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i9l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養貓人 線上看-第二百八十三章 “噩耗”【求月票】熱推-6vedh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这么说,其实我现在改名叫做千手舍人,还算是真的了?
本来只是为了忽悠人随口一说,我这嘴…”
舍人自嘲地开了一个玩笑,他当然是不会这么做,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是搞了一个乌龙。
“忍者世界中,能拥有千手一族隐性基因的人虽然固然是十分稀少,毕竟不是每一个隐性基因都能这么顽强的传递这么多代人。
但少归少,只要用心去找,肯定是能找到不少,不夸张地说,一千人应该不算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只是比较发费时间。
可这么多隐性基因中,能转变成显形,甚至是慢慢出现返祖的,绝对就只有你独一份。”
大蛇丸感叹着,也不知道该说是舍人的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好。
“你要知道,在千手柱间去世后,木叶有多少人在研究他的细胞,妄图再次觉醒木遁。
毫不客气地说,千手一族本身、千手扉间、我的老师三代目猿飞日斩,还有团藏,再到后来的我和你,我们这么多人在研究,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甚至千手一族还因此把自己给搞没了,却被你误打误撞地给捣鼓出来了。
要知道,你这只是隐性基因而已,当初的千手一族,可都是显性基因。
千手一族的没落和老头子还有团藏的确是有着很大的关系,但和他们自己作死也有很大的原因。
当初的千手一族有多么鼎盛?
初代目,二代目两代火影几乎让千手一族在木叶只手遮天,有点像是现在雾隐村的鬼灯一族,但千手一族相比鬼灯一族更加强大。
老头子临危受命的继任第三代火影,千手一族肯定是不太满意,所以老头子才会和团藏联手,将很多老头子身为火影不能做的事情交给团藏来做,再加上千手一族自己作死,这才到你们这一代几乎看不到几个千手一族的人。
就是因为他们不管怎么尝试,别说是基因返祖,就算是融合千手柱间的细胞,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
而千手柱间的细胞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流传出来的。
舍人君,你这…连我也只能说是运气好。”
舍人抓了抓后脑勺,老实说,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只知道一件事,想要活到大结局,一定要拥有的千手的木遁力量和宇智波的写轮眼力量,整合出六道之力后,才有机会在忍界后期那种战力飙升时期,影级满地走,上忍不如狗的时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要不是对大蛇丸比较放心,让他帮忙研究如何融合更多的千手柱间的细胞,恐怕就算是到后期,他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毕竟他是不会这么闲和大蛇丸一样,研究自己的基因一研究就是好几个月的。
“跟我说说你从头到尾做了什么事情吧,说不定能探究一二,反正除了你之外,想要在这个忍界任何一个人身上复刻都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也就是舍人君你,否则我是不会浪费探索永生的宝贵时间。”
大蛇丸舔着嘴唇,看着舍人目光灼灼。
他在刚刚收下舍人的时候,其实就非常渴望想要研究一下他的细胞。
但可惜,当时的舍人非常谨慎,根本就不给他有任何接触的机会。
既然舍人不给,那大蛇丸也不强求,毕竟他有那么多的实验要做,对舍人那就真的纯粹只是好奇。
到了现在,两人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舍人和他彼此也算是“惺惺相惜”彼此相互任何和信任,同时舍人想要再提升,仅靠自己一人难以实现,所以才给了大蛇丸研究的机会。
果不其然,大蛇丸就是大蛇丸,这一研究,就是一个月的废寝忘食,终于是研究出了一点不为人知的东西。
舍人摩擦着下巴,仔细回忆自己来到任何世界所经历的事情。
但因为有大蛇丸的这一点发现后,有些原本就经不起推敲的事情,一下子就有了解释。
看到舍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大蛇丸就有些兴奋压制不住地再次舔舔嘴唇,他知道舍人这是想到什么比较关键的东西了。
“大蛇丸老师你这么一发现,很多原本不太好解释的,现在看来倒是有了一个能解释的理由。
我成为二尾人柱力,完全是偶然,上一任二尾人柱力死的太过匆忙,导致我身上的封印一点也不牢固,但就这样,以我当时普通人的身体都能承受住那恐怖的尾兽查克拉灌注,一开始还认为是二尾本身虚弱,现在看来,可能还真是我体内的隐性基因在发挥作用。
再到后来,因为遇到危机强行给自己注射千手柱间的细胞,本来以为自己完蛋了,没想到居然真的坚持下来了。
机缘巧合学会仙人模式,不借助尾兽力量开启的仙人模式,脸上纹路居然和初代千手柱间脸上的纹路非常相似,本来以为是注射了千手柱间细胞的缘故,现在看来可能也是我的隐性基因在发挥作用吧?
这么看,我和融合千手柱间细胞的过程好像是太顺利了一点?”
“何止是顺利,要是让那帮死去的千手一族的人知道,估计他们要从墓地里跳起来找你麻烦。
人家一个家族就搭在这上面没捣鼓出来的,你迷迷糊糊还就真弄出来了。”
大蛇丸倒是第一次露出这种没好气的眼神。
让舍人讪讪地笑笑。
“听你这么说,的确不可能在别人身上重现。
我觉得的这基因片段由隐性转变为显形,不仅和你当时做的事情有很大关系,甚至和你当时的情绪也应该有很大关联。
这是一个不可复现的实验,那么我也就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现在你知道了自己的基因情况,要怎么做到你所谓的提升,不用我多说了吧?”
大蛇丸直接放弃这项研究,倒也是干脆。
估计费时费力自己还得不到好处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另一个原因也是给舍人留点隐私,留点自我发挥的空间。
要是真的把一个人研究透了,别人还不相信你,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把你弄死才安心。
他已经知道了舍人足够多的秘密,再研究下去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就此放弃,留一线才能让他们更好地合作。
就像舍人一直知道他在探索永生,也知道他要走哪一条路通往永生,但却一直没有选择全方面地介入进来,只是在一些他想要学习的方面介入学习一下。
这种各自最隐秘的东西,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去触碰。
这是什么?
这就是《情商》啊。
大蛇丸的《情商》,比舍人想象中的要高得多。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辛苦了,大蛇丸老师。”
大蛇丸也不矫情,“那就麻烦你再给我送几个忍者过来吧,实力不用很强,中忍左右就可以。”
“这个简单,木叶监狱的死刑犯你跟根部说一声就行,如果没有满意的,我们再考虑是不是要去别的敌对的小国家抓两个过来。”
“这些都不归我管,你看着办就好。”
说完,大蛇丸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转过头继续做自己的研究。
现在他的日子是真的舒服了,不管做什么方面的实验都不会被阻止,并且所需要的全部材料都有人会送上门。
今天,大蛇丸可是给了舍人一个惊喜,让原本停滞不前,不知道该如何再次提升自己的他有了一个新的方向。
继续提升体内千手柱间细胞的含量,如果没有足够的宇智波一族的力量进行压制,那很有可能会与所有尝试融合千手柱间细胞的生命一样,被这吞噬能力极强的细胞所吞噬,变成一棵树。
但如果换一个思路,通过千手柱间的细胞让自己的细胞慢慢演变,自身的基因片段缓缓觉醒,最终将借助别人的力量所使用的木遁转变为自己的力量所使用的木遁。
这样一来,用他们忍界所独有的说法来说,舍人也就成为了阿修罗查克拉的继承者,再融合因陀一方的力量,就能觉醒六道之力。
确定了方向,舍人也就不再纠缠大蛇丸什么,在实验室内找了几台比较空闲的仪器,自顾自地开始进行自己的实验。
师徒两人说来也算奇怪,研究的目标居然都是自己的身体。
大蛇丸如今已经完成软体改造,他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让自己彻底褪去人类身体的限制,化作白磷大蛇,做到永生。
而舍人则是希望借助千手柱间的细胞来促进自身基因片段的觉醒和返祖。
比大蛇丸好的是,不管怎么说舍人都还是人,而且也是用自己身体本身的细胞进行研究,就算最后再怎么变,他也还是自己。
同时,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今后的太子鸣会成为阿修罗查克拉的继承者,与二柱子一起完成封印大筒木辉夜的任务。
就是因为他妈是漩涡一族的人,而漩涡一族追溯到最开始,和千手一族的关系非常深,甚至,说是千手一族的旁支也不是不可以。
而太子鸣的体内,也蕴含着这样的基因片段,而且他还和舍人一样,都是人柱力。
就是不知道在这一点上有没有联系。
在做研究这种“崇高”的事情中,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
可能是因为舍人在实验过程中,每次都会拿自己和太子鸣作比较,所以为了满足他的这种作比较的想法,他在百忙之中收到了一个“噩耗”!
还是从每天的影分身解除后,才知道的信息。
那就是自己的两个好朋友,波风水门以及旋涡玖辛奈要结婚了!
刚刚得知这个“噩耗”时,舍人可是站在原地整整愣神了十分钟的时间。
用目击者大蛇丸的话来说,当时他是听到了玻璃器皿掉落在地上后才被吸引注意力的,转头看向舍人时就发现他双眼呆滞,双目无神,如果不是呼吸还算正常,大蛇丸都要认为他是不是猝死。
结果这样的姿势整整保持了十分钟。
当然,在这十分钟内,他也不是没有变化,从最开始的呆滞,转变为一种吃了屎的感觉,再之后却是变成了一副凶戾的模样,全身上下的查克拉几乎是完全失控,导致整个实验室内的瓶瓶罐罐碎了一地。
所幸大蛇丸反应还算及时,保住了他最珍贵的实验材料。
爆发结束后,舍人再次呆滞几分钟,最后非常机械和僵硬地走出实验室。
经过被采访者大蛇丸亲口描述,虽然不知道中间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情绪变化,不过综合来看,应该是得了一种病。
泛式情绪暴力癫狂看不得恋爱综合症。
简称就是,吃狗粮后遗症。
所以说,狗粮不能多吃,吃多了会生病。
离开实验室后的舍人并没有恢复,只是面无表情地来到波风水门家。
他发现,万恶的波风水门和玖辛奈两人,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同居了!?
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两个人,舍人感觉自己肯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受到他们的惩罚。
如果只是普通的吃狗粮也就算了,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上辈子吃得也足够多了。
但他并不只是因为吃了狗粮才会出现刚才实验室内查克拉暴走的那一幕。
因为他非常清楚,水门和玖辛奈结婚后,代表着什么。
结完婚后,伴随着的肯定就是生子。
如今的水门还不是火影,拥有更多的时间能和玖辛奈一起造娃。
虽然不知道生出来的还是不是那个他所熟悉的鸣人,但不管怎么说,玖辛奈要生孩子这必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身为九尾人柱力,她生孩子的时候也是她身上九尾封印最薄弱的时候,是她自身力量最弱的时候,很容易被人盯上。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重点是舍人知道的确是有人盯上了他们。
这就很苦恼,作为朋友,虽然吃了狗粮,但还是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可同样身为朋友,舍人绝对不愿意看到他们两人因为这次的事情而离去。
所以舍人才会在实验室内爆发出那么强的查克拉,就是在那一刻他心中已经作出决定,不会让水门和玖辛奈重蹈原著中的覆辙。
看着两人脸上甜蜜的笑容,舍人心里苦。
凭什么自己要承受这种双重压力?
对面这两个混蛋却还在那里卿卿我我。
咔咔咔…
内心不平的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懑,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终于,水门还是注意到了舍人的情况,一脸担心地问道:“舍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是不是火影每天的工作太累了?压力太大?要不…我陪你去练练手?”
闻言,舍人眼睛一亮,刚想回答,却直接被玖辛奈打断。
“练什么练,还有很多正事要办,你以为结婚就只是说一句就可以的吗?你需要一个个地给好朋友送请柬,安排人布置场地,找几个靠得住的伴郎…”
边说,玖辛奈还一遍掰着手指,说完才轻轻瞥了舍人一样。
“就他还忙什么?每天都是鹿久在帮他处理大部分的事务。
他为什么这幅表情你看不懂吗?就是一个人单身太久了,需要找一个女朋友,明明身边就有那么好的却愣是看不见。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怎么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说的就是他!”
给了舍人好几个白眼,显然是在为自己的好姐妹灵香抱不平。
水门却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好似他明白了。
“正好,本来还想等到明天再找你,既然你自己来了,那么作为我最好的朋友,伴郎人选必定有你一个。”水门笑着说道。
舍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被玖辛奈这么一嘲讽,也算是从吃了狗粮的一系列后遗症中缓了过来。
“我可以拒绝吗?身为火影,我想做证婚人。”
“不行!”*2
水门和玖辛奈几乎是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还是由玖辛奈说道:“证婚人你还不够资格,我们已经邀请了自来也老师,就是你过几天给他放个假,派人去前线顶替他几天,反正现在云忍也很老实。”
舍人眼睛一瞪,脖子一梗,“要是我说不呢?是不是能让我做证婚人了?”
叮叮叮…
金属锁链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在房间内。
玖辛奈捏着粉拳,虽然没有发出“咔咔”声,但相比于那个声音,这金刚锁链的声音明显威慑力更大。
舍人表情一僵,举手投降,“我就开个玩笑,你们两结婚,我肯定要做伴郎啊,要是谁不让我做,我就跟谁急!”
说着,摆出了一副义正言辞的坚定模样。
也只有在他们两人面前,舍人才会露出他们这样的年龄所应该有的相处状态。
其实舍人的年龄相比于水门和玖辛奈还是要小一点的,所以两人从一开始,就是用对待弟弟的态度在看待他。
这一点他当然也清楚。
只可惜,他年轻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不算太成熟,但也比他们要大一些的心。
他才是真的用看待弟弟妹妹的的态度去看他们两人。
典型的你以为是你在保护我,其实是我在保护你…
“身为火影,我们的婚礼布置,你是不是也给包了?”玖辛奈仿佛尝到了甜头。
这一点简单,舍人拍拍胸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