。可在他当上董事长时,我就感觉吧,他当不长久。” 宗海洋说到这,居然嬉笑,说:“花董。我感觉吧,在预测方面,我有那么点先见之明。你说,是不是?” 花可南答非所问:“这样吧。你既然有这种能力,给我看看。” “看什么?” “看看我这个董事长,能够当多长时间?” “花董。你这是开自己的玩笑了吧。你当两办主任有不少年吧。我看啊,你当董事长的时间,绝对不会比当两办主任时间短,肯定要超过。” “为什么呢?”花可南居然对这个说法,有了兴趣。 宗海洋身子坐正。 因为,花可南给了他一个这样的使命。这可是显示他真才实学的机会。 “你看啊。”宗海洋开始向花可南亮出左手背,是一个虚拳,并用右手敲出左手的手指。 花可南笑了。他这就又觉得,宗海洋这个人,挺有意思。 宗海洋敲出第一只手指头,说:“两办主任这个角色,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当。他要为人圆滑……” 花可南想哭,于是,苦起脸相。 宗海洋说:“哦。我说的圆滑,是正面的,积极的。你看那个钱币,为什么会是圆形,就是圆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玉。不管是什么形状,你的手摸上去,就是圆滑。 还有,你看那些高档的化妆品瓶,拿到手中,就是圆滑。还有啊,男人为什么喜欢美女,还不是因为圆滑。 再说酒瓶,拿到手上,就得小心,不小心,因为圆滑,就可能滑溜掉地上……” “好好。”花可南听不下去了,做了手势,要对方打住。要是让宗海洋这样扯下去,他还要不要做其它事情。 现在,他可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不说日理万机,要他处理的事情,还真的不少。他可没有时间,陪宗海洋在这里闲聊。 宗海洋说:“花董啊。你听我说。我还有话没说呢。” “那你赶紧说吧。我真的还有事,不少事要做。” 宗海洋说:“你看啊。花董。程颂当董事长时,我从一个分厂的厂长到当上老干部办公室主任,虽然,没有实权。我不怪程董事长。那是我犯了错误,不该去足浴城。 郑晓海当上董事长后,我由老干部办公室主任,转行去当了大修分厂的厂长。 可在远峰当上董事长后,我呢,由大修分厂的厂长,成了后勤管理员。这就是一降到底。 我这就比较出来了,跟对了人,我就进步。我有了一个新发现。你花董。就是一个十分进步的人。你啊,你当了那么多年的两办主任。就没下去过。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异能 官企-第315章 免職分享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远峰被停止职务。 上级到底是基于什么考虑,就不清楚了。 校草大人是恶魔 李夏沐 我全都要 说得过去的一个提法,就是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核实。 这有点让人莫名其妙了。 需要核实,这就直接把远峰的职务给免了。 而且,远峰就地免职。 如果参照之前这家公司的做法,远峰应该被调离这里。 却没有。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原因,现在的环境和以前的不一样。 以前,远程公司属于县团级企业,里面的管理者被叫成干部。一把手可以平调到别的国企,甚至进市府机关的某个部门任职。 耽美市井文之夜市麻辣烫 现在,不行了。 扯到远峰身上的这些事,就事实,按说,还可以扩展调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如果,远峰向调查组提供一些线索,就可以还原事实真相。 如合资的事,调查组可以去张鹏面前核实。合资这个事,不能赖到远峰身上。只要去向张鹏处核实一下,真相就清楚了。 只要张鹏提供的信息,是扬帆公司开始想并购,远峰没有采纳,却要合资。 当然可以查,为什么不是并购,而是合资。 远峰的理由,如果并购,远程这家国企就没有了。合资,远程还在。 再一个,托管天宇公司没有经职工代表大会,是事实。其中是因为怕这个事提交职工代表大会,会生变,落实市府和机械局的意图就有困难了。这也是远峰的无奈之举。 遗憾,这两条线索,远峰没有提供。 当时运作合资,以及托管天宇公司,只有远峰清楚内幕。 他如果不说,别人还真的不清楚。 当时,为了不让这两件事扩大化,即便是好友柏坚强和迟根本,远峰也没有告诉事情的真实情况。 就柏坚强和迟根本,也都以为,这两件事,只是远峰自己的操作。 对于远峰的操作,无论是柏坚强,还是迟根本,他们也不会问。 朋友归朋友相处,涉及到工作上的决策,他俩都没有就这个事做探讨。 因为,探讨,会干扰远峰对事情的决策信心。 现在看来,远峰在这两件事上的决策,是明智的。 让柏坚强和迟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件做得很漂亮的事情,却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很让他俩意外。 撤消宣传部,这是事实。但这个职能并没有消失,在组宣部进行。 但就这个事,当时远峰或多或少,是带着情绪操作。事后,远峰也承认,这是他工作方法上的不成熟。 远峰被停止职务,接下来,远程集团董事长人选,必须考虑。 在远程公司一些人的想象中,远峰不再当董事长,按顺序,应该是郑晓海上位。 郑晓海已经四处活动了,加上柳姗也在暗中找人帮忙。 当新的董事长人选确定后,职工这才发现,这个事,原来还有这样大的变数。 因为有举报信在前,主要是郑晓海关联天兴公司的事吧。虽然没有确凿证据,新任机械局的一把手指示,带病提拔,不可以。 从目前各方面的情况,综合考虑,花可南是董事长的合适人选。 机械局派人下来收集民意。组织部门也下来开座谈会。 这个时候,远程公司虽然也改制,应该职工代表大会来决定这个事。但终归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时期,有许多东西还不是很规范。 就比如,之前华令虎以局长的身份,兼任远程集团的董事长。 之后,虽然,华令虎退出远程集团的董事会。但,市府还是干预了些企业的一些事情。 不过,也说得过去。毕竟,远程公司是国企。通俗地说,就像父母亲干预儿子家的事,情理之中吧。 应该说,花可南最近这段时期,各方面都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用他在家对老婆尹晨说过的话,“我活了小半辈子,总算活明白了。在企业里,不懂生产经营,还真的不行。” 正因为他明白了这中间的道理,只要有时间,就在车间里转悠。有不少问题,就是有生产现场解决了。 职工们对花可南也就有了认可。 花可南这就顺理成章地接任董事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笔趣-第312章 另一種調查讀書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调查组副组长在办公室约谈的人,提及远峰,就不是说好话了。 举报远峰的人,说的事,除了举报信上写的,还有就是后来想到的,没有写上去的。 第一个到调查组办公室来的,就是叶成群。 “你就是叶成群。”副组长与叶成群握手,并说:“不错,不错。” 叶成群被弄到一头雾水。不错什么? 副组长的意思,是那个老人家的眼光还是可以的。他嘴里出来的不错,就是叶成群长得挺帅气。 “坐,坐。”副组长让叶成群坐下,说:“你的举报信,到了我们手里。这就来调查。有些事,要当面核实。还有你,就是你有没有没写到举报信上去的。” “有。肯定有。当时写这封举报信,是一气之下。想到的事,不全面。知道你们调查组要来,我又准备了一些材料。”叶成群把几张A4纸放到副组长面前的桌子上。 “好,好。”副组长貌似认真地翻了这几张A4纸。 这密密麻麻的五号小字,看得他头晕。因为,扫了一眼后,就已经知道大致内容,无非就是宣传的作用,宣传对于一个企业的使命什么的,等等吧。 副组长说:“除了远峰对宣传工作的不重视外,还有没有其它方面的问题?” “有啊。” “那,你再说一说。”副组长拿起放在桌面上的圆珠笔。 “在他当总经理期间,把一个正在研发的D品弄出去,单独成立鼎力双发公司。我怀疑,他是想搞体外循环。在那个公司里,他可能捞到了好处。” “你是说,他把远程公司的研发产品,弄出去,单独成立一家公司?” “是的。” “有证据吗?” “有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 副组长把这个事给记下了。 “这家公司还在吗?”副组长的笔支在笔记本上。 试婚成瘾 绯色添香 “还在。只是,合并到天宇公司去了。” “合并到天宇公司?”副组长在市总工会工作。他了解这家公司。于是,他有说:“天宇公司也是家国企。现在,由远程公司合并过来了。” 副组长的意思,叶成群啊,你说的这个事,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原点。我以为,远峰把国有资产弄到私营公司去了。现在你这么说,不对啊,这还是国企的资产啊。 叶成群这才意识到,这个举报,似乎不成立。 其实,叶成群是想说这中间的弯弯绕。D品先是独立出去,遇到合适机会,再换一个地方嫁接。 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中间到底怎么样操作,就有些凭想当然来说了。这样的想当然,就难以说到点子上。 “哦。我是说,当初,为什么要把D品单独弄出去。有不少人对这个举动,有怀疑。当初,他的动机是什么,应该是个问题。我怀疑,这中间,有什么猫腻。这个,需要你们调查。” 副组长点头,承认叶成群的这个推断,或许有点道理。 接下来,叶成群用手指抓头,开始挤牙膏。 副组长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气。 叶成群离开后,宗海洋来到。 关于远峰无视职工代表大会的那封举报信,是宗海洋写的。 他早先在老干部办公室当主任。 远程公司至今还流传他的笑话。一个做什么事做不成的人。就是那种最无聊的事,玩一回小姐吧,还玩栽了。他被罚款两千元。 通过郑晓海,他接替迟根本成为大修分厂的厂长。 再后来,被降职到后勤部做管理员。 他认为自己的人生跌落,与远峰有很大的关系。 那次在大修分厂出的事故,远峰引咎辞职外出打工还债。宗海洋为这个事,被不少人指脊梁骨骂了。说他不厚道,没有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 宗海洋感觉很冤。如果远峰不另行成立一家公司,也就不会出那种伤人事故。 当他听到传闻,说远峰擅自作主与私营公司合资生产摩托车,没有通过职工代表大会。以他的推断,这中间,远峰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偷个男神带回家 菱妖月 于是,一直对远峰心怀不满的宗海洋,就写了这封举报信。写了举报信后,他还鼓动达伟去市总工会反映这方面的情况。 达伟听了宗海洋的游说,觉得有道理。 宗海洋提醒达伟,你反映了这个事,说明你这个工会主席,没有失职。你要是没有反映,就说明你的觉悟有问题。 宗海洋到了调查组办公室,先是把举报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之后,有了补充,说伤人事件,远峰主动承担责任给受伤的人垫了医疗费,是心中有鬼。 “副主席同志。你想想啊,如果远峰心中没有鬼。哪有那么傻。自己出钱了结那个事。他是怕事情闹大了,他的问题暴露出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异能 官企 線上看-第289章 有家不回讀書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远峰给了秦光荣任务。 “我听甘北山说,施乔阳在柴油机方面的造诣很好。你想办法,去找到这个人。” 秦光荣点头,说:“我已经打听到了。他在一家建筑公司做施工员。” 扑哧一声,远峰笑了。 “行啊。一个学机械制造的,在建筑工地上做施工员。这个,挺喜剧的。” 秦光荣听远峰这样说,也就脸上表情怪怪,啼笑皆非。远峰这一说,是对这个知识分子褒还是贬? 远峰说:“这,恰恰从另一个面上说明,施乔阳是个很聪明的人。建筑施工员要有证的。他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能拿到这个证,说明,他确实很厉害。” “只是……”秦光荣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远峰问:“只是什么?你怎么说话这样的吞吞吐吐?你这毛病,得改一改了。” 被远峰这样批评了,秦光荣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这不是远峰第一次这样批评他。之前,在他成为D品攻关小组的组长时,远峰就批评过他。 秦光荣这一生,几次有机会肩负更重的担子,正是这样的一个毛病,给拖了后腿。 现在,他已经是鼎力双发动力制造公司的总经理。远峰又有意,要把这个公司和天宇合并。 远峰也是急啊。秦光荣还是这样的话,合并后的公司老总,得换其他人了。 虽然,秦光荣一直在远峰手下,也算是挺忠诚的一个人。 可是,经营些企业,不能只讲人情。一个大摊子,交给一个说话吞吞吐吐,做事优柔寡断的人,让人心悬啊。 秦光荣说:“据我所知。现在的建筑施工员,方方面面的待遇,都不错。要比做机械的收入高出许多。” “人是有理想的。”远峰说了这一句,看了秦光荣后,不得已,又多说了两句,“钱,虽然是个好东西。对于有理想的人来说,钱,就是一个身外之物。” 秦光荣说:“我肯定会去找他谈。如果,他不肯回来呢?” “可以问一问,他要什么样的条件?如果,他对建筑施工感兴趣。你可以告诉他,回到天宇来,先把柴油机的事情做好。今后,说不定,还真的可以为他创造机会,让他再做一回施工员。” 啊?秦光荣傻眼。 “哦。不。让他做一回施工监理。”远峰竟然煞有介事的样子。 秦光荣这就看不懂了。远峰什么时候成了建筑行业的老板。 “远董啊。你可不能信口开河啊。对于知识分子来说,你说的,可是要兑现的。” 远峰一笑,手挥了一下,“赶紧去做施乔阳的工作。” 穿越精灵时代之奇幻之旅 秦光荣竟然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这可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动作。这是远峰以前喜欢摆弄的一个习惯动作。现在,似乎不怎么见远峰摆弄这个动作了。 远峰还真的不是信口开河。他已经有打腹稿,是不是在不久的将来,与房地产打一回交道。 原天宇公司技术部的人,在秦光荣挨家挨户做了工作后,有四个人已经从外面回来。 只是,施乔阳的工作,不太好做。 秦光荣为做通施乔阳的工作,前前后后跑了不少趟。 唉,秦光荣没有收效,却跑累了。 做不通施乔阳的工作,秦光荣不好向远峰交差啊。 远峰可是说了,施乔阳这个人,一定要把他叫回天宇公司。到时,工资在原有基础上,可以比别人高一些。 远峰是有算账的。 在远程公司,远峰在当总经理之前,就是负责技术方面的副总。他同许多技术人员打过交道。 不要看,平时,这些技术人员,分别不出谁厉害,谁一般。到了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尤其是解决一些关键问题,就分出高矮。 据天宇公司的老厂长甘北山介绍,施乔阳就是一个能在关键问题上动刀的顶级医生。 什么顶级医生,干脆说专家得了。 秦光荣自己就是做技术的。对于一些人的特长,他也相信。但不是远峰这样说,非得依赖一个人。 十二灵肖 TGB 死了张屠夫,还就不吃猪肉了吗? 这个地球,少了哪一个,难道就不转动了。 有情绪的秦光荣,虽然心中有牢骚,但还是咬着牙,打算再跑一趟施乔阳家。如果再说不动施乔阳,只好去告诉远峰,他尽力了。 远峰给秦光荣打了电话。 这时候,远峰在远程公司。 秦光荣在天宇公司。 接到远峰电话的秦光荣,这时,已经出门,一条腿已经跨到自行车上。 远峰问:“施乔阳的工作,做到了哪一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官企》-第282章 如何是好相伴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对于解鹏的被立案,程颂不淡定了。 听说解鹏被纪检部门留置,程颂很是紧张,睡不着觉。 现在,程颂不再像之前那样,有事没有事,都要去远程公司。 之前,他还惦记着,怎么样把远程公司的资产变成自己的。可在远峰再次执掌远程后,程颂看不到希望了。远峰现在弄出了一条又一条措施,把侵吞国有资产的路给堵死了。 原本,程颂指望儿子程晓君能够带着雄厚的资金,吃下远程公司的。 可是,儿子就是一垛烂泥,根本就扶不上墙。从一些信息得知,儿子的公司已经陷在三角债中。至于真假,程颂不清楚。儿子很少跟他说实话。 程颂现在算是活明白了。老话中有真理。 就譬如说,从小看八十。 儿子小时候,就是一个七P八抹的人,也就是十句话中没有一句是真的。 在位时,帮儿子,那些投过去的资金,现在判断,都扔水里了。 现在想想,心寒啊。自己那样处心积虑,帮着儿子,到头来却成了这个样子。 儿子现在只要给老子打电话,就是指望老子继续变着法子再从远程公司捞钱。 “死了这份心吧。你老子,已经手上无权。”只要接到儿子的电话,程颂就是这样一句话。 儿子却说:“你这一生,怎么混的。就这怂样。我要是你,早把远程握手里了。” 每每这时,程颂语塞。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怂。 儿子还会说:“我就知道你不行。我的两个哥们,他们的老子,跟你一样,也是国企的一把手。可他们真的有本事。一块钱买下一家公司,还真的有这个事。” 網 遊 之 代 練 傳說 “哪家公司?”程颂居然有些好奇。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问了也是白问。你学不会的。”儿子口气这就一转,问:“能不能再给我弄一笔钱?” “我已经给了你不少。你现在的公司,规模应该不小了吧。你不是说,带着雄厚的资金回来的吗?”程颂这几句话,可是把儿子给堵住了。 儿子肯定不会认怂。 父子俩在电话里开始争吵。 至于公司为什么没有做大,程晓君的解释是,市场太无情了。不讲信义的人,太多了。 程颂说:“我听说,陈明德的公司做得不小。” 绝世武圣 90后村长 儿子却说:“那小子,还是我扶持起来的呢。” “你俩,现在有联系吗?” “联系个P。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晓君。你这样说陈明德,不好吧。他毕竟那样帮了你。他可是为你背着黑锅的。” “那是他应该的。他那个时候帮我,是想讨好你。这个,与我没关系。那是你和他的关系。” 父子俩每次通话,都是在这样的不愉快中结束。甚至,双方都可能摔手机。 说起来,程颂现在的日子,过得很不顺心。 曾经风光过。 现在,很背。 他现在一个人生活。有老婆,却是名义上的。老婆已经有几年不在他身边。 也是因为程颂自己吧。他把柳姗让给了郑晓海后,又有了一个比柳姗更年轻的。 可在程颂当上调研员后,没有实权,那个年轻女人,在一个夜里,突然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程颂藏在家中,没有存银行的三十多万元现金。当然,有一本存折,也消失了。那个存折上,有一百多万元,是以那个女人名字存的,密码却在程颂手上。 密码能锁住那本存折上的存款不被取走吗? 程颂居然这样的天真。 老婆知道程颂在外面插在几面彩旗,开始也为这种事闹过。 只是,这种闹,是关了门后。老婆还是有顾虑,不敢声张。 毕竟,还有儿子。老婆知道程颂特别爱儿子。做母亲的,也爱儿子。 不能因为这种事,闹没了程颂手上的权力。那就得不偿失了。 为了儿子今后有一个好的生活,当母亲的,只能把自己的怨言收在心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小說 官企-第275章 分頭行動閲讀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远峰和甘北山在茶馆里有了一番对话,到后来,商量了合作的细节。 在这个过程中,司机小莫离开了。 小莫给远程公司的几任一把手开过车。在远峰和甘北山对话到一个节点上时,他向远峰提出,去看一个住在这附近的战友。 对于小莫的这个请求,远峰肯定是批准的。 即便小莫说现在想去逛街,远峰也不会阻拦。 能给几任领导开车的人,绝对是人群中的精灵。 看着小莫离开,甘北山说:“远董。你这个司机,比我当年用的那个,要灵活多了。” 远峰只是隐隐一笑。 这好比吗? 远程公司毕竟是个四五千人的大些企业,从这些人中找一个称职的司机,肯定要比天宇公司有更大的选择。 远峰和甘北山达成的口头协议是,甘北山回到天宇公司,看看那里的设备情况。还有,联络一批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的老职工,先通过他的人脉,组织起一个班子,就是立马能够启动生产。 至于甘北山提到的,解鹏可能会阻拦,远峰给了这个老人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因为,华令虎已经授权,而且,派出的工作组已经进驻天宇公司。 关于解鹏的去向,那就是一纸决定的事。解鹏不可能像程颂那样享受到调研员的待遇,但可以让他原地待岗。 至于理由,很多了。天宇公司在他手上弄成这样,应该担责,让他原地等待调查,解鹏也就没有瓜皮好啃。 如果再加上一条,就是天宇职工的联名举报信,解鹏那就等着被请去喝茶,而且,够他喝上一壶了。 就现在,华令虎那,就有几封天宇公司职工的举报信,更不用说,纪检部门。 纪检部门曾经想动手调查解鹏,被华令虎的建议终止。只是暂时终止。因为,天宇公司暂时还应该有一个组织存在,应该有一个挑头说话的人。 解鹏就这样继续当着维持会长。 也正是因为这样,解鹏误解了。他以为,一个好歹也是国企的法人代表,不是说动他就可以的。 何况,在刚接任一把手时,趁着公司效益好,用钱做了大量铺垫,结出一张关系网。他在市府也就有了可以够得着能够说上话的人脉关系。 解鹏自以为是的认为,他的背景足够强大,没人敢动他。 也正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误判,他才敢肆意妄为。 对于解鹏,远峰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因为,对于这个人,华令虎已经给出口风,远峰心中也就有数了。 现在,远峰需要的,是有一股正义的力量出现。而这个最具凝聚力的人,就是甘北山。 甘北山这边答应了,远峰要走去另外一步棋。 远峰告诉甘北山,他接下来要去全力公司。 对于全力这家公司,甘北山知道。他在任时,全力公司的效益可没有天宇公司的好。 这也就说明了,一家企业兴衰,真的与一把手关系密切相关。 细数企业的发展史,一个人决定一家企业命运的案例,比比皆是。 两个人分手时,甘北山握着远峰率先伸过来的手,说了一句话。 “远董。我怎么觉得,跟你见面后,我立马就年轻了十岁。” “哈哈。”远峰也就回了一句,“甘老。你把我们需要的那股力量凝聚起来后,你还会再年轻十岁。” “是吗?”一下子就年轻回去二十岁,到了这个年纪的甘北山,可是求之不得啊。 远峰说:“甘厂长。你想想啊。到时,你成为我的顾问,你的力量就能发挥出来。对于一个人来说,生命在于运动。而对于您老来说,能够工作,就是最佳的一个运动。” “说得好,说得好。说到我心里来了。我企望着啊。” 远峰这就抖了抖甘北山的手,说:“一言为定。” 两个人这就下楼。 色麒麟修真传奇 杨丁 網 路 小説 到了二楼的楼梯口,甘北山去到吧台,要买单。 远峰站在那,没有抢做这个事。 二楼的吧台告知,买单在一楼。 下到一楼后,甘北山到了收银台前,却被告知,他们的单已经被人买过了。 甘北山看向远峰。 远峰笑。 甘北山明白了,远峰的司机小莫,已经买了这个单。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