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319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中世紀崛起 起點-第四百四十三章 血債血償讀書-52ksb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斯考特,你感觉怎么样?”站在床边的库伯等民政一众官员站在斯考特的床边轻声对他问道。
斯考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前来看望自己的同僚,轻轻点头示意。经过医士的救治,此时,斯考特的脸上已经不再那么苍白,恢复了不少体力,只是暂时还不能下床走动。
“北~北关~”
“斯考特长官,您说什么?”站在一旁的一个民政官员看到斯考特的嘴唇微动,“您是说北关军堡吗?”
斯考特努力想说出这几个字,无奈身体太虚弱。
“您放心,北关军堡守住了。特里铎克长官带领威尔斯军团的五十个骑兵赶来救援,敌人死伤大半,几个首脑也被抓了,现在正北我们关在山谷呢。”
斯考特嘴角轻微翘起,眼里的泪花不断打转~
“斯考特,”库伯看着斯考特那翻模样,极为心痛。“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了,索性保住一条性命。”库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此次我们山谷损失巨大,农兵战死一百多个,几乎每个人都负了伤。好在特里铎克及时赶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啊~”
“是啊~”
一众官员都唉声叹气。
“你就好好养伤,山谷防御和收复蒂涅茨的事情就交给特里铎克了。”库伯关切地对斯考特说道。
斯考特连连点头,目送库伯他们走出房前去看望慰问其他伤兵和死亡士兵家属~
…………
为了尽快处理这次山谷守卫战留下的诸多事宜,待民政官员将各地毁损情况和人员伤亡统计完毕后。库伯就派人通知民政各官员以及木堡女主人洛蒂,山谷领神甫哈米什和刚从马尔西堡赶回来的特里铎克等人到山谷木堡领主大厅商议后续事宜。
“……诸位,”特里铎克对在座的参会人员说道,按照库伯大人的吩咐,我已经做好了此次山谷守卫战的战损统计,战死农兵一百一十五人,其中有两个是在返回山谷的途中不治身亡,另外四个于昨天晚上逝去,山谷医士已经尽了全力抢救,但还是没能保住他们的性命。”
“阿门~”
“阿门~”
众人为这六个不治而亡的山谷农兵哀悼。
“其中重伤员一百二十一人,剩余的其他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受了轻伤。”特里铎克继续说道,“回援的威尔斯军团骑兵有两个受了轻伤,并无大碍。这就是本次战役山谷的人员损失。”
“好,接下来,民政的官员介绍一下山谷郡城各地的房屋和农田毁损情况以及人员损伤情况。”库伯示意民政官员发言。
“首先,直属于山谷的温切斯特顿庄园被悍匪一把火焚毁,由于庄园主体是石砌结构,烧毁的仅是屋顶和房舍内的木制结构,后期修复的困难少了很多。莱恩庄园和西南农场尚未遭受破坏。温切斯顿庄园周边的农田被焚毁三十英亩。在人员损失方面,温切斯顿庄园两个农兵和里面留守的几个老农户都被杀,那几个农户是被关在木屋里面烧死的,民政已经派人将他们的尸骨安葬。”
库伯点了点头。
“蒂涅茨郡城里有二十八间民房被毁,这其中多半是居住在城里的乡绅的私宅,其他被毁的房屋都是因为靠近私宅而被大火烧毁的。其中死亡五十二人。郡兵死亡十六人。郡城周边的农田被焚毁五十英亩。郡内其他领地被烧毁的乡绅私宅共有四处,死亡人数三十二人。农田加起来被焚毁七十英亩。洛蒂夫人,库伯大人,各位,这就是此次那伙悍匪对郡城各地和山谷造成的损失。”
听完民政官员的汇报,众人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此次悍匪来势凶猛,阴险狠毒,对郡城各地和山谷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严重扰乱了郡城的秩序和商贸发展,搞得人心惶惶。
“哼,这群杂种!”特里铎克气得直拍桌子。
看众人沉默不语,库伯接着说道:“夫人,此次山谷农兵死伤惨重,您看是不是先以民政的名义给那些死伤农兵以及他们的家属发放抚恤津贴,此次的战功待大人回来以后再做定夺,民政先记录在册。”
“老管家,我同意您的看法。这次要不是他们用性命抵挡住那群悍匪,恐怕山谷早就不存在了。”洛蒂感慨道。
“那好。民政记录一下,”一个民政官员立刻拿起碳棒,准备好桦树皮。
“死亡士兵每人五百芬尼,重伤者每人四百芬尼,轻伤着根据受伤程度不同发放五十至两百芬尼。”
“另外,夫人,此次死伤众多山谷农兵,您看是不是请哈米什神甫为死去的那些农兵做一场祷告。然后集体安葬。”库伯看了看洛蒂,然后把目光落在哈米什的身上。
“这是应该的,哈米什神甫,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洛蒂对哈米什说道。
“尊敬的夫人,愿意为您效劳。”哈米什起身答道。
“还有最后一件事,”库伯转身对特里铎克说道,“斯考特因伤正在养病,山谷防御和收复蒂涅茨的事就交给你了,特里铎克。”
“请老管家放心,我一定将盘踞在郡城里的剩余山匪全部剿灭!”特里铎克眼里充满了怒火。
…………
第二日,山谷领木堡门外的空地上,身着深色亚麻布服饰的山谷一众领民站得整整齐齐。这些人当中,有的是木堡周边的领民,有的是凌晨就走出家门,经过连接谷间地村落和木堡之间的那条道路打着火把赶来的农户。天空下着小雨,地面上被踩出的鞋印里已经积满了雨水。雨滴在山风的呼啸下毫不留情地朝山谷领民们的脸上砸去,然后溅落。即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慢慢地打湿,也没有一个领民跑去屋檐下躲避刺骨的雨水。
木堡大门外面的台阶上,身着一身黑色罩袍的山谷领神甫,山谷女主人洛蒂及子爵独子小乔治,民政官员库伯,连队副长特里铎克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所有人表情严肃,连四五岁的孩子也知道此时不是打闹的时候,乖乖地跟在大人身边……
“各位,以上帝之名,作为我主的忠实奴仆,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守卫山谷而逝去的那些勇士祈祷。”山谷领神甫哈米什开口说道。
“为了守卫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的亲人,朋友,孩子,妻子。面对那些如恶魔禽兽一般凶狠恶毒的敌人,这些无所畏惧的男人拿起手中的武器冲在了最前面。他们当中有的人是父亲,有的人是儿子,还有的人是丈夫,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男人,勇敢无畏的男人!”哈米什激动地说道。此时,站在空地下的女人们已经忍不住落泪,但没有一个人哭出声,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缓缓地顺着脸颊流落到地上……
“他们用自己的血肉抵挡住了敌人的长矛利剑,为山谷的所有人换取到生的希望。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们,记住他们的名字,记住他们战斗过的地方。我们要告诉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是我们山谷的英雄!是我们山谷的勇士!”哈米什激动地挥舞着手臂。
“愿上帝与他们同在,愿他们纯洁高贵的灵魂得以在上帝的庇佑下得到永远的安息……”
“阿门……”
“阿门……”
…………
第二日,在民政的安排下,战死沙场的山谷农兵集体安葬在谷间地一块还未开垦的荒地上。山谷主要民政官员和洛蒂,特里铎克都参加了葬礼。
一块巨大的墓碑上写了这样一句墓志铭:你们生而平凡,但你们死而伟大。墓志铭下方密密麻麻地刻满了一个个名字:费曼,乌拉,卡门……
…………
威尔斯军团回援山谷的骑兵经过几日短暂的休整后,带着被俘的道尔和暗地里背叛亚特的几个乡绅领主一行人朝蒂涅茨城赶去。
待三十多个骑兵连同中间被绑住双手的道尔等人出现在南城门外不远处时,负责值守的农兵敲响了告警的钟声。待道尔手下的人跑到南城门上一看自己的长官已经被俘,并没有多做抵抗。
待城门被那些早已吓破胆的农兵打开前,四个人早已一溜烟儿地朝北城门而去。但他们没有那么好运,很快便被追上去的骑兵抓住,被带到蒂涅茨的南城门之下。
此时,道尔和一众乡绅跪在地上,身后对应站着一个手持板斧的威尔斯军团士兵。看到这阵势,几人拼命求饶……
早在特里铎克受命动身回援山谷出发之前,亚特把他单独对他交代过:此次作乱的匪首和其他有关联的人等一旦被俘,先行关押起来,待处理完山谷事宜后带往蒂涅茨当众斩首。一来可以安抚人心,二来可以震慑那些背地里反对亚特的势力。
“我受亚特大人之命,特来剿灭这群攻占郡城,杀害郡民,焚毁房屋,无恶不作的乱贼。经过我们的审讯,这些杂种是索恩宫廷派来的探子。”此时围在周边看热闹的郡民议论纷纷。
“他们的目的就是扰乱蒂涅茨郡城,偷袭威尔斯军团的后方,逼迫威尔斯军团撤军。你们说他们该不该杀?”
“该杀!”
“该杀!”
受够了这群悍匪近日来的所做所为的郡民群情激奋,纷纷将手里的石头和鸡蛋蔬菜朝那些家伙砸去。此时早已面目全非神志不清的道尔仍然低着头,任由那群贱民侮辱谩骂自己~
“我以伯国东南边境蒂涅茨城镇守者,伯国子爵,威尔斯军团兼南疆守备军团军团长亚特.伍德.威尔斯之名,判处这群叛国者死刑!”
“刽子手,行刑!”
在众人的注视下,这群家伙的脑袋被身后的士兵举起的斧头纷纷砍落在地下,喷薄而出的血柱吓得胆小的郡民阵阵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