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62g精华小說 最強狂兵 txt-第4718章 天下誰人不識君!展示-e459f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这种时候,不斩草除根,显然不是苏家的风格。
当那一台红旗轿车缓缓从尾舱门开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相比较苏老爷子和苏无限而言,苏锐的手段在某些时候还是显得太柔和了!
既然手里有王炸,就直接甩出去,别管把敌人炸死还是炸懵逼,先炸再说!
堂堂正正,轰轰烈烈!
尤其是在外交的时候,类似的手段会起到极大的作用。
苏锐很少会这样,除非整个人被激怒到一定程度才会如此。
所以,年轻人的成长,还需要时间和磨练呢。
红旗轿车缓缓开下运输机,转了个弯,那大气且庄重的车头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这一刻,包括拉米瑞兹在内,所有来自五角大楼的高级军官们,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种天然而来的压迫感,让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虽然车型已经很老了,似乎并不是新世纪的产物,可是,没有人会轻视这辆车,更没有人会觉得它跟不上时代。
就连国土安全部的副部长鲁纳斯,此刻也从七荤八素中清醒了过来,他定睛看着那红旗轿车,心中的愤怒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惶恐!
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像有无底深渊在面前缓缓展开!
此时,鲁纳斯在惶恐之余,还觉得委屈极了……我们不就是想要把苏锐留下来吗,你们华夏至于直接让“核武器”出场吗?
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外交部会顶着巨大的压力,让这一架飞机降落在卢娜机场。
毕竟,换做是鲁纳斯自己,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更没有拒绝的胆量!
…………
在华夏,这种型号的红旗轿车充满了极其浓烈的象征意义。
那意味着尊严、胜利、自主,以及……希望。
民族的希望。
并不是刻意要把红旗轿车特地上升到这样的高度,而是在那个年代,这一台车,确确实实象征着太多太多和华夏民族有关的东西了。
绝大多数华夏人,对于红旗轿车,都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怀,从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直到现在,这种情怀或许有所减弱,但其实一直蕴藏在心底,从来不曾消散过。
那一面红旗,和华夏的民族自豪感,高度相关。
而现在,这一台在华夏都久不露面的车子,却出现在了大洋彼岸的米国!
说不上为什么,当苏锐看到这一台黑色轿车的轮廓之时,眼眶顿时就红了起来。
他的鼻子,很酸,很酸。
感动和感慨的情绪交织着,在苏锐的心里蔓延。
这种感觉大概就类似于,你在对敌人浴血奋战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并不需要你孤独前行!
当然,苏锐本来也并不孤独,这一次的米国之行,他已经有足够多的战友兄弟站出来了。
但是,此刻,却和以往都不一样!
这后盾真的很强大,强大的让苏锐只想喊爸爸!
苏无限也看着这一台红旗轿车缓缓开过来,他的眼睛里面有着怀念,有着豪情。
无论是怀念,还是豪迈,这样的情绪在以往都很少在苏无限的身上出现,然而,这一台经历了风雨沧桑的轿车,却把这几种情绪从苏无限的心底深处全部勾起来了。
这一台红旗轿车,见证了华夏的发展与崛起,而苏无限这一代人,又何尝不是共和国的见证者?
这些年栉风沐雨,筚路蓝缕,终于,复兴的希望就在眼前。
而现在,似乎到了接力赛要交接棒的时刻了。
此刻,从这一台红旗轿车的身上,苏锐似乎读出了另外一种意义。
传承。
“你准备好了吗?”苏无限很突兀的问了一句。
苏锐明白自己的哥哥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其实还没完全准备好,但是……”
苏无限直接打断:“有但是后面的半句话就够了,前面的不用说出来。”
苏锐摇头苦笑,随后摸了摸潮湿的眼角。
有些话,确实不用多说,彼此的心里都明白。
…………
这一台红旗轿车第一次、也是曾经唯一一次出现在米国的时候,已经是近四十年前了。
那时候的苏锐还没有出生。
那一次,苏耀国受到米国总统埃蒙斯邀请访米,几乎轰动了整个世界。
很多国家的人,都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转播,他们都看到了红旗轿车,看到了世纪握手。
那一次,四手相握,这个世界风止雨歇。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有些人的头发白了,有些人已经不在了。
这一次,这一台红旗轿车重又出现。
只是单纯的为了受委屈的孩子出气,还是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看着这一台轿车缓缓开过来,苏锐的眸光微动:“哥。”
苏无限还有点不太适应这样的称呼,回道:“嗯?”
“这台车,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出现在米国了吧?”
“可能是吧。”苏无限停顿了两秒才回答。
“爸老了。”苏锐轻声说道。
“不止是爸老了。”苏无限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眸光之中所体现出来的情绪稍稍有些复杂,随后,他笑了笑,说道:“我也是。”
苏锐闻言,眯了眯眼睛。
和以往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所不同的是,苏锐的这一次眯眼,是为了不让眼泪流出来。
而此时,车子已经驶到了苏锐跟前。
那车标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
红旗!
这一次,猎猎红旗,注定要在这大洋彼岸异国他乡的土地之上迎风招展!
…………
红旗轿车行驶到苏锐的跟前,缓缓停下了。
坐在后排的人,并没有像苏无限一样在车里等了这么久,而是直接打开了车门。
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白发老人,出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里。
中山装。
这个在华夏重要时刻极具象征意义的服饰,这一次,被这个老人穿在了身上。
自从退休之后,苏耀国穿运动装已经很多年了,这一次,当老爷子重新穿上中山装的时候,让人刹那间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四十年前。
可是,他的那满头白发,又在提醒着所有人,此刻,已不是从前。
“爸。”苏锐喊了一声,眼眶更红了。
停顿了一下,他说道:“我给您拖后腿了。”
在苏锐看来,让老爷子一把年纪还远渡重洋来替自己撑腰,这就是做儿子的失败。
苏无限微微一笑,在一旁摇了摇头,似叹气,似感怀。
苏耀国也笑了笑:“臭小子,怎么会拖我后腿?我欣慰还来不及。”
我欣慰还来不及!
老爷子的这句话,无疑给苏锐这一次的米国之行定了性了!
苏锐的喉咙被一种情绪堵住了,他想要说一声谢谢,但又觉得这两个字太轻太轻。
“苏先生,您好。”
米国国防部长拉米瑞兹说道,随后,他敬了一个军礼。
他眼中的情绪,从意外、震惊、波澜四起,到现在的郑重与肃穆。
拉米瑞兹身后的那些高级军官们也是一样,他们齐刷刷地抬起右手,放于太阳穴的位置,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认真。
甚至有些军官的眼底还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没有谁不认识这个华夏老人,每一个人的心里面对他都充满了敬意。
这种立场,和国别无关,和立场无关。
在这个老人的面前,绝大多数米国人心中所拥有的毫无来由的骄傲,都荡然无存。
…………
这一台红旗轿车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举世瞩目,卢娜机场更是彩旗飘飘。
而这一次,没有彩旗,没有欢呼,有的是一地的伤员与血迹。
这位老人上一次来到此地的时候,两国在止戈多年后迎来了真正的破冰。
可这一次,是否会烽烟再起?
苏耀国的个子并不算高,可是,他就这么站在卢娜机场上,在拉米瑞兹等一系列高级军官看来,这位老人仿佛撑起了天与地。
所谓的定海神针,不外如是。
苏耀国的双脚站在米国的国土上,已然定了这里所有的风波!
拉米瑞兹虽然身为国防部长,但是,在他看来,自己和苏耀国之间还是相差了无数个级别,是的,哪怕连做接待工作,也很是有些不对等的。
“苏先生,您这次来……”拉米瑞兹还没说完,主动把后面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苏耀国根本无需再说明自己此次的来意,父子两个只是这么并肩站着,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麦克怎么没来?他不可能不知道这边的事情。”苏耀国微笑着问了一句。
“这……将军最近在休养,他前一段时间做了心脏手术……”拉米瑞兹有点凌乱,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位现任防长一生见过很多波澜,但是现在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苏耀国口中的麦克,拉米瑞兹口中的将军,所指的都是同一人——就是那位唯一还活在世上的米国五星上将!
拉米瑞兹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一个华夏军神,一个米国军神,再度碰面的时候,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来?
“那让埃蒙斯来接我吧。”苏耀国的脸上仍旧带着淡淡微笑,看起来平易近人:“我就在这里等他,像四十年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