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pvg超棒的言情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01508 七天(DAY1)熱推-kadwz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感染会有一个拐点。”
“什么意思?”
“它不会持续扩散下去,等到没有可以被感染的人,它的扩散速度就会断崖式下跌,那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可行的方案呢?”
“我们准备了三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比较直接,那就是将感染者和现有的幸存者全部隔离起来,这样只要我们就可以利用不那么充分的兵力守住全部的关卡。”
“唔……还有呢?”
“第二个方案比较冒险,我们打算逐层的对被感染者进行清理,这样我可以夺回很多重要的设施让避难所逐渐恢复正常运转,当然……以我们现有的兵力,清理感染者的工作会很慢,不过如果外头有支援部队正在赶来,那么我们的清理速度也会越来越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唔……”邢卓山深深一叹,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最后一个方案……见效快,但也非常危险,我们整个工作小组目前对这个方案还存在争议,所以……”
“说。”
“好的……额……我们通过解剖被感染者的尸体发现,这些被感染者的身体并没有出现生物病变,就算他们力气变大,嗜血成性,也只是精神层面的,或者……我们尚未搞清楚的一些异变,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在被感染者大脑皮层上发现了这种树状增生结构。”应对小组的负责人把“那棵树”投影到大屏幕上。
邢卓山凝神望去,那东西看上去的确很像一棵树。
“这是什么?”
“应该是某种……额……生物间互相连接的感应增生……有点类似咱们的特勤战士携带的脑神经元反馈装置。”
“什么是脑神经元反馈装置?”邢卓山毕竟年事已高,对于一些新生代的科技产物他了解的并不是很多。
负责人解释道:“这种装置是军方在五年前研发出来用于提高特勤小队综合战斗指数的装置,一般会被植入到目标小队成员的左右脑大脑皮层上方,大小如一粒纽扣,薄如蝉翼,但价格不菲,借助这种东西,特勤小队的成员们之间可以彼此分享彼此战斗时的感受,通过一定的训练,当某一个特勤队员遭遇意外,其他队员都会清晰的感受到他遇袭时的痛苦,并通过环境位置大概确认袭击者方位然后采取必要的掩护或反击措施,这样就可以大大提高特勤战队作战能力。”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这些被感染者之间也能够彼此分享感受?”老书记虽然对最新的高精尖技术产物了解不多,但道理他明白。
负责人点头道:“是的,另外我们还发现不同感染者大脑皮层上的增生是类似的,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已经演化为一种集群性生物,累死……额……蚂蚁。”
“蚂蚁?”老书记懂了,这最危险的方案就是杀死蚁后,可是……
“争议点是什么?”
负责人:“额……以上所有这些发现都是通过医学解剖发现的,然后一些搞生物学研究的就以此为基础延展得出了集群性的猜想……事实是,我们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
老书记点点头:“唔……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有发现就是好事。”
负责人苦笑一声:“让老书记您是打算用哪种方案?”
邢卓山沉默了一会:“现在感染扩散虽然进入拐点,但是在避难所的很多地方还有着大量幸存者,他们仍在坚持,所以我们不能放弃他们,我们必须明确的告诉每一个坚持作战的人,我们没有放弃他们,我们会去救他们。”
老书记的意思很明确了。
那就是打出去!夺回避难所!
方案确定了,战士们开始集结。这些人不全是现役军人,他们中有安保人员,有巡逻警察,有民兵预备役人员,还有大量自发申请加入夺回避难所工作的避难所居民。
初步统计过后,有三千六百人。
现有的武器装备足够武装他们,却不足以支撑他们打一场持续时间很长的消耗战。但考虑到每清理一层居住带就可以重新补充各类资源,同时还能收编该层的武装人员,这场可能会耗时很久的避难所清理战还是有很大希望取得最终胜利的。
……
“砰”
一枪,一个进食者被霰弹枪爆了头。惊魂未定的周保雨躺在地上,手里拿着的半自动步枪到最后也一枪未发。
开枪的是阿偶,这小萝莉最近好像长高了一些,但她还是黄毛圆脸,可可爱爱。
猛踢了一脚不争气的丑八怪,阿偶骂道:“都三天了!!我救你几次了??”
周保雨被踢了一脚也不好说什么,他只是觉得无比委屈。什么也不教,给他一把枪就让他去杀人,这算什么事?
就算是明知道那些东西已经很难被归类为人,周保雨也还是下不去手。在他看来,进食者也好,被感染者也罢,不都是他曾经的同胞吗?
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实人,长这么大就没做过坏事,你却突然让他拿枪去杀人,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好在神野没说他什么,只是淡淡的微笑:“慢慢来。”
三人清理了这间仓库里的被感染者后,阿偶就开始把各种补给品往口袋里塞,见周保雨还在发呆,阿偶怒骂道:“喂!杀人你不敢,拿东西的力气总还有吧?难道你还没断奶吗?”
周保雨闻言立马起身过来帮她。这些天他们一直在东躲西藏,遇到感染者就战斗,遇不到就瞎逛。起初周保雨提议躲起来等待救援,结果立马就遭到了阿偶和神野的鄙视。
他们本就是猎人,哪有猎人躲猎物的道理。周保雨逐渐也明白了,神野这分明是借着机会磨练他。可惜磨练了几天也没啥实质性的改变,周保雨还是不敢开枪……或者说,他心底的道德观念不允许他对自己的同胞痛下杀手,即使明知道自己不动手就会被杀死也一样。
在这一点上神野没有强求他什么,当然也没有阻止阿偶骂周保雨,他就充当一名习惯于散养徒弟的师傅,必要时动动手,其他时间就看着周保雨被进食者或者其他感染者追着跑。
别说,就这段时间的磨练,周保雨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素质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起码他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看到血腥场面就吐个没完没了了。可能连周保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生死的体验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淡漠了。
装好了满满一袋子补给品,又吃饱喝足,三人正准备继续出发,结果仓库里的灯光突然闪烁起来。
周保雨下意识举起枪,结果被阿偶踢了一脚:“把枪放下,不就闪个灯嘛!”
周保雨心有余悸,最近这几天他吃不好睡不好,都有点神经质了……
“喂喂喂,听得到吗?”
仓库的喇叭响了,神野循声看去是一台自助服务工作台在说话。
三人走过去,工作台上出现了一个女孩的影响。
“听得到。”神野答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简单说明一下,我是这一层居住带的临时应急管理系统的小郑,主要负责引导幸存者前往庇护所的,三位目前身体状况如何?”小郑笑着问。
“不太好,他被咬了。”阿偶张口就胡咧咧。
周保雨吓了一跳,赶紧摆手道,:“没有的事,我好得很,我是正常的。”
小郑忍俊不禁,她笑道:“无妨,即使被咬了只要没有出现被感染症状我们一样会为几位提供庇护服务的哦。”
神野却突然问道:“是不是最上层区域的中央核心已经被夺回来了?所以系统恢复运转了?”
小郑却只是笑,没有正面答复。
不回答就是默认,神野转身就走,压根没打算去什么庇护所。阿偶立马跟上去,剩下周保雨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阿偶走远了看周保雨没跟上来转头怒道:“你发什么呆呢?丑八怪??”
周保雨看了看小郑问道:“请问庇护所里还有多少幸存者?”
小郑立马答道,:“这一层的话,目前已经收容一千五百六十人。”
“这么少??!”周保雨震惊了,在他的印象里每层居住带都至少住着六七万人呢。
“不算少了呢,而且还有不少幸存者分散在本层居住带各处呢,他们正在按照引导路线前往庇护所呢。”
听到这句话,周保雨忍不住回头问道:“那个……我们真的不去庇护所吗?”
回应他的是一颗子弹。
工作台被击穿,小郑瞬间就消失了。
周保雨惊呆了,他想不通神野为什么不去庇护所,可是,他清楚自己没得选。
回到神野身边,周保雨情绪明显低落。神野看着他道:“他们保护不了你,能保护你的只有你自己。”
周保雨闻言很想反驳,可他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座避难所的管理者已经开始启动应急处置程序,准备夺回避难所了。”神野看着仓库外闪烁的灯光道。
周保雨闻言抬头看去,仓库外可以看到避难所的轴心支撑桅杆,以它为支撑,一百三十五层的居住带自上而下的堆叠成一枚巨大的卵形空间。
此时此刻,这座人类避难所正承受着感染的病变的煎熬,而那些光似乎是白细胞。烽火点燃了,反击开始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这场灾难很快就要结束了?”周保雨问道。
神野却意味深长的一笑。
周保雨不解,只听阿偶嘲讽道:“你想什么呢!以避难所目前的感染状态,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根本没可能清理干净,就这还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而且,这些随着感染者与所接触神性的不断深入融合,他们会变得越来越强,清理工作也会越来越艰难,所以……呵,这里仍是地狱,不会变成天堂!”
周保雨瞳孔放大,他呼吸沉重,感觉快要窒息了。
神野这时候突然又说:“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保雨一愣,阿偶也一样。
“我感受到几个很强的力量,他们也在这里……如果他们愿意出手的话,说不定真有机会能赢。”
“谁?”阿偶和周保雨同时问道。
“不清楚,不过确实很强。”神野淡淡一笑。
“比神大人还强吗?”阿偶有些不相信。
“嗯,比我强的多。”神野并没有因为发现了强者而觉得不舒服,相反,他眼中充满了兴奋:“真想见见他们啊。”
阿偶却一撇嘴:“我不信!神大人是最强的!!永远都是!”
神野闻言苦笑一声,他用手摸了摸阿偶的圆脑袋瓜道:“但愿你是对的。”
阿偶却一下红了眼睛:“我不管!我就是对的!”
周保雨在一旁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不该插话。等到阿偶情绪稳定一些了,周保雨才试探着问道:“神野先生,您真的觉得我有能力保护自己吗?”
神野道:“这要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
“这么多年来,你就没有发现过自己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吗?”神野问。
周保雨想了想之后挠头道:“我……我就感觉我太瘦了,而且长得实在不好看,其他的……没啥不一样啊?”
神野却摇了摇头:“你的瘦弱和长相是因为你体内盘踞着一股罪孽的残留,只要把它清除出去,你自然会恢复正常,但这不是你异于常人的地方,你就没注意到自己在有些时候能够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吗?”
周保雨闻言一震,他嘴角抽动:“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不用撒谎,你的力量有一半来自你父亲,另一半则来自那个女人,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在你体内融合,既然没有杀死你,就注定会为你所用。”神野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看了看左右,然后说道:“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
周保雨明白吗?
可以说他是明白的,也可以说他什么也没听懂……
关于神野所说的异于常人的地方,周保雨确实有过一些特别的经历。比如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他却能看到的东西。小时候他常常以为自己是通灵眼,能够看到鬼魂。可长大后周保雨发现自己有时候在大白天也能看到人们身后跟着的那一团人形的东西,这时候的周保雨就有点不太愿意相信那是鬼魂了。
毕竟哪有鬼魂可以在大白天瞎晃悠的?
于是周保雨便开始翻阅书籍尝试自己找出原因,却一直没能找到答案。和表哥表嫂说起过一次,他们却只是说周保雨太累了,应该是眼花了。慢慢的周保雨也就习惯了,不再关注自己的与众不同。
现在神野一句话点破了周保雨内心的秘密,周保雨这才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不是来逗他玩的。
三人继续向前走,与庇护所的方向背道而驰。一路上他们又遇到几只进食者,无一例外,都死在了阿偶的枪口之下。至于周保雨什么时候能扣动扳机,这得看机缘了。
……
寒风中,夏目裸着上身,在他背后,一只巨大的黑色异兽正在缓缓消失。武装分子们看到这一幕都吓得说不出话来。一番较量结束后,夏目的上衣被扯烂了,脸上还多了一道伤痕,但总的来说,他赢得还算漂亮。
不过这场战斗印证了夏目在狩月居的所见所闻。
旧神吗?
梦境与现实的重叠冲撞吗……
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原来都是现实。夏目自从入了玄奥的大门之后,便自然而然的与天地融洽。因此不管这外头的世界是冷是热,都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但他在零下一百二十摄氏度的环境里打赤膊,这一幕还是惊呆了一帮子身份不明的武装人员。他们原本以为将会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眼前这男子一人解决了。现在他浑身赤红,好似一尊燃烧的神像,一些站在前头的武装人员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夏目不是杀人狂,他也没打算对这些人痛下杀手。
只是如果任由那三台机器继续工作下去,避难所内部的很多重要资源就要被抽取殆尽了。想到这,夏目腾空而起,随后飞掠向位于避难所顶部正上方的三台古怪机器。
看出了夏目动向的武装人员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开始开枪予以阻止。子弹并不能伤到夏目分毫,尤其是在他高速飞掠的情况下。他舒展双臂,五指张开,裹挟狂风怒吼直接就从三台机器中间穿了过去!
随后不到一秒,就听“轰”的一声,三台机器整齐的倒了下去。
爆炸掀起十几米高的蘑菇云,一些离得近的武装人员当场被冲击波震死在原地。其他一些离得远的也不好受。
夏目落地后,脸色微微苍白。
果然以他初入玄奥之境的力量强行牵引天地之力还是有些勉强了。这些被他如大幕一般拉扯起来的狂风固然威力惊人,却也将夏目的双臂险些撕裂。