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h95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起點-第二百八十八章 迴響讀書-jvgbk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啊嘞?”仙道被原田突然喊暂停这操作给秀了一脸。
于是后退两步,单手拄着球棒站在那里看着场中的投捕。
“这次又要干什么?”
场中传来了成宫鸣不满的声音。
随后就是成宫鸣断断续续的喊声。
……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啊?我绝对会压制住的!”
……
“我知道了啦!快点回去!都说了,脸太大,太可怕了!”
“所以说太大是什么意思啊?”
原田难得的还了一嘴,随后两个人又把额头堆在一起顶牛!
“这两个人到底在聊些什么啊?
很开心的样子!”仙道笑着看向了投手丘。
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声音,也没有办法判断两个人说了什么。
“都说了!我知道了啦!快点回去啊!去……去去!”不一会儿,在成宫鸣的驱赶声下,原田一脸气愤的回来了。
“久等了!”回来的原田和主裁判示意后,蹲了下去!
“很有趣的样子啊!”仙道忍不住问道。
“哎!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啊!
鸣,他!”
“不是很可爱吗?”
“可爱?说的也是,不过也很烦人!”原田笑了笑,并且选择性的忽视了仙道的没大没小。
有的时候,向往,喜爱这种情绪会让人盲目,就好像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既视感。
仙道的没大没小,到了原田这里变成了洒脱,平易近人,甚至可爱的表现。
如果成宫鸣知道原田的看法肯定会说:“鬼的平易近人,鬼的可爱哦!你是没看到三天前是怎么气我的!”
“play!”
两个人能聊这么多,主裁判可是给足了面子,之前两人可没说几句就被警告了呢!
可能观众的欢呼太吓人了,想给这些孩子们多一点时间调整,也可能因为这场任意精彩的比赛给选手们的奖励,不管怎么说,算是合理性的给予绿灯!
“虽然之前的打击以及上一轮的本垒打不可能没有影响!
但是你都这样说了!那么就投过来吧!”
不管两个人发生过什么,王牌的状态终究是要放在最优先考虑的,战术是冰冷的,但是执行的人不是。
人需要根据情况进行调整的,国友教练也相信选手的判断。
“仙道!”
“鸣!”
“压制住他啊!鸣!”
“打出去!”
“首球!用一个变速球试探一下吧!
投进坏球就行!
……,投刚刚被打出去的球路需要勇气,同样的成功投出来的话,也会给鸣带来一些自信吧!
而且仙道从未对变速球出过手,同时他这种靠后等球变化后出手的站法。
如果刻意投这种可能会出现反弹球的坏球,也不可能打出去吧!”原田在心中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变速球嘛!明明之前雅桑说了那样的话来着!
绝对……,绝对要带这个队伍去甲子园!”对于成宫鸣来说,之前的本垒打伤害要大的多,这次的安打反而没有那么大的打击。
也就是说他的状态要比原田想的要好一点。
“刚刚被四棒漂亮的打出去后又要应战同级别的重炮,
是青道重新拿回领先呢?
还是王牌绝地反击呢?
瞩目的首球!!”
成宫鸣憋了一口气,用出全力投出了第一球。
变速球由于是依靠手指来降低速度,手臂全身的发力一点不比直球少,所以才会有迷惑性。
“啪!”
“坏球!”
“果然一动不动!
如果他的弱点还在的话,这一球应该是在赌不会进入好球带!
不过,哪怕不愿意,身体也应该会开始习惯这个球速才对!
……
对左边的强打者投变速球还是有点害怕啊!
如果失投的话就是一个绝好打的球路!
但是对每一球都异常执着的鸣的话!
永远值得在关键时刻信赖他!

想到这,原田继续打出了暗号!
成宫鸣看到暗号后,思索了一下,谨慎的点了点头后,站直了身体!
“鸣!”
“让他打过来吧!”
“绝对会阻止他的!”
“打出去!仙道!”
“打出去!打出去!打出去!”
“呼!这家伙的球如果这么好打出去我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听着场中的声音,仙道在心中吐槽道。
“第二球!”
“啊~!”
“咻!”
“轰!”
“兵!”
“咻!”
“碰!”
“界外!”
“这一球远远了偏离了场内,打在了三垒手身后的护栏网上!”
“好快!这个打击速度!”吉泽难以置信的看着身后的护栏网!
原田就好像没看到这一球的效果一般,直接摆出了下一球的暗号!
“要彻底挥动手臂!球路也要压低啊!”原田盯着成宫鸣!
成宫鸣将手放进手套里准备着下一球!
“只要压制住他就行!压制住的话……”
“呼!”
“双方对决的第三球!投了!”
“咻!”成宫鸣将两根手指夹着的球用力甩出!
仙道踏步后,下半身一边进行着挥棒的动作,一边等待着球是否发生变化。
“指叉球!”
当球快进入本垒开始变化的时候,仙道第一时间认出了球种!
“挥棒了!……”原田紧张着等待着结果。
“轰!”
等待的时间显得有些漫长,不到0.3秒的时间好像过去了好几秒一般。
“兵!”
“啊!”成宫鸣在球被打到的瞬间惊呼出声。
“左外野手!!!”
“打到了!会进去吗?”
全场屏住呼吸,稻城实业外野手玩命的狂奔。
青道一方激动的表情以及稻城实业一方惊恐的表情尤为分明。
国友教练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啪!”
球进入了外野看台一名观众的手套。
但是,
“界外!”边裁喊出了让稻城实业全体松了口气的判定。
“可惜!!!”青道以及全场大部分观众都是这个态度。
“好险!!!”这是稻城实业的忠实拥垒以及声援席的选手们的声音。
好多稻城实业的板凳席选手都松了一口气,瘫坐了下来。
“呼!”国友教练一脸冷汗。
“只差数十公分!只差数十公分啊!
真的吓死我了!如果在这里再被打出一轰的话!……
那么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我们最后的夏天就要结束了呢!”稻城实业的某三年级替补都快被吓死了。
那一球真的只差一点……
导致稻城实业一方,完全对追逼了仙道,没有丝毫高兴的情绪产生。
青道有的也只有可惜!
“打得到!打得到的!”欧尼桑反应最快,给仙道打气道。
“打出去吧!仙道!”
“乌拉!”
“呜嘎!”
然后其他前辈们也是用各种奇怪的声音给仙道加油。
……
“峰桑!”大和田吃惊的问道。
“……,啊!如果在这里再被打出一支本垒打的话,这场比赛基本就要结束了!
就算是成宫鸣也很难接受,连续两个打席被打出本垒打的事实吧!”峰富士夫也是被那份吃惊卡住了一般,松了口气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特别是在成宫君稍稍被打击士气的现在,面对明显状态绝佳,超水平发挥的仙道。
如果直接被打出去,才是真的可怕!”哪怕中立的他,都不得不为稻城实业捏了一把汗!
“好险!刚刚那球有一些偏高了!
果然还是不能完全不在意刚刚的安打吗?
还是说之前的本垒打还有影响?”想完,原田打出了一个暗号。
看到暗号的成宫鸣咬了咬嘴唇。
而原田没有丝毫动摇,眼神坚定的看着成宫鸣。
虽然表情异常的纠结,带着强烈的不安心,但是成宫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呼!”见状,原田松了口气!
“呼!我今天的运气不错啊!”仙道这时在原田的旁边开口说道。
“你……,今天状态还真的好啊!”原田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简直就是状态绝佳,超水平发挥的那种!”然后摆好了姿势。
余光中看到原田动了一下然后起身。
“怎……”仙道刚想问,“怎么又想暂停”的时候,发现原田像左也就是右打席方向……,伸出了手套。
“捕手站起来了!……敬……敬远?
稻城实业选择了敬远打者?在刚刚追逼的情况?”解说难以置信的看着稻城实业投捕。
哪怕主裁判都是吃惊的表情,随后也选择了释然,只有站在这里才能感受到,这个打者的压迫力到底有多强。
为了队伍的胜利,在某些时候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
“不能让状态还差一口气的鸣和状态绝佳的仙道一决胜负!
这一切都是为了胜利!”原田这样想道。
而且,选择这种保送方式,也希望成宫鸣能多节省一点体力。
“啪!”
“坏球!”
“啪!”
“坏球!”
“啪!”
“坏球!”
“四坏球!”
忍受着巨大的屈辱,成宫鸣带着无尽的怒火连续投了三个坏球。
“乓乓!”仙道丢下了球棒,带着莫名的表情,深深的看了一眼投手丘的成宫鸣,摇了摇头走向了一垒!
而这个动作,彻底让成宫鸣的怒火以及屈辱感达到了机制。
在成宫鸣的眼中,仙道的眼神就好像带着无数的嘲讽,看着自己一般。
让他想起了三天前仙道的话!
“只要你到时不要保送我就好!”
“只要你到时不要保送我!
不要保送我!
……”
那一句话在此时成宫鸣的耳边反复回响。
“你说什么?谁会保送你啊?
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被我打到哭鼻子吧!”他也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回应。
但是,今天的比赛,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
一支场内本垒打,一支本垒打,以及一支一垒安打!
三振只有一次,而且现在还要保送这个混蛋,并且承受他的嘲讽!
“闭嘴!”成宫鸣感觉自己要被气疯了,想要脑海中回响的声音停下!
但是一想到去年的败北,一年以来的种种经历,他只能忍着。
最终,他还是压住了自己的情绪……
眼中只剩下了无穷的火焰。
实际上,仙道之前的眼神,并没有嘲讽成宫鸣的意思在里面。
说实话他反而很佩服成宫鸣,愿意为了胜利做出这样的牺牲。
如果角色互换,仙道不敢保证,自己是否也能做出同样的选择。
然而,永远也不会有答案。
“这样一来,就是一出局一二垒!
打者六棒的增子!”
“增子桑!这次敬远我不知道是吉是凶,
但是,如果那个人会出现可乘之机的话,恐怕就是在现在了。”在一垒的仙道盯着打击区的增子,心中暗道。
原田同样清楚,但是他相信成宫鸣。
应该说,是稻城实业全员,都相信自家的王牌!
“有这个眼神就是没问题了!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鸣的胜利的执着到了这种程度,监督告诉我要保送仙道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如何去说服他。
这样的话!
我们肯定会赢!”原田的表情变得无比的坚毅。
心理虽然那么想,该做的试探也绝对不能少。
“首球!外角球!不需要投进好球!
要充分的挥动手臂啊!”
“呼!”
“咻!”
……
“乒!”
首球出手!
“呦西啊!首球攻击!”
“上啊!”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颗高高飞起的小球。
“ku!ku!ku!ku!”
“啪!”
“出局!”
卡尔罗斯快速退到了大后方的护栏网附近,将球轻松接到后,直接传向三垒,防止哲队偷垒包。
虽然哲队的速度没有多夸张,但是绝对称得上快。
“额!卡尔罗斯……”布丁前辈不甘心的放慢了跑垒的脚步说道。
“啊!可惜啊!!!”
“连续两个打席都出现这么可惜的球!果然今天的运气都在稻城实业一方嘛!”
“又是那个孩子!”大和田秋子再次有些吃惊的说道。
她感觉今天一天就把不知道多少年的吃惊给用完了。
“保送后,投手状态不稳定的首球!
瞄准这点,这本身到是不错啊!”峰富士夫反而有些适应了吃惊冷静的判断道。
而成宫鸣看到这球后,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应该继续这样下去了。
投球本身是不能这样鲁莽,反而需要心平气和,才能控好球!
才能把自己的力量发挥出来。
自己本身的状态并不算差,甚至可以说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