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墨桑

精品玄幻小說 墨桑討論-第205章 油渣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炒米巷里,那头猪已经分割明白。 剔出来的猪大骨已经炖了出来,大头拿着小刀,正对着一大锅骨头拆拆骨肉。 蚂蚱正将一大盆抹满调料的猪排猪腿猪胁条,一块块挂在现搭出来的简易草棚中,窜条趴在草棚下,调着一堆草药果木,努力要让这堆草药果木只生烟没有火。 这是他们往南召县的路上,学到的熏腊大法。 黑马和小陆子反穿着件白褂子,用白布包着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正对着一口大缸,用力搅拌。 这是他们在鄂州学到的做米酒大法。 鄂州人过年,必须要有自家做的米酒。 黑马和小陆子都特别爱吃自家做的米酒,蚂蚱他们也喜欢吃,这自家酿米酒,一年前,就经大常点头,列入了他们过年的必备之一。 酿米酒的酒曲,也是他们从鄂州带回来的。 大常正包包子,看到李桑柔进来,指了指大头正在拆的拆骨肉,“晚上咱们吃拆骨肉炖酸菜,拌个菠菜粉皮,东桥镇邵家的绿豆粉皮,今年总算买到了,还有油渣萝卜丝包子,发面的。” 李桑柔松了口气。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要是大常忙得连晚饭都不做了,她就还去张猫家吃饭。 幸好幸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桑柔从挂在廊下的一排竹筐里,拿了包瓜子,坐到廊下,倒了杯茶,脚翘在炭盆上,烤着火,嗑着瓜子等吃饭。 “马爷在家吗?”院门外,传进来一句问询。 “找我的!”黑马一窜而起,奔向院门外,眨眼功夫就急窜回去,指着院门外冲李桑柔叫道:“老大老大!是公主是公主!” 李桑柔无语看灯笼。 宁和公主已经跟了进来,从二门外,先探出头往里看,顾暃从她肩膀后,也探头往里看。 这是她们头一回到炒米巷,实在是好奇极了。 “快请进。”李桑柔忙站起来迎出去。 “对对对!快请快请!”黑马一个疾转,掉头窜回去,点头哈腰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你怎么这一身打扮?你刚才差点吓着我。”宁和公主站直,先拉了拉长衫,屏着气势迈进门槛,看着一头冲上来的黑马,忍不住笑道。 “就是,刚才你冲上来,我们还没看清楚呢,你就跑了,我还以为是怪物呢。”顾暃斜着黑马。 她刚才真吓着了。 “我在办年,酿酒!这是咱们鄂州的规矩。 “你们坐你们坐,先让我们老大陪你们说话哈,我先去把酒酿做好,这是大事,小陆子他一个人不行,这事得我亲自动手。 “你们先坐,先喝茶。”黑马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跑过去,接着酿他的酒。 公主虽然重要,但是办年这件事,更重要! 李桑柔看着黑马客气完,跑了,欠身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怎么这会儿来了?有什么急事吗?晚饭吃过了没有?”李桑柔让着宁和公主和顾暃坐下,从窗台上拿了几支蜡烛点上,扎到旁边的烛台上,廊下顿时明亮起来。 “我才知道你回来了。”宁和公主一边仔细打量着四周,一边说着话儿。 “一早上,大相国寺那边递了信过来,说圆德大和尚和二哥他们回来了。 “我和阿暃就去了大相国寺,中午饭也是在大相国寺吃的,吃了饭又和二哥说了好一会儿话。 “回到宫里,说清风来过好几趟了,我就让千山去问清风什么事儿,千山回来说你回来了,我和阿暃就赶紧过来了。 “晚饭还没吃呢,你们吃过了吗?在院子外就闻到肉香了,你们做什么呢?” 宁和公主又闻了闻。这一回,她闻到的是浓浓的果木烟味儿。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今儿天也很晚了,明天咱们再说话。”李桑柔笑道。 “你们晚饭吃什么?挺香的。”宁和公主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伸头往厨房那边看,“都在忙啊,吃什么好吃的?忙成这样?” “油渣包子,拆骨肉炖酸菜。”李桑柔有几分无奈的看着宁和公主。 “油渣是什么?”顾暃问了句。 “猪肥膘,把油炼出来,剩下的,就是油渣。那个扁竹筐里就是。”李桑柔解释了句。 顾暃站起来,走到竹筐前,仔细看了看,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好吃吗?”宁和公主也跟过去看。 “当然好吃!最好吃的,就是油渣!”黑马拧头回了句。 “我知道拆骨肉,很好吃。”宁和公主回头看着李桑柔,再夸了句。 “你们要是不嫌脏,就留下来尝尝油渣包子,吃碗酸菜拆骨肉。”李桑柔一脸无奈,只好邀请道。 “好啊!” 没等李桑柔话音落下去,宁和公主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真要在这儿吃……”顾暃看着大头面前用铁盆盛着的拆骨肉,就放在地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第204章 鋪子後面看書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李桑柔就被院子里人喊猪叫的闹腾声吵醒了。 穿了衣服出来,厨房门口,两只落地灯架上插着火把,厨房门口的大灶火光雄雄。 大常袖子高挽,正一只脚踩在案子上磨刀,黑马和大头,一个牵一个赶,吆喝着一头足有二三百斤重的大黑猪,往厨房门口赶。 小陆子拎着只大铁盆,准备盛猪血。 厨房一角,拴着只羊,还有两大笼子鸡鸭鹅,扑扑腾腾的尖叫。 倾城绝恋:王妃拽拽哒 遥小陌 李桑柔看着眼前杀猪宰羊的盛况,深吸了口气,从廊下炭炉上拎水刷牙洗了脸,拎着件羊皮袄,喊一声交待了,往顺风铺子过去。 唉,看大常这架势,年前不说了,年后,恐怕得吃上两个月的年货了,唉,可怕! 李桑柔先到递铺对面的小分茶铺子吃了早饭,慢慢悠悠喝着碗茶汤,看着当值的小管事洒扫干净了,站起来,往铺子过去。 “大当家回来了!” “大当家回来了!” 刚刚在门口打扫的小管事喜笑颜开的迎出来,后面,已经开始忙碌的伙计和马夫们紧跟出来,和李桑柔欠身打招呼。 李桑柔笑着打着招呼,穿过院子,到了院后。 院子后面,菜地整齐,小帐房里干干净净。 李桑柔刚刚点着了小帐房里的暖炉,左掌柜就到了,从院子里伸头出来,看到李桑柔,一声惊喜的唉哟。 “真是大当家回来了!常爷他们呢?还有孟爷?都回来了?那可真好! “大当家这一趟,可有小两年了! “王先生守襄阳去了,大当家知道吧?王先生走前,说大当家忙得很,一时半会恐怕回不来。 “前儿我还想,这又过年了,大当家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去年就没回来过年,唉,您说说,过年都没回来……” 李桑柔扬着眉毛,看着絮叨的连个话缝儿都没有的左掌柜,有些个纳闷,他以前,话也这么多? “掌柜的,宫里送水来了!”一个小伙计冲进来喊了声。 “唉哟这水又送来了!”左掌柜急忙往旁边让,“可不是,大当家回来了! “可有好一阵儿没见您了,放这边放这边。” 左掌柜一边和送水的中年内侍打着招呼,一边顺着李桑柔的手指,指挥着内侍将装满山泉水的大桶放到小帐房门口。 李桑柔站起来,谢了几个内侍,慢慢洗着茶壶茶杯,烧水沏茶,听左掌柜从远到近,一件件说着这一年多的大事儿。 “你还真回来了!”潘定邦的声音从左掌柜身后扑面而来,“早上进东华门的时候,我瞧见宫里的水车往你这边儿来,我就想着,是不是你回来了,听喜还说不可能,说昨儿他来过,问过老左。 “我就说,老左肯定不知道,他就是知道,肯定也就比我早那么一刻半刻钟! “你还真回来了!你这一趟,可真够长的,足足两年!” 潘定邦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掌柜扒拉出去,硬挤进来,拎过椅子,坐到桌子边,拿杯子倒茶。 “你去忙吧,我这趟回来,要住一阵子,有什么事儿慢慢说。”李桑柔示意被硬生生挤出去的左掌柜。 左掌柜笑着,冲潘定邦拱了拱手,回去前面铺子。 “哎!我二哥二嫂怎么样了?好不好?你是从鄂州回来的吧?”潘定邦眼角斜瞄着老左,见他进了院子,迫不及待的伸头问道。 “我三月份从鄂州去襄阳,五月从襄阳去淮扬,沿运河南下,从扬州回来的。 “我在扬州呆了两三个月,你不知道?”李桑柔扬眉问道。 “我哪能知道!”潘定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二哥二嫂去鄂州的时候,我知道你在鄂州,是我二嫂说的,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阿爹知道,清楚得很!我问过,我阿爹说你的行踪是军机,不许我打听,我也就能问问他,除了他,我也没地方打听啊! “你说你,成天到处乱跑,你怎么还跑出个军机来了?”潘定邦伸头看着李桑柔,他是真纳闷。 她怎么就成了军机了? 蛊惑——鬼吹灯同人 欧阳恨 “我也不知道啊!我刚知道我是军机,刚刚,你说了,我才知道!”李桑柔摊着手。 “不是你是军机,是你的行踪是军机! “你这个人!” 没学问这句,潘定邦咽下了,他们都是没学问的,他不好说别人。 “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 “那我二哥二嫂,九死一生的时候,你没在鄂州城?” “你二哥二嫂怎么九死一生了?”李桑柔惊讶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她真不知道,离开襄阳之后,她就没看到过军报,她知道的,就是大张旗鼓的淮阳捷报,楚州大捷,扬州大捷。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小說 墨桑-第203章 最愛八卦熱推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李桑柔在扬州城住了两个来月,十一月初,悄悄启程,离开了扬州城,往建乐城回去。 回到炒米巷宅子里,已经是腊月初九了,一进院门,大常就急急忙忙的指挥众人,分派活计,大头几个赶紧打扫擦洗,黑马去买大米白面活羊活猪,他和窜条一起,赶紧往鱼行鸡鸭行菜市买鸡鸭鱼蛋大葱白菜。 连着两年,都没能好好过个年了,今年这个年,大常觉得一定得正正式式、热热闹闹的好好办年,好好过年! 黑马和小陆子几个,自然是极其赞同大常的想法。 李桑柔连二门都没进,就往隔没多远的孟彦清他们那座大院子过去。 大院子里,留守的十来个老云梦卫刚刚迎进孟彦清等人,大门外,几辆大车里的东西还没搬完。 见李桑柔不紧不慢的过来,正大包小包搬东西的卫福,急忙扬声叫孟彦清:老大来了。 “我不找你们,过来看看艳娘怎么样了。”李桑柔笑着冲急迎出来的孟彦清摆手。 “她好多了,我带大当家进去。”卫福急忙丟下大包小包,让着李桑柔往侧旁的小偏院过去。 小偏院里,艳娘穿着靛青面棉袄棉裙,坐在院子里,正用力纳着只鞋底儿,见卫福侧身让着李桑柔进来,急忙放下鞋底,扶着椅子扶手,想要撑站起来。 “看气色好多了。”李桑柔忙上前扶了把艳娘,按着她重新坐下。 “好很了!”卫福语调轻快,“大当家走后,几位老太医又一起来过两回,议了半天,说是得从驱虫入手,说要不然,饮食不能养人。 艳娘身子弱,受不住,这驱虫,驱了两三个月,才算驱干净,之后又病了一场,后头就好的快了,现如今正下针调理足痹的毛病儿。” “多亏了大当家。”艳娘被李桑柔按回扶手椅里,低头欠身。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有足痹的毛病儿,这手也容易痛,纳鞋底儿要用力,你的眼睛也没全好。”李桑柔拿起鞋底儿摸了摸,仔细看了看艳娘的眼。 “她闲不住,说脚不能动,手不能再闲着了。 “我让她做点儿轻巧的活计,她说看不清,走不齐针脚,非要纳鞋底。 “你看,大当家也说了,你这手不能再干活了。”卫福伸手拿过鞋底儿,搬了把椅子过来,递给李桑柔。 “成天闲着,那不成了废人了。”艳娘声调很轻。 “先养好,再说别的。”李桑柔坐到艳娘旁边。 “我觉得好的差不多了,他还是什么都不让我做,说我得养着。 “瞧着他一个大男人,洗洗涮涮,忙里忙外,您说,哪能这样? “我能动了,哪还能让他一个大男人这么里里外外的侍候我。”艳娘看着李桑柔,轻声细语。 “他能这么侍候你,是他的福份。”李桑柔笑道。 “哪有这样的,哪能这样,他一个大男人。”艳娘很是不安。 “我早就跟你说过,能再见到你,能侍候你,是我的福份,你看,大当家也这么说。”卫福拎了只小凳子过来,坐到艳娘旁边。 “世人说孝行,最好的孝行,是顺父母心意。夫妻之间,应该也是这样,是不是? “你想对他好,最好的好,不就是顺着他的意。他想让你活的好好儿的,高高兴兴,能一直陪着他,你就高高兴兴的陪着他,看着他干活,陪着他说说话儿。他这会儿想让你安安心心把身体养好,你就安安心心把身体养好。 “至于洗洗涮涮这些小事,你做还是他做,他不在意,你也不用在意,是不是?” 李桑柔想了想,微笑道。 “大当家这话在理,就是这样。”卫福急忙接话道。 “大当家真会劝人。”艳娘冲李桑柔欠身。 “你要是觉得大男人不该洗洗涮涮,那也得先安心养好,等病都好了,有力气了,你觉得哪些活不该男人沾手,那就不让他沾手好了。”李桑柔笑道:“你们两个过日子,该怎么过,当然是你说了算。” “哪能我说了算,都是男人当家作主……”艳娘一句话没说完,卫福笑道:“要真是我当家作主,那我就作主,咱家里就该我做饭涮锅!” “哪能这样!”艳娘唉了一声。 “你看还是你当家作主。”卫福接话笑道。 艳娘唉了一声,忍不住笑。 李桑柔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站起来,“你们两个慢慢商量当家作主的事儿吧。我先走了。你别动。”李桑柔示意艳娘。 “我送大当家。你别动。”卫福急忙站起来,弯腰按住艳娘,跟着李桑柔往外送。 “艳娘就是这样脾气,总觉得该她侍候我,不该我侍候她,天天跟我叨叨。” 出了院子,卫福和李桑柔笑道。 “你明白就好。这些年,你至少有一群生死与共的伙伴,她只有一个人,活在群狼环伺之中,艰难求生,她比你难得多,你要多体谅她。”李桑柔缓声道。 “是。”卫福喉咙一哽,“我知道,大当家放心。” …………………… 李桑柔从老云梦卫大院出来,看看已经夕阳西下,学堂应该已经放学了,顺路买了几包松子糖什么的,往张猫家过去。 李桑柔扬声叫着秀儿,推开院门。 秀儿从堂屋探头出来,见是李桑柔,一声惊喜尖叫,“是姨姨!” 尖叫声没落,秀儿身后,大壮先一头扎出来,翠儿和果姐儿同时冲出来,尖叫着冲向李桑柔。 “咦,少了一个么。”李桑柔张着胳膊,由着几个孩子扑到她身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都市异能 墨桑笔趣-第202章 出路閲讀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周沈安扛着十来斤米,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条二三斤重的肥肉膘,进了府学后街。 “师娘!”站在还算像样儿的院门口,周沈安扬声叫道。 “唉。”还余下一半的厢房里,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出来,“是周二郎,你这是干啥?咋又拿东西来了,昨儿的饼还有呢,还没吃完。” “先生的病好些没有?”周沈安将那条肥肉膘递给老太太,拿下那袋米,左右看了看,踢了个小凳子靠墙,放好米。 “是二郎啊,又来送东西了,你昨儿送过一趟了。”厢房最里面,架着个破竹榻,一个五十来岁老者一点点撑起来。 “先生好点儿没有?刚刚我路过应大夫家,看他搭了个棚子,开诊看病了,我跟应大夫说了,让他得空的时候,过来给您诊诊脉,开几幅药吃吃,就能好了。”周沈安蹲在破竹榻前。 这破竹榻用几块砖架着,看起来摇摇晃晃,老先生又挪了挪,竹榻就跟着又摇起来,周沈安下意识的伸手扶住竹榻,以免它倒塌下来。 “你哪儿来的钱?你家里?是周二郎吧?我这眼睛,看不大清,我听着这声音是你。”老先生挪着坐好,用力的看。 “是二郎,二郎还拿了一条肉,有两三斤重,还有米,一大袋米! 二郎,你哪儿来的钱哪?”老太太拎着肉,看着米,一下子精神多了。 “我找了份活,挺挣钱的。”周沈安站起来,手伸到破烂的长衫底下,解下一大串铜钱,“这是半吊钱,师娘拿着,买菜买柴。 应大夫那边,我跟他说过了,诊金还有药钱,回头我跟他结,您不用管。” “你哪儿来的钱哪?”老太太接过半吊钱,压的半边身子往下一沉,更加惊讶了。 “二郎!你哪儿来的钱?你干嘛去了?你可不能……”坐在破竹榻上的老先生急了。 “先生别急,师娘先把钱收好。 护美兵王 蜜三刀刀 “靠东门那边,有户有钱人家,在咱们扬州城有十几处宅子,现在拿出钱,要重新起宅子,找人画图样儿,制度安排楼阁亭台。 “我就去应了,画了几处宅子,难得她都看上了一张,得了些银子。” 周沈安急忙解释道。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头,你又不笨,你要是把琢磨楼台园子的这份心思,都用到文章上,你早就……”老先生一听就急了。 “先生别急,我用在文章上了,真用了。现在这会儿,不是非常时期么,咱们先得吃饱了,才能念书呢。”周沈安忙陪笑道。 “老头子,这都啥时候了,都快饿死了,唉,你还唠叨这些没用的。”老太太四处找了一圈,将那半吊钱塞到老先生枕头下。 “挣够吃饭钱,你别再分心了,把心思都放到文章上。 咱这扬州城,遭此大难,大难不死的,都有后福。 今年说不定要开恩科,今年就是大比之年,这恩科不用开了,咱们扬州,必定要多取不少人,这是惯例了。 你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用功,秋闱中了,再怎么,你就是官身了,往后,就算春闱屡试不中,那也……” 老先生揪着周沈安,急急的交待道。 “我懂,先生放心,我都懂,都记下了,先生安心养着,让师娘熬些米油给你先补一补,先生先好起来。 咱们扬州城里,现在已经很热闹了,粮行肉市,都开了,各家店也都开了。 刚才我买米的时候,米铺的洪掌柜问我先生怎么样了,问先生的学堂什么时候能开,说他家大小子早上还问他,要来上学。 洪掌柜还说,您这学堂要是还开,他就先把束脩送过来。 您赶紧好起来,回头我找几个人过来,把学堂院子清出来,先搭个棚子,您先把学堂开起来。” 周沈安笑着岔开话题。 “多亏了二郎,等你群弟回来……”老太太抹着眼泪。 “别提他!别提那个孽种,他哪还能活着回来?你看看这仗,这仗……”老先生眼泪淌出来,“这人死的,哪是人哪!别提了。” “不提了不提了。”老太太转过身,强忍着哭声。 “群弟肯定能平平安安回来,群弟要是回不来,我给先生和师娘养老送终,群弟走前,都托付给我了,师娘别哭了,先生保重自己。 东门东家那边,正忙着,我就不多陪先生说话了。 这些钱,师娘只管用,别省着,米也别省,该吃多少就吃多少。 街角那个小菜市,卖菜卖柴的都有了,师娘去买些,我先走了,明儿我再过来。” 周沈安边说边站起来。 重生嫡女谋略 “你家里都安顿好了?你娘没事儿吧?”老先生伸手拉住周沈安,问了句。 “都好,先生放心,先生赶紧好起来,赶紧把学堂开出来,开出来就好了。”周沈安站起来,弯腰替老先生掖了掖被角,辞了师娘,急匆匆走了。 他得赶紧赶到东门里那处宅子。 那位有钱的女东家,昨天交待他今天准时过去,他可不能晚了。 周沈安急急忙忙赶到东门里李桑柔那处宅子,贴在院门口,斜看了眼挨着门框,放在门里的那只大滴漏,舒了口气。 没晚,早了半刻钟,正正好。 周沈安扶了扶头上的破幞头,紧了紧腰带,从头到脚理过一遍,这才上了台阶,进了院门。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201章 生意人分享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两天后,午后,李桑柔带着黑马,赶回到扬州时,城外城里的尸首血腥,已经收拾掩埋,清洗干净,城外各处陆路水路,刚刚撤了关卡。 惊恐逃亡的扬州城外人,开始扶老携幼,赶回家乡。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城里的人一直困在城里,虽说不像城外的死亡惨重,却是家家房塌屋破,四壁空空,一个个饿的两眼发绿,病苦不堪。 文将军和黄将军围城将近两个月,就是等南梁军断粮,断粮后的南梁军,自然要搜刮满城的粮食…… 李桑柔牵着马,看着废墟间一处处的粥棚,以及围着粥棚的饥饿的人群,整个城里,还是一片沉沉死气。 黑马跟在李桑柔身边,时不时伸头看一眼饥饿人群,看着一只只破碗中的稠粥,抽着鼻子闻一闻,看完闻好了,缩回来和李桑柔啧啧,“都是懂行的,救命而已。 我就不喜欢这个味儿,真难闻。 老大,咱们这会儿招人,一顿饱饭就行,可惜壮劳力太少,唉,可怜哪。” 李桑柔听着黑马的唠叨,围着城走了半圈,进了离东门不远,一处难得还算完好的宅子。 这间宅子也是她的。 “老大!”正蹲在二门门槛上的蚂蚱一窜而起,“老大你可回来了! 咱们的粮船到了,一早上就到了,就在外头码头。 户部有个姓宁的堂官,说咱们船上的粮食,他要征用,说什么是皇命,说扬州现在是战时,什么什么,常哥在码头看着呢。 常哥让我在家守着,说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我都快急死了。” 蚂蚱一边说一边原地踩脚转圈。 “去看看。”李桑柔将马递给蚂蚱,“你别去了,这马累坏了,得赶紧饮水喂草。” “再给它洗个澡。”黑马将自己那匹马缰绳也塞到蚂蚱手里,嘿笑着拍了拍蚂蚱。 “老大我……我!”蚂蚱牵着两马匹,看着转身就走的李桑柔,和一边走一边冲他挥手笑的黑马,一脸委屈。 他也想去看看! 李桑柔走的很快,出东门就是码头。 码头上,齐军的战船已经全数移到码头南面驻守,码头正中,泊着二三十只吃水沉重的大船。 码头上站满了人,大常阴沉着脸,胳膊抱在胸前,挡在船前,十分显眼。 大常旁边,小陆子等人同样胳膊抱在胸前,昂头站着。 大常对面,站着几个官员,和一群小吏,正气急的说着什么。 两群人周围,一边是一群官兵,领头的统领叉腰站着,时不时挠挠头,看起来苦恼极了。 另一边,老云梦卫们懒懒散散的站着,孟彦清蹲在地上,咬着根草根看热闹。 挨着老云梦卫,站着七八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袖着手,浑身的恐慌不安。 “老大来了!老大!”小陆子眼尖,李桑柔一转过来,他就看到了,立刻一跳老高的叫起来。 “大当家来了!”官兵前头的统领跑的比孟彦清还快,“给大当家请安!合肥城那一战,小的跟着黄将军从江南撤回去,小的还给大当家牵过马。” 统领一边见礼,一边介绍自己。 “都是同袍伙伴,不敢当。这是怎么回事?”李桑柔带着笑,拱手还了一礼。 统领听到一句同袍伙伴,顿时容光焕发,“是这么回事,这几十条船,常爷说是粮行定的粮,下过定金的。 军宠,首长的百变辣妻 轻笑这红尘 宁郎中说战时,要征用,黄将军让小的过来瞧着。 将军交待了,说是,看着别打起来就行。” 最后一句,统领凑过来,声音压得极低,说完,斜瞥了宁郎中一眼,扯了扯嘴角。 他跟大当家是袍泽,他们才是一伙的! “大当家。”那位宁郎中已经迎着李桑柔过来,先长揖见礼,直起身,一连串的话喷的又快又清晰,“大当家一向为国为民,这是朝野内外,众所周知的。 如今的扬州,大当家都看到了,满城老幼,都在饿死边缘。 这几十船的粮,至少能救了半城人的命,大当家这位兄弟,却说这些粮是粮行的粮,是要拿去卖钱的。 大当家一向忠义,岂是为了钱……” “宁郎中是刚到,还是早就等在扬州城外了?”李桑柔带着笑,打断了宁郎中喷薄的话串儿。 “早就到了,在文将军军中,等了二十来天。”宁郎中咽了口气。 “你都到了二十来天了,朝廷救济的粮船还没到?”李桑柔再问。 “文将军一直围在城外,什么时候攻城,这是军机,我……” “那你先调粮船过来,等在城外,难道文将军和黄将军还能抢你的粮食?” 无限位面交易平台 长大的呼噜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 ptt-第200章 舊日交情讀書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午饭前后,黑马和小陆子几个就赶回到递铺。 赵掌柜的死因很简单: 赵掌柜老娘舍不得刚置的宅子,刚起好的新屋,宁死也要留下,看着她家新屋。 赵掌柜就和老娘一起留下了,一起烧死在新屋里。 “赵家那父子兄弟四个,一只手抢咱们的铺子,另一只手往衙门里递了状子,这会儿,正跟赵掌柜媳妇打官司呢。 赵大说,赵掌柜是他嫡亲的弟弟,他嫡亲的弟弟死了,留下的家业,当然全是他们赵家的,要让赵掌柜媳妇把银子和家业都还给他们老赵家。 赵掌柜媳妇咬死说没有银子,银子都拿去置办宅子盖新屋了,一文钱没有,还欠了她娘家十几两银子呢。 说是宅子就在那儿呢,要要,就让他们老赵家拿去。” 黑马坐在只小马扎上,一边说一边叹气。 这一路上过来,像这样争产的事儿,几乎家家都有,到处都是,看的他都要心烦起来了。 “什么时候递的状子?衙门里审过没有?审结没有?”李桑柔皱眉问道。 “这个月初,先头梁军打过来,大家都跑了。 后来,一回到山阳府,赵家父子就往衙门里递状子了。”小陆子立刻接话答道,“说是金府尹没空儿,是钱推官主审,审过一回了,就审了一回,也就是这边问问,那边问问,还没审结。 这些都是府衙的老门房说的。 老门房还说,咱们这递铺的宋管事,和赵大爷一起,往衙门里去过两三回,是去找钱推官。 老门房跟我唉声叹气,说顺风的宋管事,那得算是个人物,说瞧这样子,赵掌柜媳妇一家想贪人家赵家银子,那可贪不了,末了,说赵掌柜挺好的人,还说他那闺女可怜。 赵掌柜就一个闺女,刚满三周岁。” 李桑柔听的脸色阴沉。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顺风各条线上都是单独结帐,一应横向帐务往来,都是经从建乐城总号,平时又是一季一清帐,宋管事的帐,清结的很快。 邹旺看着清了帐,再看着将宋管事一家清出递铺,和枣花一起,往大堂进来。 “听这递铺的伙计说,先是那位赵大爷和宋管事攀了个拐弯亲,后来赵大爷又把小闺女送给宋管事做了小妾。”邹旺脸色阴沉。 李桑柔嗯了一声,沉默片刻,吩咐道:“午饭后,你去一趟山阳府,找钱推官,客气点儿,问清楚宋旺找他什么事,怎么请托的。 之后去见金府尹,替我向他磕头陪罪,是我没有约束好属下,我会清理门户。”李桑柔冷声吩咐。 “是。”邹旺莫名其妙,却赶紧欠身答应。 “案子的事儿,你跟邹掌柜说说。”李桑柔转头吩咐了小陆子一句,再示意隔了一张桌子,正凝神竖耳听着的孟彦清。 孟彦清急忙起身站过来。 “午饭后,你去一趟宋旺家里,审清楚两件事。 一是宋旺往衙门请托这件事,大约还送了礼,请托了什么事,送了什么礼,是银还是物,哪家的银票子,或是什么东西,哪儿买的,这中间牵涉到谁,你就去找到谁,写出证词,按上手印。 第二件,赵家送闺女给宋旺做妾这事儿,一样的审清楚写清楚,证人证词都写清楚写明白。 审清问好,打断宋旺两条腿,打碎,把他连供词送进衙门,请金府尹依律治罪。” “是。”孟彦清欠身垂手。 “你写份通告,传谕顺风所有递铺派送铺。 三件事,第一,敢借着顺风的名义,往官府走动,出面话事儿了,宋旺就是先例; 第二,这妾,是谁都能纳的?所有纳妾收小,借着干闺女养女这个那个的,做之前,让他查一查朝廷的律法。 第三,所有的顺风递铺、派送铺,都是合着一家子的力来做来支撑,诸位管事、掌柜的媳妇儿,或是丈夫,和诸位管事、掌柜一样辛苦。 诸位管事、掌柜从顺风拿到的工钱,其中一半儿,是他们的媳妇儿、丈夫的。” 通 天武 皇 枣花愕然,邹旺也瞪大了双眼,孟彦清眉毛扬得老高。 李桑柔只当没看见。 “这很在理儿。”片刻,枣花掸了掸衣襟,扬眉而笑,“就说我们家好了,家里里里外外,全是妮儿她爹打理,我瞧着比我辛苦多了。” “大当家的,这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家里,分一半给大盛他娘,我没二话。 我们家里的钱,都在大盛他娘手里拿着呢,我不是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邹旺紧拧着眉。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凡事都有个开头。再说,”李桑柔拖着尾音,摊手笑道:“咱们顺风的管事掌柜,女人居多吧?这不是正好!” “大当家这话!本来,女人挣的钱,都是她男人的,大当家这么一说,嘿,我是说,总之,我觉得这样挺好。”孟彦清反应最快,一句话没说完,忍不住笑起来。 枣花也抿着嘴笑,邹旺唉了一声,摊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我这意思大当家的知道,就不说了。 大当家说的也是,凡事都有个开头,反正,咱们说的是咱们顺风的事儿。” …………………… 八月中,在扬州城外围了将近两个月的文彦超部,趁着守城梁军疲惫不堪,半夜偷爬上去,半夜一天激战之后,拿回了扬州城。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98章 滿目瘡痍展示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桑柔以襄樊为中心,东北至唐州、邓州,东南到江陵。峡州,往各个方向增设递铺,开通路线,一切安排妥当了,才启程西行,直到六月中,才赶到蔡州,进了汝南府。 蚂蚱去派送铺拿了这几天的小报,以及各人的信件回来。 李桑柔看过信,将朝报扫了一遍,拿起晚报,迎面就看到了描画精美的四五件首饰,每一件首饰旁边,都有着极其详尽的描述和介绍:多大尺寸,用了什么宝石,来历如何。 比如头一件,赤金嵌红蓝宝的一只婴孩项圈,吊着半寸见方的一块玉牌。 这件项圈,宁和公主小时候戴过,宁和公主的生母先章皇后小时候戴过,先章皇后的母亲小时候也戴过,据说是先章皇后曾外祖母,送给先章皇后外祖母的。 先章皇后曾外祖母,是那位方大当家。 李桑柔眯眼看着描画的如同照片一般精细写实的首饰图画。 那个皇上,可真是舍得! 几件首饰后面,几行规则简单明了:想买哪一件,请今明两天,写清楚何家何人,出多少银,密封好,送到邻近的顺风派送铺,价高者得,十天后公示,首饰由顺风送到各家,验明正身,收取银两。 所得银两,全数用于赈济两淮灾民。 “朝廷穷成这样了?”孟彦清拿着份晚报,站在旁边,见李桑柔细细看完了,凑过来道。 “照世子的说法,一直都挺穷。”李桑柔往后翻了翻,合上晚报。 “也是。”孟彦清叹了口气,“太祖有大志向,一心要在自己手里一统天下,他在位的时候,一直在打,北边打,南边打,西边也打。 朝廷里,几十个皇子,龙争虎斗了一二十年。 唉,也就是先皇的时候,算是太平了二十来年,攒了二十来年的钱,可中间还有两三回大饥荒。 唉,穷是真穷。” 孟彦清连声叹气。 李桑柔嘴角往下扯了扯,似是而非的哼了一声。 …………………… 建乐城。 红伎漫云从自家花楼里出来,坐着个两人抬小步辇,从第一条甜水巷出来,转个弯,进了第二条甜水巷,停在金彩阁门口。 金彩阁的头牌锦织站在门里,迎着漫云笑道:”你离的最近,偏你到的最晚。“ ”咦,你还请了别人?“漫云一脸夸张的惊讶。 ”没有别人,就是咱们常来常往的几个姐妹。“锦织笑道,让进漫云,两人一起,穿过院子,进了花楼。 花楼内已经到了三位美人儿,看到两人进来,居中坐着的湘兰手里的团扇指着漫云笑道:“我就说,你请客,必定少不了她。” “我还以为她要单请我呢。”漫云手里的描金折扇点着锦织的肩膀,笑道。 “锦织姐姐请客的时候可不多。”坐在旁边湘兰旁边,正沏着茶的纹月笑道。 “那是因为你锦织姐姐不是这个请,就是那个邀,实在是难得有空儿。”湘兰笑接了句。 “我今天原本是不得空儿的,可锦织姐姐那贴子上写着,务必什么的,瞧着严厉得很,我实在不敢不来。”挨着湘兰坐着的香蕊团扇半掩面,语笑娇俏。 “请的这么齐,还务必什么的,今天是什么大日子?”漫云款款坐下,慢慢拉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摇着,环顾着四周。 “不是什么大日子,是有点小事儿。”锦织笑着,从窗下长案上,拿了份晚报,拎起来和众人笑道:“今儿的晚报,你们都看了吗?” “我看了,今天那篇合香妙法,是锦织姐姐写的吗?”纹月笑问道。 “你是说那些首饰吗?”湘兰看着晚报,眉梢微扬。 “你总不是也要卖首饰吧?”漫云斜瞥着锦织,嘴角往下扯了扯。 “咱们的东西可上不得台盘。”香蕊看看湘兰,又看看锦织,再看向漫云。 “卖首饰这事儿,像香蕊说的,咱们的东西,上不得台盘,卖不出价儿,说不定还要招人骂。 我是想着,咱们能不能做些什么,也筹些银子。”锦织直截了当道。 “你这是怎么啦?”湘兰高扬着眉,上上下下打量着锦织。 “你什么时候这么家国天下了?”漫云站起来,走到锦织面前,微微欠身,仔仔细细看着她。 “不是家国天下,我只是,”锦织推开漫云,侧身坐到湘兰旁边,点着晚报上那些首饰,“这些都是公主的东西,我有点儿不忍心,我挺喜欢那位公主的。” 湘兰呆了一呆,片刻,笑起来,“是了,咱们都见过那位公主。七公子给大当家接风那一回。我也挺喜欢她的。”最后一句,湘兰的声音落下去。 “那天我离公主最近,公主一直看着我,我看向她,她倒不好意思了,说姐姐真好看,我。”纹月的喉咙猛的卡住,随即抖着帕子笑道:“瞧我没出息的。我就是觉得,她是真心话,她喊我姐姐。” “什么姐姐妹妹的,我不是交待过你了,别瞎说,公主天真无心,咱们不能不懂事儿。”漫云手里的折扇拍向纹月。 傀儡复仇公主 墨雨璃殇 “我也很喜欢她。咱们就这一位公主呢。”香蕊笑道。 “是啊,咱们就这一位公主,我喜欢看着她开开心心,荣华富贵,瞧着她卖首饰,我有些不忍。反正,咱们最近也不忙,是不是?”锦织看着诸人笑道。 “这话是,反正咱们最近都有闲空儿。”漫云立刻接话道。 “光咱们这四五个人,再怎么都有限,要不,咱们广撒一回帖子,大宴一次宾客?”湘兰笑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墨桑-第197章 此城和彼城熱推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六月初,一直悄悄驻守在秦凤路的老将窦怀德将军,率麾下五万精锐,沿嘉陵江南下蜀中。 文顺之率十万精锐,沿汉水南下至鄂州,再逆江而上,和窦将军一北一西,两路征蜀。 顾晞带着余下的十余万大军,沿汉水南下至随州鄂州,悄悄停驻在随州鄂州一线。 扬州一线南梁军回撤,文彦超趁南梁军回撤,一口气将战线压至扬州一线。 顾晞大军沿汉水南下时,李桑柔一行人启程,从襄樊赶往运河两岸。 顺风在京东南部,以及两淮的递铺,派送铺,在张征血腥征服扬州后,就瘫痪了,她得去看看。 …………………… 扬州城里,夜色阑珊。 张征和苏青并排坐在城头望楼上。 两人一人一坛酒,中间的青砖地上,放着几个荷叶包,荷叶包里是切成大片的卤猪头肉,白切羊肉,和盐水煮花生。 “天亮的时候,将军就能到江都城了。”苏青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 “嗯,将军真不该回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张征捻了块猪头肉,仰起头,一点点放进嘴里。 “将军不是说了么,真要君命有所不受,只怕很快就要招来杀身之祸了。”苏青叹了口气。 “这帮人是怎么想的?猜忌武家,这不是笑话儿么?整个大梁,谁不知道武家军忠心耿耿?武家男人,死多少了?还有几个?娘的!”张征用力嚼着猪头肉。 “偷取合肥,和襄阳军会合,将北齐大军调至西线后,再突袭运河一线,这是小武大帅定的方略。 将军也推演过,说是,皇上就这个方略,问过将军。 将军仔细推演过好几遍,说半年内,三军会合,拿下北齐半壁江山,过于乐观了,不过,最差也能拿下颖州至楚州,或是颖州至扬州一线往南。 没想到,北齐大军调度的那么快,仿佛早就在合肥一带等着了。 小武将军说北齐已经有所准备的折子递进杭城时,那个时候,就有人上折子了。 说什么睿亲王世子在江都城遇刺这个那个,都是假的,是将军放出的假信儿,是为了掩饰将军和睿亲王世子见面密谋,说将军那时候就叛君叛国了。说的有鼻子有眼。 说是将军接下帅印,从杭城启程时,老夫人嘱咐过将军,说是谎言多了,就成真了,让将军一定要谨慎,要想到瓜前李下。 还让咱姐留心一二,提醒将军。 说是无论如何,不能辜负了皇上的信任,不能再有让人生疑心的地方。” 苏青说着,苦笑连连。 “呸!”张征往城外猛啐了一口。 “合肥那回,北齐大军确实调度的太快了。 你看,除了合肥那一回,北齐大军的调度,什么时候到哪儿,战力如何,几乎都在将军预料之中,就是那一回,就是将军,也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能那么快?根本就不可能!”苏青连声叹气。 “嗯。”张征沉着脸嗯了一声,他也没能想通,不管怎么推演,都不可能那么快。 “合肥那一战,主帅要是将军,我觉得至少不会大败。 小武将军接掌江都城的时候,将军跟老夫人说过,说小武将军什么都好,就是历练不够,定性不足,也不够坚韧,能胜不能败,一有败相,就要急躁慌乱。 我也听将军说过一回。 将军说,合肥之战,北齐反应之极,兵力调集之快,肯定远远超出小武将军的预料,小武将军当时肯定慌乱了,着急了,不等大军全数渡过江,也没整顿好安排好,就急着北上。 将军不是一直教导咱们么,主将心不定,军心必乱,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沉住稳住。 将军说,当时,小武将军必定慌乱了,主帅慌乱,大军军心必定急躁不稳。 大战那天,偏偏又冒出来那位桑大将军,杀神一般……唉!”苏青长长叹了口气。 “小武将军自己也死了。”张征喝了一大口酒。 “嗯,小武将军的死讯传回去时,武家就有人说,是将军想除掉小武将军,还说将军是报复小武将军,说什么的都有,唉。 朝廷里,听说有不知道多少密折,说将军私通北齐,突袭合肥的事儿,是将军向北齐告的密,还有的,说武家内斗,祸及国运,这个那个,各种各样,什么都有。 当时,小武将军的方略,说是只有小武将军和皇上知道,后来皇上垂询过将军,将军也就知道了,说是一共三个人知道,小武将军死了,皇上肯定不可能,那就是将军了。”苏青苦笑连连。 “真他娘的扯!”张征再啐了一口。 “将军再要什么君命不受什么的,你想想,那是什么后果。”苏青再次叹气。 “唉!”张征耷拉着肩膀,也是一声长叹。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还是不该回撤。”好一会儿,张征再次忿忿道。 “嗯。”苏青看了眼张征。 “蜀中易守难攻,整个蜀中,有将近二十万大军吧?二十万大军,还要援什么援?要是二十万大军还守不住,那援了也是白援!”张征喝了一大口酒。 “襄阳城破,将军说,朝廷那些人,吓着了。”苏青低低叹气。 “朝廷哪些人?就是皇上吧?蠢货!”张征啐了一口。 “不说这些了,明天天一亮,你就赶回江都城,守好江都城。”苏青欠身过去,将杯子在张征杯子上碰了碰。 “你回江都城,我守扬州。”张征喝了酒,再倒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异能 墨桑-第192章 慢與快讀書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第二天还是一早启程。 李桑柔从递铺要了两条崭新的新褥子,铺进中间一辆车里,给林飒和王锦两个人坐。 一出门,王锦直接上车睡觉去了,林飒正要跟进去,见李桑柔坐到了最前一辆车前,立刻表示:作为习武之人,赶上一夜两夜的路,不算什么,她不用睡。 李桑柔一边笑,一边拍着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林飒坐过来。 米瞎子撇嘴斜着林飒,闷哼了一声,上了最后一辆车。 他很想说几句,不过说了也是白话,算了。 黑马甩了个响亮的鞭花,赶着两头健骡,冲出递铺。 李桑柔蜷着一条腿,靠着车门伸出来的半块板,似睡非睡。 林飒坐在另外一边,学着李桑柔蜷一条腿,蜷了片刻,有点儿难受,伸开,换一条腿,片刻又伸开,挪了半天,刚刚坐好了,闭上眼,大车一个颠簸,差点把她颠下去。 李桑柔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挪来挪去,怎么坐都不舒服的林飒。 黑马再甩一个响鞭,两头健骡跑的更快了些,坑坑洼洼的路上,一个颠簸连着一个颠簸,经过一个大点的坑,林飒被颠的差点摔下去,幸亏黑马及时伸手,拦住了她。 “林姐姐,你还是到后面车上去睡一会儿吧,这一路上太平的很,你放心。”李桑柔看着林飒笑道。 “嗯。”林飒被黑马刚才那一拦,十分泄气,闷闷应了一声。 黑马急忙吁着两头骡子停下来。 看着林飒上了后面一辆车,李桑柔舒了口气,挪了挪,往后靠进车板夹缝里,放心睡觉。 林飒和王锦都是极少下山,极少出门的人,带着她们两人,李桑柔就将行程放慢了很多。 每天天亮才启程,天黑前就歇下,中午必定停下来,要么找一家干净的小食铺,要么自己埋锅做饭,遇到大风大雨,干脆就等上半天一天。 黑马赶车的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眼看要进二月下旬,一行人离平靖关还有四五天的路程,再往前走上两三天,他们就要兵分两路,李桑柔他们过平靖关往鄂州去,米瞎子和林飒、王锦三人,往东去建乐城。 二月中下旬,已经是暮春时节,春绿满眼,生机盎然,放眼看出去,令人心旷神怡。 李桑柔将最前一辆车四周的厚油布围子往上卷起,先是林飒挪到了前面一辆车坐着,到中午吃了饭后,王锦也挪到前面,李桑柔将瓜子递给两人,三个人吃着瓜子,在车上晃来晃去,天南地北的想到哪儿扯到哪儿。 “……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热闹!评判就算了,我最不会吃鱼,也不爱吃螃蟹,螃蟹这东西,有什么吃头?太麻烦!我可评判不了这个!我就去看看热闹。” 林飒听李桑柔说她要打下杭城长堤,然后年年举办吃鱼和吃螃蟹比赛,听的哈哈大笑。 “大当家这是玩笑话,哪能真去做这个,你还当真了。”王锦也笑个不停。 “不是玩笑,是真的。你们知道我最早是从哪儿起家的吗?”李桑柔笑眯眯道。 “不是说夜香行?”林飒扬眉问道。 “夜香行是第二桩生意了,头一份产业,是江都城南城根下那片私窠子。你们知道私窠子是什么吗?”李桑柔嗑着瓜子。 “私娼窝。我知道。”王锦叹了口气,“我年青的时候,头一回下山,那年汝州先是大旱,接着蝗灾,那时候,我也就十四五岁,师父带着我,去汝州查看。” 王锦的话顿住,好一会儿才接着道:“真是惨。 后来,路过一座县城,城外有一片残垣断壁,很多逃难的人蜷缩在那里,好歹能避避风。 有不少汉子,从城里出来,在那片残垣中间来来往往。 师父很难过,让我去看看,说长长见识。唉。”王锦拧过头,说不下去了。 “看到了什么?”林飒追问道。 “有汉子来来往往,断壁残垣中,必定有不少妇人卖肉卖身,最早的私窠子,就是这种。”李桑柔淡然道。 “嗯,那些妇人,衣不遮体,就在地上,断墙上,连个铺垫都没有,人,就跟野兽一样,也就两个钱三个钱,甚至一个钱,半个馒头。 她们的丈夫,孩子,家人,就在旁边,等着那一个钱两个钱,甚至半块馒头。”王锦声音低低,“之后,我就不想再下山了,山下太苦,太惨。” 赘婿神王 李桑柔看着王锦,她将近五十,十四五岁的时候,那就是三十四五年前,那会儿,皇家正在龙争虎斗。 “不说这个。”李桑柔微微提高声音,“我在江都城的时候,那会儿,江南江北太平了二十来年,南来北往的生意人,都爱从江都城过江,江都城里什么生意都好做,一片兴旺,私窠子也是。 南城根下,说起来是最下等的私窠子,可照样锦衣华服,稍稍像样儿一点儿的,招待恩客,都是用全套的银碗银碟银筷子。 傳說 瀾 各家都有一两个,两三个漂亮的招牌。 各家买了小丫头回去,也都教识字,琴棋书画,总归要学一样。” 李桑柔的话顿住,看向林飒,“我打理南城根下那几年,瞎子每年都给南城根下的女伎们评出个一二三。 瞎子点评女伎,和其它人不一样,头一样,人家看什么才情,他就看长相,说不光要看着顺眼,还要摸着舒服,第二样,就是床上功夫了,再往后,才是谈吐,瞎子说的谈吐,说话讨人喜欢就行了,不论见识学识什么的。” 李桑柔顿住,看着林飒。 林飒等了一会儿,见李桑柔不说话,只看着她,扬眉问道:“你看我干嘛?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瞎子是红粉堆里的常客。”李桑柔直截了当道。 “嗯,那怎么了?”林飒一句话没说完,噢了一声,“这有什么?饮食男女,人之天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墨桑 愛下-第191章 返相伴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午饭后,李桑柔就带着黑马和大头、蚂蚱,启程赶回南召城。 客栈院子里,大常正端着一碗桐油,给马车顶棚刷油,看到李桑柔,长长舒了口气。 客栈大堂一角,袖手坐着,似睡非睡的孟彦清打了个呵欠,端起茶喝了,站起来,慢吞吞出去了。 “瞎叔他家,不是,他们师门里,好不好?”小陆子和窜条从屋里冲出来,凑到黑马三个人身边,好奇无比的问道。 “好!河里的鱼,山上的野物儿,一窝一窝,一群一群,又多又傻! 扔根棍子,打不着狍子也得砸只野鸡,随手一抓就是一条鱼!”黑马一边说一边啧啧,“鱼肥,野猪也肥,野鸡更肥,啧,真是好地方。” “都好了?老孟跟我说了好几趟,说你不该去。”大常将桐油碗递给小陆子。 “好了。明天一早就启程回去,路上赶一赶,尽快回鄂州。”李桑柔笑意融融。 大常再次舒了口气,“好,那我去准备准备,晚上怎么吃?” 殺 無 赦 “这城里最好的酒楼是哪家?”李桑柔笑问道。 “斜对面就是,有一样烧鹅,说是最拿手,烧得慢,最好提前说,让窜条先去说一声。”大常说着,招手叫窜条。 “我去睡一会儿,一个时辰后去吃饭。”李桑柔打了个呵欠。 这两天,她全神贯注,心神俱疲。 一个时辰后,几个人刚在斜对面的酒楼坐下来,雅间门推开,米瞎子伸头进来。 “你怎么来了?”李桑柔打量着米瞎子。 “我不耐烦在山上呆着,你们要去哪儿?”米瞎子一屁股坐在黑马让出来的椅子上,“点菜没有?他家的大鹅好吃。” “早一个时辰就让他们炖上了,我瞧着挑的,最大的那只!足有十五六斤!”窜条急忙答道。 “再让他们烧两只,带着路上吃。满天下,就数他家大鹅烧得好吃。”米瞎子不客气的吩咐道。 “我们要去鄂州,你也去?”李桑柔倒了杯茶,推给米瞎子。 “鄂州?不去!”米瞎子头摇的快而坚决,“搭一段吧,我回建乐城,让秀儿娘好好给我烙几张饼吃吃,秀儿也会烙饼了。” “你们师门里,还好吧?”李桑柔嗯了一声,问了句。 “好!好得很!”米瞎子没好气儿的答了句,拧过头,对着从手到肩膀,一排儿端了十几碟凉拌小炒的茶酒博士,吩咐道:“你家的桃花酿,新酒出来没有?没有那就去年的,多拿几瓶过来,再给我搬两坛子送到对面邸店。” 茶酒博士好咧一声脆应,退后出去。 “瞎叔这句好得很,像是跟人吵架。”坐在米瞎子斜对面的大常,闷声说了句。 “就你聪明!”米瞎子没好气的白了大常一眼。 “你跟他们吵什么?”李桑柔问道。 “哪是我跟她们吵!我跟她们有什么好吵的!是她们自己吵,我就是想吵,也插不进嘴! 瞧着吧,有得吵了!”米瞎子抓起筷子,在满桌子的凉拌热炒中,挑了两碟,站起来,挪到自己面前。 “你乌师兄呢?他跟谁吵?跟你?”李桑柔挑眉笑问。 “哪有人跟他吵?人家吵的,他又不懂,都是冲他伸手的!他躲到前山去了。”米瞎子挟了一筷子香炒笋干吃了,咋了咋嘴,十分满意。 茶酒博士送进一大盆烧鹅,又送了几瓶酒进来。 米瞎子喝着酒吃着烧鹅,喝完了一瓶多酒,打了个嗝,再盛了半碗米饭,浇上浓浓的烧鹅汁,拌一拌,呼噜呼噜吃了,放下碗,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 孟彦清从邸店出去,一个时辰后,接管了南召县城,以及驻扎在城外的齐军精锐,就像来时一样,呼呼啦啦,眨眼间就撤走了。 第二天一早,李桑柔一行七人,加上米瞎子,六匹健骡三辆大车,出了南召城南门。 孟彦清一行三四十人,近百匹马,聚到一起,打扮成贩货而回的马帮,不远不近的缀在李桑柔一行人后面。 赶了一整天的路,直到天黑透了,李桑柔等人才进了顺风递铺。 孟彦清一行人住进了镇口的大车店。 子时前后,李桑柔被几声扣门声惊醒,递铺张管事的声音从门缝里透进来,“大当家的,大当家的!” 李桑柔跳下床,一边披衣服,一边开了门。“怎么了?” “有两个妇人,一个拿着刀,指名道姓要找您,在前头呢。”张管事看起来相当恼火,“跟她说了,大半夜的,有什么事不能等到天明。 一个还好,另一个,刀就抽出来了,简直不讲理。 大当家您看? 咱铺子里人多,都是打过仗的,要不?” “我去看看。”张管事几句话的空儿,李桑柔已经扣好大袄的扣子,旁边一间屋里,大常和黑马一前一后,拎着刀出来了。 李桑柔跟着张管事,急步出来,迈出前院门,就看到站在院子中间的林飒和一位中年妇人。 两人四周,站着六七个马夫伙计,举着草叉拿着棍子,虎视耽耽盯着两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