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h1u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六百四十三章 巧合-51u88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下午胡孝民给雷勇辉打了个电话,让他推荐几个懂爆破的人,要派去苏州执行任务。
胡孝民说道:“如果情报处没有合适的人,就去行动总队调人,我跟江总队打招呼。”
雷勇辉马上说道:“偌大的情报处,怎么可能没有懂爆破的人呢?”
很快,雷勇辉送过来几个人名,第一个就是情报五科的副科长诸福鸣。
胡孝民的目光落在诸福鸣的名字上,问:“诸福鸣也懂爆破?”
雷勇辉信誓旦旦地说:“他原来是新二组的行动一组副组长,受过专门训练。以前训练时爆破过,这次的任务相当训练,他完全可以胜任。”
胡孝民提醒道:“爆破没搞好,是要死人的。”
雷勇辉说道:“我敢担保没有问题。”
诸福鸣是他劝降的,诸福鸣把事情做好,他脸上也有光。
胡孝民一脸责备地说:“你又担保,忘记沈似旭的事啦?就他吧,你也别担保了。”
雷勇辉一脸窘态:“多谢处座。”
傍晚,诸福鸣又与汤伯荪见了面。
诸福鸣得意地大笑:“胡孝民真是个蠢材,雷勇辉推荐我去执行爆破任务,他竟然答应了。”
汤伯荪高兴地说:“太好了。胡孝民越无能,我们的任务就越容易成功。余组长已经料定,你有可能被派去苏州,他希望,你能借特工总部之手,办好我们的事。”
自从新二组的组长“马宁一”出事后,新来的这个余升龙,他刚开始是不太服气的。可时间一长,他发现,这个余升龙不比马宁一差。两人的行事手法很像,甚至下达命令的语气也差不多。
姜曙东是马宁一,那是76号认定的,上海区后面虽然也承认马宁一殉难,可谁又知道真假呢?汤伯荪很怀疑,姜曙东是个冒牌货。
诸福鸣一脸期待地问:“我的任务是什么?”
汤伯荪正色地说:“借用76号的身份,把炸药带到苏州,如果上峰没有派来新的爆破组,由你执行真正的爆破任务!”
诸福鸣很激动,这不是他盼望已久的机会么?他信心满满地说:“好,这次一定要让小日本尝尝我的厉害。”
汤伯荪叮嘱道:“回去做个方案,如何把炸药运出去?”
余升龙只交待,让汤伯荪把炸药带出去。可怎么才能把炸药带出去,要靠他和诸福鸣想办法。
诸福鸣走后,汤伯荪也给余升龙写了一份汇报材料。与马宁一一样,余升龙只通过交通传递命令。到现在为止,他连余升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汤伯荪有两个方案,把之前在黑市上零星买到了炸药,再分批运出上海。或者,把炸药直接交给诸福鸣,让他夹在特工总部的炸药里带出去。
特工总部为了所谓的迷惑视听,准备在上海到南京的苏州段公路上弄个爆炸事件。为了保密,炸药和人员,都是从上海调过去的。
特工总部这么安排,给了新二组机会。
然而,诸福鸣第二天兴冲冲地告诉汤伯荪,炸药的事情解决了。
汤伯荪惊喜地说:“怎么解决的?”
他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把炸药安全运到苏州。昨天晚上,为了这件事,可是一夜没睡。
诸福鸣得意地说道:“胡孝民好大喜功,他觉得要搞就要搞出大动静,给了我三箱炸药。他哪知道,一箱炸药的威力,就能把一辆火车炸翻了。三箱炸药一起爆破,人家会以为地震。”
汤伯荪眼睛一亮,问:“所以呢?你打算只用一箱炸药?能动得了手脚吗?”
诸福鸣说道:“要不怎么说胡孝民就是个蠢蛋呢,完全不懂业务。他把所有事情交给我,到时候怎么埋炸药,用多少炸药,都是我说了算。我看用半箱炸药足够了,剩下的两箱半,还不够把小鬼子炸上天么?”
汤伯荪摇了摇头:“如果有其他人监视呢?如果只让你技术指导呢?还是要作两手打算。”
余升龙是个很谨慎的人,所有的行动,都要求有备用方案。而且,军统有炸药运出城,也便于以后诸福鸣应付特工总部的检查。
胡孝民之所以把爆破任务交给诸福鸣,是因为雷勇辉的推荐。这次他没要雷勇辉担保,反正诸福鸣是雷勇辉劝降的人,真要出了问题,雷勇辉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胡孝民这两天,又去了趟九如里5号,向刘尧汇报了赵仕君的情况。刘尧静静地听着胡孝民的汇报和分析。
刘尧叹息着说:“你说的情况,我已经注意到了,影星黄一萍的总休息,实在太遗憾了。”
胡孝民惭愧地说:“我差点被赵仕君的表象骗了,这种人,只会与我们做利益交换,绝对不会发生工作关系。”
身为一名潜伏在敌人内部的特工,他的言行还不够谨慎。他差点相信了顾慧英的身份,下意识地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同志。幸好刘尧及时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尧叮嘱道:“情况永远都是复杂的,任何时候都要严格遵守组织纪律,保护党的机密。”
胡孝民问:“刘书计,陈定达接触了吗?”
他来找刘尧只为两件事,提醒组织赵仕君的真面目,另外就是陈定达的事情了。
刘尧缓缓地说:“陈定达的北极电冰箱公司,生意做得很大,他在租界也是高等华人。组织派人与他接触了,陈定达也愿意,只要我党有需要,可以随时给予支持。他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刺杀汪即卿。”
胡孝民喃喃地说:“这么说,他还是要单干?刺杀汪即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刘尧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陈定达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他很同情共产党,却不愿意参加共产党。他只想用自己的方式抗日,不愿意参加政治。”
胡孝民沉吟道:“他只凭着一腔热血,这样很容易出问题。我想,让军统也接触一下。”
陈定达有很好的经济基础,如果能拉拢过来,能干不少事呢。
刘尧点了点头:“可以。”
他也觉得,胡孝民完全可以派人与之联系。不管如何,陈定达都是一位爱国者。既然有抗敌之心,就要想办法把他引领到抗日的道路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