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3jc好文筆的小說 三國之我是袁術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九章 謀劃再起鑒賞-w2nxe

三國之我是袁術
小說推薦三國之我是袁術
时光飞逝,转瞬之间数月过去。
大楚立鼎带来的影响力和效果逐渐发酵,原本被打断的鼎盛之势再度焕发出强大的生机。
原本的大楚虽然气运昌隆,但是短短数年之内鲸吞天下,难免会显得虚浮、外强内干。如今气运被腰斩之后,反而沉淀了下来,在天下归心之下,形势反倒似乎更胜于前。
“这世上之事当真变幻莫测,难以捉摸。”观望着大楚的气运之态,贾诩轻叹道。
即使远虑如他,也难以料到局势会发展到如今之态。真不知是该说袁术运气好误打误撞,还是真的天命加身。
郭嘉这段时间难得的没有摸鱼,只是时不时地不见踪影,似乎在谋划着什么。今日空下闲来的他猫到了贾诩的府上,正一脸懒散的侧卧在堂中的羊毛地毯上瞄着墙上的西域地图。
“祸兮福之所福,陛下洪福齐天,此乃定数。”郭嘉抱着酒壶,狠狠灌了一口道。
“这段时间各地又涌现出来大量的人才,世家的底蕴还真是不能小看,我以为他们已经被榨干了呢。”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世家传承数百年,为了家族的存亡,他们费尽了心思,培养的人才很多都不受他们的掌控。就如荀文若他们,虽是荀家有意往王道培育,但确是培养出了一个诚诚君子。这些人才也是一样。”郭嘉也是出身郭氏,虽是旁系,对世家里的那些勾当却也一清二楚。
“这些人才有很多都是世家有意往圣贤隐士方向培养的,虽然不受掌控,但毕竟留着世家的血脉,总算一条后路。如今他们为了天下而出山,也多半不是因为世家。”
“你这段时间忙些什么呢?一直不司正职,元皓都参了你数次了。”贾诩瞄了眼醉生梦死的郭嘉,轻轻坐到另一边端起了一杯茶。
“三公一十八部之中又没有我的职位,最近也少战事,我在与不在又有何关系。”郭嘉毫不在意道。他性格跳脱,虽然大楚立国,但他却依然不愿涉及政事,依然做他的军师祭酒。不过如今这军师祭酒地位不比以往,乃是位次三公,从一品的官职。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吗?身为太尉,各部军队整合、各地军队换防可是你的本职,一手推给孔明他们和兵部,元皓也没少找你的麻烦吧。”郭嘉犀利道。
“最多两年孔明他们也就该回来了,提前两年让他熟悉一下,逐步把权力过度过去也未尝不是见好事。而且,诸多事宜我都已经做好了初步规划,不过是让他们完善一下罢了。”被揭老底的贾诩淡然自若的品了口香茗,不咸不淡道。
郭嘉知道贾诩一心谋求自保,得罪人的事从来都是推出去。所以对于他把事情推出去这件事并不意外,而且此事也算处理得当,除田丰外朝廷上下并无人多言。
“按陛下的意思,以后接替你的估计就是司马懿那小子了。你虽然有所顾忌,但也得考验一二吧。此子心术有些偏激,若是培养不好恐生祸患。”
“你放心,有孔明、伯言、孝直他们在,他翻不起什么浪来。而且,阴狠偏激些有时也并非坏事,有些事总需要有人背负。”
贾诩对此毫不担忧。大楚的新一代人才辈出、群星闪耀,像司马懿这般“后起之辈”,别说是诸葛亮了,就是稍不如他的法正也能靠着人脉和资历与之抗衡。
而且相较于司马懿,诸葛亮、陆逊、法正和徐庶等人明显彼此关系更加亲近些,若是司马懿不自己改变融入其中,日后能不能取代他的太尉之位还两说。
“好了,聊点正事吧。自从陛下立鼎之后你便一直在暗中谋算,我也大概能够猜到你的计划。但是现在确实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如今的大楚需要的是沉淀,不能过于着急。”贾诩忽的话锋一转道。
“现在的局势你也应该意识到了,立鼎看似好坏参半,但实际上有利无弊。华夏鼎立非但使得楚国国运与之结合,可以绵延国祚,而且也解决了大楚新立内部的诸多隐患。”
“烈火烹油、繁花似锦,气运过盛也并非好事。譬如强秦,当初若能急流勇退,如陛下一般立鼎安民、调理民生,未必不能如汉一般绵延数百载。”
“稳妥行事并非强者之道。方今乃是大争之世,强则强、弱则亡,诸国内部衰微、伐交频频,正是我大楚开疆扩土、立万世基业最佳之良机。欲成大业,须得赌。”郭嘉对此丝毫不苟同,正色道。
“这就是你来找我,让我给你料理后事的理由?”贾诩嘴角微抽道。
“我挑事、你兜底,咱俩配合万无一失。”毫不掩饰想让贾诩为自己擦屁股的想法,郭嘉直接道。
“再说了,就算真出了事,也好拉着你垫背。你不是无意权势吗?到时咱俩借此直接辞官归隐,还能做个伴,多好的事。”
定定的看了郭嘉良久,瞅着这厮一脸醉意心安理得的样子,贾诩突然有种杀人的冲动。
强忍住内心的怒火,贾诩紧盯着郭嘉的双眸,沉声道:“你有几成把握?”
“七成。毕竟那些家伙还算听话,而且此事本来就有些苗头,我只不过是顺势推了一把,施略得当的话并非难事。若是有你相助,把握还会再大不少。不过此事恐会引起连锁反应,后果难以预料,我不好把握,故此才来找你一起商量。”将空了的酒壶扔掉,郭嘉盘坐在了地上。
“此事滋大,一旦出现意外,后果有多严重难以预料,只有你我二人谋划恐有所不足。”贾诩微阖双眸。
“除了你我之外,此事还有谁能够帮得上忙?便是公达作用也不大。而且此事不可让陛下知晓,毕竟陛下心软,恐怕不会同意此事。”郭嘉知道贾诩心存顾虑,不过此事他已经决心为之。
“如以前一样,缓慢吞之不好吗?为何非要冒此奇险。”
“彻底破碎之后方能更好的重建,陛下的时间宝贵。文和你不希望大楚步强秦的后尘吧,能尽快解决的事便不要拖着,毕竟未来如何谁都难以把握。”郭嘉道。
贾诩闻言,轻叹了口气:“奉孝,若是文优尚存于世,你们绝对会是很好的朋友。若不是我自身亲历,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文优披上层皮伪装的。”
“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这个时代才如此璀璨,不是吗?”郭嘉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