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07g熱門都市异能 進化之超越星辰 愛下-01510 七天(DAY3)閲讀-tm6e9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拆除并安装新的温控系统设备的速度比秦欢想象中快得多。下午设备运来,晚上十一点多就安装完毕了,不过后续调试还需要点时间。秦欢借着机会和熊恩智聊起了这段时间7号避难所里的事情。
这姑娘很健谈,也很爽快。
秦欢与她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大概聊了一下灾难发生以后的各种事情,以及最近1号避难所出问题之后7号避难所高层的态度之类的。从熊恩智口中,秦欢了解到其实早在1号避难所遭遇水循环系统危机的时候,周边六个避难所就已经向1号避难所提供了不少的物资支援,甚至原本还打算派驻一批专业人员来帮助1号避难所恢复正常运转。
可是1号避难所的最高管理者邢卓山邢老书记是个要强的性格,他总觉得因为1号避难所的事情而牵累其他避难所是最后的手段,因此,只要1号避难所自己还撑得住就不应该奢求其他避难所来支援。
事实也证明邢卓山对1号避难所的灾情评估是正确的,1号避难所也有能力自己解决水循环系统的问题,但是……后续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邢卓山以及所有人的预期。
“水循环系统应该只是一个引子,目的就是为了让1号避难所门户大开,这样才能有被大举入侵的可能。”熊恩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是目前很多人的共识。
“是啊,不过这帮孙子是真的阴险,居然想出这么灭绝人性的手段……你说,他们要干什么?非得弄得世界大乱他们才满意吗?”秦欢越想越是气愤。
熊恩智也很不理解这些人的做法。
要说他们只是为了夺取资源,那么他们应该早早就结束行动了,可现在他们却在避难所内制造了更大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些人救下来,然后我们就算是用炸的,也要把1号避难所的大门炸开!”秦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熊恩智很欣赏秦欢的态度,不过她明显的有些犹豫。
“从1号避难所现在的情况来看,强行破冰进入避难所的法子太过耗时耗力,没有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虽然我们这边在有补给支援的情况下不用过于担心,可怕就怕1号避难所内部支撑不了那么久。”
秦欢闻言深深一叹,他何尝不知道时间紧迫。但这些家伙临走前居然弄来了这么多水把避难所的入口全封住了,这实在令人费解。
“哎对了!有没有可能从地下进入1号避难所?!”秦欢问道。
熊恩智一皱眉:“从地下?”
“对,之前1号避难所不是为了换装新的沉淀池压力泵而排出了避难所水体总量的30%吗,这些水肯定是排进了一条不会凝结的地下河,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地方不就可以进入避难所了吗?”
熊恩智眼前一亮,但她很快满面愁容:“可问题是,真的有这样的一条河吗?”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声音突然插话进来。
“不用那么费事,你们要想进入避难所,我可以前头开路。”
秦欢闻言猛地回头,手里的枪已经抬起来,但看清对方的模样后他又慢慢放下了。
“是你?!”
熊恩智的反应和秦欢差不多,但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只穿着单薄衣服的青年男子。
刚清理掉避难所上边那些“草蜢”的夏目又折回到雄安城区这边。在茂丰大厦负八层找到秦欢等人后,夏目就听到了他们俩刚才的对话。
“他是谁?”熊恩智问秦欢。
秦欢其实也不知道夏目是何方神圣,只知道这家伙绝不是普通人。
夏目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呢,叫夏目,夏天的夏,目光的目,一个喜欢见义勇为的三好市民。”
熊恩智闻言一愣,对夏目的不正经略有些反感。
秦欢不关心夏目究竟是谁,他问道:“你真的能打开1号避难所的门?”
“不然呢?等你们找到那条地下河我估计避难所里的人也该死光光了。”夏目找了块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他问道:“你们带着吃的吗?我好饿啊。”
秦欢二话没说摘下身后的补给匣丢了过来。
这种类似弹夹的补给匣是高级工程师们针对当下恶劣环境设计的特种保温装置,里头通常会装着流食处理的高能量复合食品,味道一般般,可补充能量这一点绝对一流。
夏目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喝上了。
熊恩智看了夏目一眼后悄声问秦欢:“欢哥,他是谁啊?”
秦欢苦笑一声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之前看他高来高去的样子,说不定是个隐世不出的高人呢。”
“啊?什么高来高去?”熊恩智有点迷糊。
夏目这会吃完了东西,他抹了抹嘴起身道:“好了,吃饱了,咱们开工吧?”
秦欢:“这么快?我这边人还没救呢。”
“那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啊,1号避难所遇到大麻烦了,再不去支援他们,我估计他们就要被全灭了。”说完夏目转身就走。
秦欢急忙追上去:“喂!你是不是知道1号避难所里发生了什么?”
夏目斜了他一眼:“我不叫喂,我有名字的。”
“哦哦,对不起,那个,夏目兄弟,你能不能先和我说说1号避难所里到底什么情况。”秦欢一边跟着夏目一边招呼手下人都过来。
熊恩智也跟了上来,不过秦欢看见后就对她说道:“恩智妹子,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先去避难所里看看情况先。”
熊恩智有点发懵,但还是听取了秦欢的建议。
一群人出了茂丰大厦,夏目站在凌冽的寒风中看着远方的天空道:“那些家伙把避难所当成了白鼠笼子,现在里头全都是被神性感染的怪物,侥幸没有被感染的幸存者少之又少,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其他的,你跟过来自己看吧。”
说完夏目腾空而起,离地三十米后带起一阵狂风直飞向1号避难所。
秦欢和手下的人都看傻眼了。
好家伙!原来是个神仙啊!
愣了一阵,秦欢立即说道:“快!咱们去避难所!”
众人立即上了雪履车赶往1号避难所。不过他们的速度比起夏目可就差的太远了。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从市区飞到了1号避难所附近的夏目在落地后先深深的吸了口气,冰冷到足以凝结人体全身每一个细胞的寒气到了夏目的身体内却化作灼热的火焰升腾。
黑夜中,原本静寂无声的青年男子身上陡然间腾起数丈高的火焰。如降世炎魔一般的夏目双眸赤红,他嘶喊一声,更多的寒风聚拢过来。
可是这些寒风到了近处就被牵动转化为炽热的烈焰。
转眼间,几百米的范围内都被熊熊烈焰包裹。
秦欢带人赶到的时候,夏目已经带着呼啸的火焰向1号避难所的正门走去。那些在极寒环境中远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寒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亲眼目睹这匪夷所思一幕的秦欢此时早已被震撼的无以复加,他身后一众特勤队员也万万没想到这世界上真的有这般“神仙”人物。
就在众人发呆的时候,只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秦欢等人心底一震,立即动身向夏目那边赶过去。
寒夜中,狂风呼啸,以夏目为原点却将熊熊燃烧的烈焰之势推向更高潮!大约过了十分钟,1号避难所的正门已经清晰可见。
随着一声轻微的吐纳之音,夏目周身缠绕的火焰缓缓收敛回体内。
寒风再度占领此地,可这时再看1号避难所的正门,原先那封闭了正门的寒冰已经被破开了一个偌大的缺口,行走其间,就好像是走在了一座冰封的长廊之内。
看着那略显单薄的身影微微晃了晃,秦欢赶紧上前打算搀扶一把,却被夏目制止:“别碰我,会烫伤你的。”
秦欢只好站在几米外。
玄奥之秘是常人无法参透与体会的,可一旦入了玄奥之境的大门,便能自然而言感受天地的气韵变化。夏目虽然只是初入玄奥,却已经能够与天地融洽,做到阴阳斗转,明暗融汇的程度。但像他这种不计代价,不顾身体撕裂般疼痛的强行牵引还是过于耗费他的精神与气机了。可是不这么作,就没办法在短时间打开避难所的大门,因此夏目决定殊死一搏。
还好,在他力竭昏死过去之前,正门外的“封印”被打开了。
现在只要避难所内部启动大门的开启装置,秦欢他们就能进去了。
然而当秦欢递交了身份凭证后,得到了却不是欢迎,而是质疑和冷冰冰的拒绝!
“搞什么!我是第一中轴派来支援你们的!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秦欢很生气,他反复提交了几次验证后,对方居然关闭了验证通道,这就等于是告诉你,你没资格进来。
气急的秦欢差点抄起大家伙轰击大门。
可是1号避难所这扇大门的强度是可以抵御十级地震的核爆冲击的,不是秦欢用两捆炸药就能搞定的。对方不开门,秦欢就只能傻眼。
一旁盘膝入定的夏目闻声睁开仍旧血红的双眼道:“你的身份如果进不去,那就等吧。”
“等?”
“对,等张烨楠来开门。”夏目幽幽道。
“谁?”
……
有那颗头颅在,宋振林这边几百个幸存者确实安稳了。
可他们的食物和水所剩无几,如果再不能得到补充,接下来就得有人要饿肚子了。宋振林找到张丰宇说明情况后,张丰宇说道:“居住带的补给仓库大都设在汇流区附近,那里感染者众多,冒险过去的话,食物和水不一定带回来多少,麻烦肯定不少。”
这些宋振林何尝不知道,他苦涩道:“但是……如果没有食物和水,大家伙顶多再撑个三四天,然后就得有被活活渴死或者饿死了。”
张丰宇一直在盯着避难所的轴心桅杆,他说道:“如果四天后这一切仍得不到遏制,就算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我们也会落得一样的下场。”
宋振林没听懂:“什么意思?”
“你听说过人造神祇吗?”
“没有。”
“我听说过……而且亲眼看见过。”张丰宇收回目光看着宋振林道:“一个多世纪前,人类在南极发现了三个先行者,他们让人类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受四位旧神支配的,这些神可以随意改变一个文明的尺度,有时候会让它变得很漫长,有时候却会让它加速走向灭亡……人类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决定通过DNA技术创造出人造的神祇,这样或许就可以有足够的筹码与旧神谈判,但是……”
“但是?”
“呵……人造的神祇不过是个笑话,就像一种拙劣的模仿和山寨,没有丝毫的内涵可言……但人造神祇项目却从没有停止过,就像人类对于旧神的探索,对于神性的渴望也从没有停止过一样。”张丰宇说着到指着那庇护着几百个幸存者的诡异头颅道:“那就是人造神祇,他们入侵1号避难所,放出神性的同时也留下了他们的杰作,现在这些东西正在不断通过吸收被感染者体内褪去了兽性的纯粹神性来成长,等到他们足够强大,他们就会破茧而出,离开避难所,成为行走在世界上的新神!”
“什么?!”宋振林听得迷迷糊糊的,他最开始是并不太愿意相信张丰宇所说的这些东西的,可自从见到他带着那颗头颅回来,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去拒绝相信这一切。
因为这是摆在他面前的事实。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是为了弑神,也许……是为了自己成神,实现人类文明涅槃式的进化。”张丰宇说完自嘲一笑:“这么浅显的东西,我居然现在才看清楚。”
宋振林眉头紧锁:“真有人会这么做?”
张丰宇突然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宋振林,可能在他眼中,避难所里的所有人,所有普通人都活的太过于狭隘和普通了。他们被一个巨大的谎言欺骗着,甚至到了灾难降临的时候也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这不仅是物质资本的断层,更是彻底的精神智慧上的断层。
像宋振林这种一辈子都活在市井里的人是不可能期待他想象那些人此时正在进行的计划的,那些期待着进化,期待着超越的,已经不再将自己定义为人的存在,他们也不会将宋振林这些人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切不过是一个数字,一个算法,一些微不足道的变量而已。
‘果然……是因为我活得太久了吗……为什么我就永远放不下,看不开呢……’张丰宇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的身体蜷缩起来,似乎要把自己和世界隔绝开来。
宋振林对于张丰宇突然的变化有些不太适应,可他感受得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很痛苦,而且他的痛苦不是宋振林可以理解的。
悄悄返回到丫头等人这边,黑脸汉子问道:“怎么说?”
宋振林摇摇头:“补给点是不能去的,那边感染者太多了。”
“那……没有水和食物怎么办?”
宋振林沉默一阵后道:“搜,挨家挨户的搜!”
“啊?那得搜到什么时候?”黑脸汉子苦着一张脸。
宋振林一瞪眼:“不然呢!等着被饿死或者渴死?”
黑脸汉子不敢说话了,丫头嘴唇很干,她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
“走吧,别耽误了。”宋振林拿起枪就要出发。黑脸汉子问道:“不叫上他吗?”
那个他指的自然是张丰宇了。
宋振林看了眼通道里那个身形蜷缩在一起的男人,他摇了摇头深深一叹:“让他歇会吧,我们自己去。”
说完宋振林就拿着枪出发了,丫头立马跟上去。
……
第三天了。
老书记昏迷不醒,担子全压在了邢天然一个人身上。他在指挥室里把现有的物资重新分配了一次,同时重组了清理战斗小组,将之前的大部队打散成一百人的队伍,并且安排他们去九层寻找更多的补给。
这样做确实可以缓和上层区域的危机,可是第一批派出去寻找补给的队伍回来后邢天然就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有人失踪了。
“失踪了多少人?”
“九个人。”
“去找了吗?”
“找了,不过他们把武器装备都留在了原地,人……不见了。”
“不见了?”邢天然冷声道:“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应该……还活着……”
“应该?”
“副总指挥……其实这件事一点也不意外。”
“怎么说?”
“之前下边就有人在商量,说既然不能取胜,干脆不如去找那些色孽或者进食者,如果一样被感染的话……应该……应该会活的轻松很多……”
“屁话!是谁在散播这种言论!?”邢天然听完当时差点气蒙了。
“源头找不到……可这种风向已经有点遏制不住了……大家情绪都太不稳定了,如果再不能有实质的胜利,看不到希望的话,还会有更多人失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