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3v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平平無奇大師兄 ptt-第五百二十六章:神文蛻變,繼續前行【第一更】-qhlf9

平平無奇大師兄
小說推薦平平無奇大師兄
古神山脉。
随着老者开口。
突兀之间,墙壁之上的神文,居然产生了变化。
神文扭曲,闪烁光芒,最终变成了两个新的神文。
“怎么回事?
如枯骨一般的老者有些惊愕了,他肉身已经死了,只剩下精神,可以感受到他的元神波动。
老者的元神,注视着墙壁上的神文,随后整个人懵了。
这四个神文大字,是天地而成,大道临摹而出。
经历无数纪元,无法磨灭,无法抹去,从未曾有过变化。
现在却出现了变化,虽然还是四个字,但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欢迎光临】
老者:“……”
陆长生:“……”
这一刻,即便是陆长生也不由有些尴尬了。
有一说一,虽然知道自己气运无敌,可没想到这么夸张吧?
不过陆长生还好,他已经习惯,反倒是看向老者。
而老者元神波动很大。
整个人都懵了。
大道神文,从‘踏入者死’变成了‘欢迎光临‘’。
神特么欢迎光临。
欺负老实人不成?
自己来的时候,就踏入者死。
陆长生一来就欢迎?
宁在针对我?
王修很气!
他不但气,最主要的是难受!
自己用生命的代价,亲身验证了,进入内部真会死。
可没想到陆长生过来就是欢迎光临。
我吐了。
王修很难受,非常难受。
现在的他,只是一点执念,木得感情,不管怎么样,内心都不会有一点波动。
但这一刻,心态崩了啊。
自己当初仅仅是看了一眼,就落了个道伤,身陨于此。
眼前的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
山洞内很安静。
安静到落针可闻。
陆长生感受着王修的元神波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自己来说,这是基操,但对别人来说,可能的确有那么一点点接受不了吧。
不过也是。
人家是踏入者死,进去把自己人给看没了。
自己一来,便从踏入者死变成了欢迎光临。
换谁谁不难受?
陆长生心想自己要不要秉承尊老爱幼,安慰一下对方。
然而,王修的声音却响起了。
“小友,您真的要进去?”
王修主动开口,他的声音仿佛更加苍老,还多了一丝疲惫。
陆长生想了想,虽然王修说很危险。
但已经显示了欢迎光临,那么以他丰富经验阅历来看,估计就真的没什么危险了。
““既然没有危险,晚辈便打算进去看看。”
陆长生如此说道。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王修感觉自己心中更加难受了,扎心的痛。
神特么没有危险。
王修真的好难受。
““小友,我虽然已经死去,但在无尽岁月,我隐约窥视到了这古神山脉背后的秘密,你想知道吗?”
王修开口,但这番话显然带着别的意思。
““有什么要求吗?”
一瞬间陆长生便知道对方肯定有想法,所以直接开口问道,他知道对方这样说,肯定是有要求或者目的。
不然凭白跟自己讲这些?难道就因为看自己帅。
““既然小友如此坦率,我自然也没有什么隐瞒,只是希望小友进去时,将我带上,一同前往。”
““我的这点执念,便是想要确认这古神山脉背后的秘密。”
王修这般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但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
陆长生开口,对方的要求并不过分。
但这个欢迎光临只是对他而言,里面真有危险的话,自己并不一定能庇护这老者。
“这个我明白,这个古神山脉曾经蕴养了一尊无敌的存在。”
王修直接回道,开口道出自己所知道的秘密。
““可是龙首人身,有三千双手,各自握着一件神物。”
陆长生开口,他想到天星神箭上,那块染血的骨头,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有可能,他的形态不可描述,我并不知道,只知他曾经睥睨无敌,后来被天地大道抹杀,如今过了这么多年,似乎要复苏了。”
老者沉思了一会儿,随后给予回答。
这让陆长生惊讶了,心态不可描述,被天地大道抹杀,还未死去,还能复苏。
在古神界时,大长老也告诉他古神山脉内有奇异之事发生。
似乎要复苏一尊古神。
这尊古神,是否便是老者说的那尊无敌存在呢。
陆长生没有多想,便直接开口道,“那么走吧。”
话语一出,老者生出一股尴尬。
他如今已经死去,与陆长生对话只是最后一点执念,根本无法掌控这具躯壳。
见到老者未动,陆长生微微一愣,立即想起,对方现在只留下一口执念,随时可能嗝屁。
当即,陆长生对着老者打出一道生命法则,加持在这具肉壳之上,同时施展出大生命术。
一瞬间,这具肉壳如若枯木逢春,由内而外焕发出一股旺盛生机。
下一刻,王修便感受到了磅礴可怕的生机。
原本的他,只是一道执念硬撑着,但随着大生命术,王修可以起身行走了。
他心中再次震撼,不曾想到对方还有这样手段。
要知道,自己虽然是一口执念,但这身躯可是造化身躯啊。
““多谢小友。”
王修压下心中震撼,向陆长生感谢道。
““无需客气,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陆长生开口,显得十分和善。
随后两人并肩而行,继续向山洞深处走去。
当两人走过后,墙壁上的字,再次变化,恢复从前。
随着深入,这山洞中的怨气也越来越凶,几乎要化作实质。
不过对于陆长生来说问题并不大。
这件青莲长袍十分不凡。
王修也没有被影响到,这让陆长生稍稍放心。
他的这具造化之躯十分不凡,哪怕已经死去,也不惧这里怨气侵袭。
““走完这个山洞,到最深处便会看到一个画面,那个无法忘记的画面。”
王修开口道,他曾经踏入深处过,向陆长生诉说。
“前辈你曾经看到什么画面。”
陆长生好奇道。
““我忘记了。”
王修沉默了,过了会儿才说道。
“忘记了?”陆长生有些懵。
无法忘记的画面?
结果你忘记了?
你在逗我玩?
““我并未欺骗你,如果那画面还存在,我这点执念也会被磨灭。”
老者马上开口,认真说道。
陆长生点了点头,心中对老者所说的画面生出好奇。
确实如同王修所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除了那怨气与莫名其妙的一些诡异加持外,依旧毫无异样。
待一人一尸走了约一个时辰后,可以看到山洞尽头有明亮的光,似乎出口就在前方。
““小友,你要小心,那尽头便是我曾经看到画面的地方。”
王修开口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