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vja非常不錯小說 世子的崛起 我的長槍依在-七百二十四、準備詐騙看書-cl6rq

世子的崛起
小說推薦世子的崛起
“鞑靼马!大帅。”耶律脱乎道:“那些矮马是鞑靼人的马,产自北方草原,而如今景军有大量鞑靼马,刚刚属下粗略一看,少数上万,他们哪里来的?有可能鞑靼人与景国勾结,让景国人把我们大军吸引到南面来,到时候鞑靼人再奇袭上京…….”
乌林晃眉头也皱起来,因为这不是没可能的,鞑靼人的反叛已经不是什么新消息了,而上京距离鞑靼人太近,如果鞑靼人真的与景国人联合,那么……此时上京能够调动的军队只有一万多人。
而且这其中有五千多还是巡防的民兵,需要临时调集,能不能集合那么多人都是问题。
“耶律脱乎将军,你继续注意景国动向,我回去给皇上写信!”乌林晃说着匆匆下了城头。
城外景国大军暂时退下,在山海关西北十里左右的地方扎营。
耶律脱乎可不觉得景国人是怕了,心里越发紧张起来,景国的动作太过有条不紊,太过训练有素了,他们要是急匆匆攻城自己心里还有底,他们越是如此,越让人捉摸不透。
……
辽西的天空战云密布,全天下的目光都汇聚在此,天下最有实力的两个国家,金国和景国在此碰撞,这次撞击必然会改变天下大势,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影响许多大小团体的对外策略。
所以天下人都紧张的看着,只是当人们的目光汇聚到辽西的时候,没人注意到在西北面的大草原上,一个叫大蒙古国的国家正悄然崛起。
金国此时没有余力去官曾经是他们附属的草原各部,景国管不到,而夏国虽然与草原上的鞑靼人时常有摩擦,只是以他们的实力无力北上,草原人最大的敌人是各部之间的不合厮杀。
可如今各部都臣服于一个叫铁木真的人,而景国和金国的战争又给予他们机会和时间…….
…….
铁木真的脸看起来不够凶神恶煞,甚至看起来很有福相,很和蔼,死在他手下的无数人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也与他的的作为手段完全不符,在一统各部的路上,他的胆略与凶残同等使人折服。
他站在风中,缓缓举起双手,感受着风,看着远处群山起伏,整个大地没有是令人舒心的绿色,一眼看不到尽头。
“万能的长生天,祈求你宽恕我的罪恶吧,我得兄弟是个疯子,他玷污了叔父的威名,让他死后遭受苦难,我不能坐视不理,举起屠刀是迫不得已,并非我得本愿…….”他声音低沉,说得缓慢,像是倾诉,又如自言自语。
他的大将,速不台,者勒蔑等,兄弟,还有几个儿子,女儿都在后方远远看着,没有人上前。
铁木真之所以向长生天忏悔,是因为他刚刚杀了自己叔父的长子,他的兄弟。
铁木真的叔父王汗统帅克烈部,向来与他站在一起,他们一起击败各部联军,一起打败塔塔尔部,在最关键的时候,王汗给予了铁木真最有力的支持。
王汗的长子却一直活在阴影之中,因为他和铁木真是同辈,却总感觉自己什么都比不上铁木真,一直担心王汗死后会将克烈部交给铁木真而非他,特别是几年前与金国联军打塔塔尔部时,当时金军的主帅完颜宗弼一句话让他更加戒备铁木真,处处与他作对。
铁木真也感受到了敌意,只不过因为王汗对他的恩德一直在隐忍,直到他那兄弟做出了一件让他忍无可忍的事。
铁木真信奉长生天,不过他从不排斥任何宗教,在他统治的土地上,任何宗教都可以存在。
而他的兄弟,为对抗长生天,从西域引进景教(一种基督教的变种,糅合了其它宗教元素),并强行命令他的臣民信奉,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在王汗死后,他照着景教宗教传说,将自己父亲的头割下来,剥出头骨,带上金冠,以蜡封,然后当成圣物天天供奉!
此举对于东方人来说简直是最大的亵渎和侮辱,他的弟弟忍受不了哥哥的疯狂,奔走乞颜部哭诉告知。
铁木真其实早有一统克烈部的心思,东方的诸多部落早已一统,只有西面的克烈部和乃蛮部两大大部落还没有纳入他的麾下,于是接着这个机会,加上早被他安插在克烈部的兄弟,里应外合之下攻灭克烈部。
他的版图再次向西延伸,已经触及到最后的强敌乃蛮部的领地。
铁木真向长生天祈祷完毕,慢慢转身,阿刺海别吉一下冲上来,她因为要和景国做生意才没有去汪古部,而最近传来消息,汪古部的老可汗已经病得下不了床了,等到明年他很可能永远不用去了。
阿刺海别吉抱住父亲的手高兴的说:“父汗!以后我们的领疆从斡难河西面直到大鲜卑山,辽阔的大草原,比天下所有国家的疆域更加辽阔,父汗才应该是天下之主!”
“哈哈哈哈。”铁木真大笑,脸上丝毫没有刚才的悲伤,“天下还要我们最大的仇敌金国,南边还有景国呢,不过听说最近他们在打仗,你有他们的消息吗。”
说着众人都围了上来,以铁木真为中心。
“听说景国出兵十万,统帅是皇太孙,那个叫李星洲的人,可能现在已经到燕山府了。”阿刺海别吉回答。
“十万大军,景国果然富有,出兵动不动就这么多人。”
“南方产出的东西很多,朝廷的税收自然就多,人也多,出兵就很多,不过我们草原的男儿更有血性,能以一当十。”阿刺海别吉骄傲的对父汗道。
铁木真听了再次高兴的大笑,随后微微皱眉说:“这是个大好机会,十万大军,金国肯定要把大部分兵力往南方调,那北方就没有多少人了,如果我们突袭上京…….”
随即他又摇头:“可惜,哲别已经率领主力先一步向西进发,乃蛮部才是我们主要目标。”铁木真是个十分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人,机会固然诱人,金国也是他最大的仇敌,最终的目标,但他明白首先要一统草原,没有后顾之忧才能放心和金国对抗,要一统草原,那么最后也是最大的顽敌乃蛮部就是首要目标。
至于机会……铁木真缓缓看向远方,他有信心,不需要景国的班助也能击败金国。
阿刺海别吉插嘴:“我们可以借此与景国谈判,多要些好处,就说只要给好处,我们就从阴山一带出发,直击上京,和他们两面夹击金国。”
“公主,可我们没那么多人手。”速不台插嘴。
“什么是人手?我们派出一千人在上京北面袭扰金国那也是出兵!”阿刺海别吉狡黠一笑。
铁木真点头:“不错!这是个好主意,景国的铁甲、弩具的厉害早有见识,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